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2005

枕頭

朱寶以前頹廢的時候,就會把自己的臉埋在枕頭裡,悶聲尖叫「好depressed呀!!」

五月一定有些問題。黑暗的潮水。

到底有沒有人能夠告訴我,那堆資料為什麼會跌到下面去了?為什麼《小武》那一段突然變了顏色?我已經換了好多個範本。簡直想把這個blog delete了。

昨晚看了長版的《站台》。近日深覺賈某提供了最近生活唯一的熱度。看戲之前沒吃什麼東西,然後散場時冒大雨跑很遠的路去吃餃子,渾身都濕透了。回到家中,看戲時累積下來的頭痛像一塊貼在額上的退熱貼。然後眼皮很重。然後做噩夢。有一隻瘦小的麻雀飛到我家廚房,口中噙血。我和母親又為如何醫治牠而爭執。然後那原來便是我的狗,顫巍巍支起身來,口中嘩啦嘩啦吐血。我知道再找醫生也沒有用了,便坐在地上大聲哭起來。這實在是一個太過直露的夢。

醒來後打電話給母親。她說狗很好,愈來愈好。反問我為什麼氣喘喘的。又說,掛念狗就回來看牠啊。我幾乎衝口而出:看又有什麼用,總之在你眼中總是愈來愈好的。但一口氣提不上來,什麼都沒說就掛了線。

然後再睡。一個夢一個夢地做下去,一次一次地醒過來。

2 comments:

Eric 'Spanner' said...

字體小了一點,但還可以。妳說的問題都看不到。要給妳capture畫面嗎?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