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2007

成班喊晒

by anson,連夜剪出來的。一個一直存在的香港故事。被刻意滅絕的異議血統。請廣傳、轉貼。



這裡還有寫血書和祭天地。就是那封送不到林鄭手上,卻被稱造成混亂的血書。
其它在電視和報章裡看不到的論壇部分,也可以到這裡,有大量影像

圍板已經來了。可能,或者一定是今晚的事。已經沒有時間再寫文章。我真的想不到別的支持方法,只能請大家來碼頭。之後如果這裡沒有更新,請到inmedia

既然一切已經預備好了,一切
依照古典比例尺設定,回憶
地理上最遠的一點我們曾經
去過,斑鳩和蕎麥田和鎌刀
劍與馬刺,烈日曝曬下的章節
我看到彩色插圖破碎在風中

依舊,深愛早期深愛的
花體字,屬於隱喻的針織
一例莊嚴指涉著進取,征服
和遺忘的英雄的休息。鼓笛手
自晨光盡頭如約趕到
揚抑整齊音步遂渡河

——楊牧,〈遂渡河——Trochaic拗體輓潛誠〉

1 comment:

dbdb said...

店主說一買得買全套連起所有無用的行當

--梁秉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