5/16/2006

穿越穿越!這次的主題是穿越。

梁文道問我的論文寫成怎樣,我說遇到了一些麻煩的事——受到了流行曲的滋擾,行進困難,他O咀。這確有點丟臉——在論文最後15日之時,昨日本來應該穿越論文結論,我卻去了試圖穿越陳奕迅——而且鍛羽而回,整晚沒有工作。

雖然反應不甚熱烈,而且出現了很多實在很難稱之為庸俗的歌,但我還是依約繼續寫,希望大家也繼續寫。

五首不可穿越但又竟然穿越了的流行曲

1. 陳奕迅〈黑暗中漫舞

2. 王菲〈暗湧

3. 黃耀明〈下一站天國

4. 蕭亞軒〈突然想起你

5. 周迅〈外面

關於1,有個流傳甚廣的傳說:某夜某人,從夜裡八點開始玩連環新接龍,十一點開始聽1,一個字一個字聽進耳去。連環新接龍加1,直至次晨八點,一直未嘗開口與身旁的人說一個字。八點某人離開電腦,坐在窗前,手握一杯熱水,冷得發抖。時值八月。懷疑網吧猝死的個案情況類似。之後某人就穿越了1。K無法穿越〈人來人往〉也無法穿越〈黑暗中漫舞〉,他問我是怎麼穿越2的,我說,時間。他算一算,2上場至今已有八年——無數的抄寫、引用、譬喻,當所有的預感都過度地重複實現,你就可以穿越2。3剛出現的時候曾在我當時的群體裡製造了災難,大家故事不同,都覺得被這歌說盡心事,聽到「即使貪心請給我證明這個不是路人」,都嘩啦嘩啦哭起來。後來,我開始覺得黃耀明對我而言是極具距離感的,然後就穿越了3,以及除了〈風月寶鑑〉和〈唱機〉以外的所有歌——也許是因為我離開了那個群體。一如中學時無法抵擋楊紫瓊〈愛似流星〉,我有一段時間簡直無法抵擋4的思前想後憂心忡忡問句接連——後來因為多次唱K都被指唱得太難聽,就穿越了。在絕壁之下做論文接近禁足街道,卻有人建議不如拋下一切到外國去生活,不論回之什麼理由對方都說「life is too short for xxx」;我認真地想,同時發狂地煲5。終於有天我想到,我們那麼期待在異地建立新的自我,也許不過是因為要掩蓋這樣的事實——再留下,我們會激烈而不由自主地轉變,直至連自己都不認得。離開不是重新建立自我的方法,它是保護自我最後的絕望的方式。想到這一點之後,我就穿越了5。武斷地說,我覺得在論文期間我什麼都可以穿越——當然在產生這個念頭的時候,我忘記了陳奕迅這個人。

從上文可見,鄙人的「穿越」其實只有一條橋——重複:抄寫、引用、唱k、exhausted所有的聯想、情感、譬喻,直至你終於發現,那不是你的故事(而〈人來人往〉之不可穿越性或許就在於:它一開始,就不是你的故事。否定的否定就包攬了世界的全部。)你還留在地球不能起飛,不過是因為你尚未虛脫。exhausted所有的情感之後,時間的流轉會變得極端快速,所有的東西都是always already,所謂一葉知秋——你不但看到未來,而且看到未來的遺蹟即最遠古的起源(類似一些陶器碎片)扭曲重現眼前。一如精神分析所說,穿越幻象之後是現實(reality)的崩潰、我們便遭遇實在界(the real),那是因果的斷裂、飄浮著無碎創傷碎片的核心空白。

當然,你不一定要像我這樣穿越。

七首解藥

1. 古巨基〈天才與白痴

2. 薰妮〈每當變幻時

3. 林海峰〈男子組

4. twins一時無兩

5. 伍佰、萬芳〈愛情限時批

6. 陳奕迅〈不良嗜好

7. 黃耀明〈快樂牛郎

1的流暢起伏和「豁出去任你玩無所謂」的程度,我覺得和什麼〈爛泥〉完全是兩碼子事——因為是白描,而非比喻。比喻是增加和推進情緒,白描則是清理,把話說完。寫斷絕的信,我一個比喻都不用。說完了還能享受「才女收鮮花一般較多失蹤光陰一般較多藉口都更多」,想著可以持之以嘲笑謝某。2慢慢拉高到「夢如人生試問誰能料」,然後轉入「如情侶你我有心追隨/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一字字清脆玲瓏,你就已經如看完整整一年的連續劇,覺得什麼極端的悲歡離合都看過並且滯了,可以付諸一笑,像卡拉ok裡那個甫被打完就飲酒言和的胖子。3同理。它提醒我有些我不能瞭解和處理的苦惱,每人的屋裡都有自己的蚊子(六樓呢排特別多)。老實說想起/看見某些人受磨難我總是殘忍從心裡輕鬆笑出來,因此格外感激他們。twins很多歌都可以解憂,4尤其可以,因為佢完全唔關我事。5的前奏一來,你會覺得頭上滿是星光、自己週身酒氣。6是最近與朋友逛街時聽到的,後來我發現直接把浮滑的「聞說相戀比惡習還恐怖/而戒煙相對沒難度」說出來,我會沉浸在輕鬆裡一段不短時間,即約20分鐘左右。如果我說這種油滑與〈日之丸〉的輕鬆相通,你會不會覺得我黐左線?我真係覺得〈日之丸〉係一套超級entertaining的電影,簡直直追港產片。至於7,是畢業的歌,寫完論文再談,費事篇文小氣。

小怪說她會做「勵志金曲集」,讓我們引頸以待,我也就不說太多了。若解藥的數量若比不可穿越的更多,呢個世界咪太完美?咁我地冇定企個喎。

12 comments:

樂小姐 said...

「不可穿越但又竟然穿越了」的一些歌﹕
.王菲〈暗湧〉
曾為 theme song。抄貼過太多太多次,已厭倦了「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踫」的悲劇情緒。一定要擺脫詛咒,一定──王菲版完全免疫,黃耀明版則仍然會偶爾刺傷。

.陳奕迅〈一切還好〉
親愛的,憑你悟性,為何沒想到珍惜──其實,應該,還未穿越……

.黃耀明〈下一站天國〉
仍然徘徊穿越不穿越之間,我希望把它變成苦口良藥﹕然後彼此都要更高興。

.陳昇〈一個人去旅行〉
海。搭船或旅行時不要聽。忘記某段情就忘記這歌,但陳昇還是很危險的。

.薰妮〈每當變幻時〉
總會在不同場合中打突兀的照面。兩年前上大課聽到這歌即眼泛淚光,非常恐怖的回憶;《永恆的杜魯福》一書的小摺頁竟然引了這歌;《大時代》──聽到薰妮「呀~下~呀~」仍然覺得好傷感。還好,她的唱腔隔住了時代。總算穿越。

.梁漢文〈普通朋友〉
因為有〈好朋友〉同〈友誼萬歲〉鬥無奈,總算穿越。但〈普通朋友〉其實最小家最貼近我自己,所以還是很危險很危險。我要為盼望預留渺小的宇宙,誰與你做摯友。

.草蜢〈對一個人愛錯〉
太煽情有時就會醒,迷信否極泰來。但願不必要像我認真──因為呢句唔押韻,就再醒一醒﹗

.楊千嬅〈姊妹〉
「每當我愛到跌入漩渦/將錯就錯/關係亦出錯」但總算是為姊妹幸福而唱的歌。自己唔好,都望人地好既。

.王菲〈純情〉
前奏響起,還是會起雞皮。「為何沒法重拾那些簡單的戀愛/是否那些純真歲月都不再」因為那個年代的王菲亦一去不返,殺傷力大減。

.陳奕迅〈K歌之王〉
一唱一和的故事完結,亦總算完結。死氣斷氣,來而復去,流行曲的痛,就在於與之牽繫的回憶。

解藥﹕
.張信哲〈到處留情〉
因為這歌喜歡黃偉文,自嘲自傷自憐,已成過期舊證件。
.王菲〈背影〉
自我打氣,偶然都會有永不言敗的精神。
.黃耀明〈明日天涯〉
再會,但願會,然後便會。
.楊千嬅〈明日的歌〉
楊千嬅唱來特別覺得豁達。
.黃耀明〈罅隙〉
總有一天感動你。

小樺,我發覺「不可穿越」、「不可穿越但又竟然穿越了」及「解藥」是有點很微妙的複雜關係。道行未夠高,流行曲始終干擾正事──卻同時成為我唯一敢在這裡留言的題目。

sf said...

其實小樺寫的是博士還是碩士論文?

Anonymous said...

路過的。
你這個topic好有趣。
有想過來個變奏版,寫「不可穿越」的電影,以及「不可穿越但又竟然穿越了」的電影嗎?

陳志華 (gucao) said...

要一部電影達到「不可穿越」的程度,比較困難。畢竟流行曲短得多,令情緒突然爆發的機會較大,容易喪煲,循環地刺傷,關了音樂但旋律仍可像冤魂般死纏,可以無端端口中念念有歌詞,撞了邪一樣。

我在戲院看了五次《阿飛正傳》,頭兩次仍會「頹廢、軟弱、深淵」,目不轉睛,看到第五次已經「出入自如」。而一生中可以這樣不斷重看(而途中不被打擾)的電影,應該不會多。

阿野 said...

我小學時便被獨留家中看《賭神》、《精裝追女仔》、《最佳損友》等片,達幾年之久。最後竟無「不可穿越」,亦無「不可穿越旦最後竟穿越了」之感。

劉某 said...

小樺,另一首解藥︰黃耀明 艷陽天

eg9515 said...

一時無兩的連結,你是故意的嗎﹖望著twins的堆滿了笑的臉,聽著歌曲輕鬆的節奏,再擺回你或一個想左擁右抱的fans的處境中,會係一首多恐怖的歌。

TSW,或鄧小樺 said...

樂小姐:謝謝你這麼認真。《到處留情〉是解藥?怎麼可能?

船山:你…………你…………

匿名者:電影這麼長,怎麼寫,咪玩我啦,我要做論文。

孤草:《東邪西毒》和《西遊記.仙履奇緣》,每次看都哭,大約看到第七次,就不哭了。我個人,真係好規律,係咪?

阿野:你突然又撇脫起來了?去露營這麼有用嗎?還是你寫了新文,只是上來摑醒我叫我別傷他悶透?

劉某:我死梗了。似乎真係唔可以用陳奕迅一齊做論文。黃耀明——都唔冒險了。

eg9515:你近排好活躍喎。〈一時無兩〉或者twins擺回我的處境有幾恐怖?我又冇愛情又冇事業我驚咩?而且我有方向——我係個隻正撲向右邊的猛獸。

ahsimsim said...

我呢排日日陳奕迅,情緒起伏極大!!!你唔好亂來。

話時話,今日竟俾我在canteen見到他,個心幾乎跳出來。

樂小姐 said...

有時覺得,我愛流行曲多過愛人。
黃偉文在唱片中寫道﹕「垃圾的那段日子,不斷出外旅行,以為能幫助忘記。
最後一次是去曼谷,已為人妻的 Cass 見我不對路,怕我會跳湄公河,主動拋下丈夫來陪我(對,彭小姐,我是知道的。)
回程時,甫下機,在赤臘角一登車,收音機就傳來了「到處留情」,我忽然明白,該去的旅行都已經去了。
之後還是得留下來,靠自己。好像之前寫這首歌,就是為了讓自己在這個時候聽見。之前的自己拯救之後的自己。」
或者是迷信否極泰來吧。然而也得說感受太複雜或我分析力太薄弱,結果好像圍繞我最喜歡的流行曲去想像似的。

TSW,或鄧小樺 said...

湯禎兆曾用榮格的理論分析過劉鎮偉的時空穿梭,黃偉文這裡沒有超現實情節,但達到了同樣目的。嗚嗚嗚寫得好呀黃偉文!

林輝 fred said...

又,手動trackback:
http://blog.lamfai.net/2006/05/blog-post_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