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07

給從link過來的朋友

對不起,忍不住想說一句:

如果有人敢說情如天 萬里廣闊/ 仇如海 百般洶湧/ 要共對亦難 分也不可 愛恨填胸」(黃霑〈倚天屠龍記〉)和「刀劍若夢 恩怨似風 有沒有輕重/ 只要情濃 不要武功 愛恨兩難容」(林夕〈刀劍若夢〉)是完全一樣、後者抄襲前者的話,那麼我只能說,這樣認為的人,缺乏基本的閱讀能力。

黃霑句的結構是二元結構,情vs.仇;天vs.海;共對vs.分,三組均是二元相對的價值,而黃霑說的是無法從二中選一。林夕的對立置換則複雜得多:刀劍和恩怨是正襯而非對比,而相異的刀和劍,相反的恩和怨,都被喻體(夢和風)統一,前半截已經將兩組對立二元的兩端統一了,才會說分不出輕重。黃霑詞雖然說的也是不能選擇,但它並不認為對立的兩端是一樣的,這裡是林夕和黃霑不同之一。

後半句出現了另一組對立,是情濃vs武功,而前組的恩怨被撥歸入武功之下。在這裡「武功」所代表的事業、能力、競爭被否定,歷史脈絡(恩怨)也被否定,而愛情就作為否定主流競爭社會、否定歷史與過去的至上價值,被高舉出來。這點有什麼意思?就是在時代流轉中,「武俠世界」的武俠元素之消隱:它作為一個由以歷史小說(以《七俠五義》等野史為代表)轉化過來的文類,以前被比擬於西方成長小說(英雄如何由小毛頭變成大俠),在林夕手上重點變成了作為烏托邦的愛情。黃霑作品裡的還是一個古代武俠世界,但在九成的林夕作品裡,即使採用文言,那都是當代大眾社會的精神:單子化的一夫一妻核心家庭式世界觀。

沿用愛恨情仇的字眼,但林夕早已修改了黃霑的框架。你可以說是超越,可以說是倒退,但你不能說這是抄襲。如果讀不懂林夕,就不要奢言比較黃霑和林夕。

ps.對《天龍八部》、〈萬水千山縱橫〉、〈兩忘煙水裡〉、〈難唸的經〉一直有feel有看法,所以無法忍受徹頭徹尾地不認同的評論,請原諒我的失態。現在先趕稿去。

2 comments:

伊卡 said...

小樺,「刀劍若夢 恩怨似風 有沒有輕重 只要情濃 不要武功 愛恨兩難容」那首就是〈刀劍若夢〉;〈難唸的經〉是「吞風吻雨葬落日未曾徬徨 欺山趕海踐雪徑也未絕望」啊。

TSW,或鄧小樺 said...

伊卡,我知道啊,一開始錯了名字
至於怎麼會把〈刀劍若夢〉和〈難唸的經〉拉在一起講,是因為循連結到了某個xanga,看到了一篇非常糟糕的林夕黃霑比較文章,把林夕亂解一通,先說〈難唸的經〉不通佛理,又說〈刀劍若夢〉那幾句抄襲〈倚天屠龍記〉。沒品味、沒框架、沒分析結構、前提又錯誤,純粹把詞對位(兩詞都有「情仇」二字就是一樣的了!),錯得一塌糊塗,還有當成一個大project咁搞。那麼差的文章朋友叫我還是不要連結,免得提升該作者人氣。事實上該作者還真是一付明星般的姿勢,身邊又有些人為那種文章叫好,嚇得我目瞪口呆。好古怪呀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