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2007

我唯一的小把戲

facebook裡似乎真的很多小東東,人際關係就在虛擬的網絡中,以「具體」(在虛擬的網絡中具體,算是如何的具體?)的小物件,以滿天花雨灑金錢的方式撒播出去。要wallis開聲教我「要在別人的wall上留言」,我真是一個太不interactive的老土嬸嬸(其實我從小學開始,就是一名老土嬸嬸,一直走向年輕化,在嬸嬸的年紀時大概會像一名中二學生)。

眾所周知,酒量幾乎等於零,也不具備「一邊喝酒一邊吹水」的功能,覺得啤酒難喝得要命,並喜歡在別人喝醉的時候講嚴肅的話題,但在face book,我沉迷於那個send drinks給別人的遊戲裡,兩天之內就到頂了(即再沒有新酒可以增加)。雖然很耽心到頂之後會很空虛,但還是沒有辦法慢下來。「請3個朋友喝酒」來換得更多可選的酒的種類,這種方法完整地召喚了我對食肆經營遊戲的嚮往。我喜歡經營遊戲,但不喜歡經營國家、城市、鐵路(男孩子都喜歡這些),只喜歡經營一家食肆。《夢幻西餐廳》那種可以開著遊戲做別的事的散漫遊戲完全是邪魔外道,而喜歡《仙劍客棧》那種熱鬧緊迫task接task的;換新裝潢、加入新菜單,我喜歡通過昇級來得到更多選項。而現在,你幾乎是買不到食肆經營遊戲了——結果卻在facebook裡拾到過往。

看來,我將會流連在這些新潮的東東裡,猛烈地把過去召喚回來。明亮的facebook介面,滿滿都是我以前那些死去的電腦的透明的靈魂。

1 comment:

pat said...

Facebook真是論文大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