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2007

我的朋友為何這麼多(小劇場)

知道本人去修眉,幾乎已接近厭世狀態的中產階級行政女王郭某,表現出少有的熱烈。不但馬上建議各種牌子的眉鉗眉筆,而且還打算上我家(八層樓梯啊)教我畫眉和修眉,馬上約日期近乎急不及待。郭某表面冷靜,一旦開心或不開心,完全是寫在臉上的。

看她實在開心,我問:你應該也有很多鑽研化粧的同道友呀?
郭(吞吞吐吐言詞閃爍):嗯……佢地……因為年齡問題……呃……
我(接口):因為年齡問題,她們要不就是已經化粧化到成精超越左你,要不就是已經完全放棄了化粧,很少有我這樣近三十歲突然臨老吹DI Da的奇葩,可以供你指導和當洋娃娃般玩?
郭:係呀。


去年做論文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的眉毛難看得要死——在訓練自己在行進地獄同時接受自己的醜怪的過程中,眉毛是唯一被逐的他者。一年後終於去修眉,當然修了之後也不見得好看了多少。值得記念的是,我那些女朋友們,得悉我「執造型」時,那種因存在分享而來的喜悅,那種共同研究的氣氛,好像我是新買的毛毛公仔那樣親密。而她們當然已經領先我好幾光年了——我是恰恰在目所能及的距離,跟在她們背後。

從炸頭開始,從頭到腳逐樣逐樣去執,以每樣一年的速度進行,完成所有過程,大概要到60歲左右——被批有68歲命,那麼以「完成」的造型渡過剩下的8年,也恰好未至生厭。總之,這樣拖拖拉拉,以懶散行動、傾慕態度,不至黐身、未嘗孤獨,我應該可以跟在我的女朋友們身後,渡過一生。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很少有我這樣近三十歲突然臨老吹DI Da的奇葩.....可以很潮的,像王菲般唱....

修眉者甲 said...

酸溜溜地……咦,乜你唔提七樓美容院既啫?!

TSW,或鄧小樺 said...


不喜歡隱名為「女朋友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