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007

認清楚

我們做好準備要對付抹黑機器,想不到最急不及待的抹黑機器卻是在網上,大家都是blogger,真是情何以堪。

這位議員助理小姐,還要說我「作無意義的挑釁」。下面舉出其口中出現的冷言冷語。

1. 「都唔係呀, 班友癲起上黎自焚都有之, 反而會比官府有位入就唔抵啦~~」(7月20日留言)這是我反擊的導火線。

2. 「唔理件事既討論唔理會發展成點將件事睇得咁個人既話唔該你死埋一便咪阻住曬你幾時有快感幾時高潮幾時coming幾時射關人差事打飛機唔該返入自己房咪連好心都無係度搞禍件事!!!!!」(2006.12.18日,評論建制外抗爭)

3. 「班嘈住話要保留集體回憶既物體,仲唔衝出黎搞個保護港式飲茶文化既包圍行動???
同事謂,飲茶唔夠中產feel唔夠學院嘛,點會請得郁班講型講格要感覺良好既後生。」(1月24日

4. 「班官其實好明白,只要拖得一拖,傳媒、政棍、尊貴、熱血青年,好快就會唔記得/唔得閒/唔想跟呢個舊議題。
當然,到臨拆時批人又會湧出來。」(4月20日

5. 「但問題是,公眾意見一面倒……無法不覺得是天星後遺症──不是指衝的那班給抓去了(抱歉我幾乎有點黑心地覺得佢地想人拉好耐),而是給官府借刀殺人之餘,還失去了公眾的支持。」(6月6日,評論捍衛住屋聯盟十數人被捕之事)


有些議員,靠游走在親政府和反政府勢力之間,以差別優勢獲得好處。最重要的就是有人表現得更死硬、更激進,於是他們就有機會與政府對話、交換利益,而又可以自稱不是保皇黨。在其它界別裡也有這種人。但得了好處還嫉恨、還急不及待抹黑人,真是無恥得罕見。但這還未足以成為筆伐的原因。我是看不過那種鼓吹看客態度的口吻。虧這種人還看魯迅。

每時每刻,每走一步,人們都必須把他們所說的同他們所做的,同他們的真實身份進行對照。」米歇爾.福柯,1983年。

5 comments:

CS_Fong said...

原來你只係一隻沒家教四處吠的狗,sorry,錯用人話跟你說話,不能怪你沒法與人溝通.我很支持吃狗肉要坐監,不用擔心.

TSW,或鄧小樺 said...

看來無論點純粹罵人的語言風格比較適合你,替你高興。

TSW,或鄧小樺 said...

亦感謝你呈現將抗爭者暴民化、鼓吹自焚者是什麼人。

Martin Oei said...

小樺姐:對住cs_fong呢款擺明收水嘅福佳,從來唔駛客氣。呢類我叫佢地做五毫黨嘅友仔,喺一個叫年糕料理館嘅地方,經常被人玩到謝晒。依家連中國嘅凱迪論壇,對五毫黨的友仔都唔駛客氣,話片就片。

講句俗啲:呢類友仔,為咗五毫,做乜都得,包括賣屎忽。

TSW,或鄧小樺 said...

martin:

未必一定係為錢既,我看是護友心切,愈搞愈禍。不過,總算講出可理解的話了,就啟蒙角度而言,值得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