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2007

連我們的驚懼也是透明的

(六月四日各方唱好的新聞不斷出籠,今日就是一段威嚇與晒馬。)

你從報章看不到的「衝擊孫公館」事件

quote:
也就是說,在請願與衝突之間,原來存在著孫明揚作為問責局長,卻寧可讓扶老攜幼的請願人士在烈日下長時間曬爆頭,亦不願走出寓所接請願者的一封信。還要金蟬脫殼,讓警察擔當示威人士的對立面,迴避了面對示威人士的責任,亦將請願行為的性質轉化為警民衝突。所 謂「要求孫明揚收請願信不遂」,實際就是因為孫明揚高招地以警力把請願行動的性質轉換。

當官員與世界的溝通能力已經盡失,無法說服人、與人辯論、或誠心聆聽的時候,罪與罰就取而代之成為溝通方法的全部。但最妙的還是,所有報紙照單全收,驚人的一致。


(非常清楚的文章。請廣傳,尤請留意文末「非法集結」的概念,認識我們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的公安條例。非法集結一般用以控告黑社會,現在用來控告請願者了。終有一天在網上自稱安那其和自稱三合會成員一樣犯法。)

突破封殺。請瀏覽及廣傳影像報導。另請聯署譴責白色恐怖的聲明

2 comments:

小荷 said...

終於轉入直路了。

TSW,或鄧小樺 said...

是直路還是起點?
我們已經無法忍受的直路,權力者游刃有餘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