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2007

嚦咕嚦咕.版權

1.


賭片係九十年代初興過一輪的片種,我細個既時候都睇好多賭片,就好似零食,其實你唔知佢有咩好味,但成日會同身邊既人一齊食,好似佢已經成為左你鍾意既食物。賭片亦係一樣,佢刺激、鬥智的氣氛幾令人著迷,完美賭局、派出好靚既牌亦都滿足了小市民超越現實的夢想。其實賭片中間有好多太過簡單、即食既地方,例如一開波賭片已經玩特異功能,我細個個陣已經諗,咁你講晒啦,仲駛乜鬥智呢。呢種鬥智既設計裡面其實潛藏住反智。

杜琪峰就以好真實既技術同智慧,黎處理「賭」呢個題材。裡面既道理其實好簡單,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運氣」可以害死你。但係冇運既時候人可靠智慧,其實係目標可以調轉,就係令自己輸得少,而唔係贏得多。而咁樣就將成個香港賭片由一開始扭曲左既邏輯扭番正。裡面既重點唔再係競爭,而係自保。在香港,競爭好似係主流話語,發展係硬道理,但好少關心到「勝利」對對手所造成的傷害,套戲真係犀利個樣係,佢話你聽,就算一個好似冇乜腦既女仔既傷心,都係貨真價實既傷心。

呢套戲在2002年上映,當時香港經濟低迷,好多人失業、燒炭自殺,香港好似愁雲慘霧咁。其實個段時間,好多文學同藝術創作、文化旅遊、本土小經濟模式都搵到生存空間。但係後來CEPA一來,地價又暴漲,對二樓書店、另類旅遊打擊好大,成條西洋菜南街好似只係得大型連鎖店生存到咁。我自己其實感受好深既係,有時競爭真係會導致單一化而唔係多元化。

在今日重提呢部只係拍左好短時間既賀歲片,其實係有意義既,希望香港不要重蹈覆轍,唔好再相信只照顧物質需要就可以帶來滿足既生活,唔好再相信贏既大晒,更根本可既係,贏唔係得一種定義。

對自己來講呢套電影都有特別意義:其實我地在香港長大的文學工作者,雖然有時見到一D有價值既文學作品不被社會理會、而遭到埋沒係會好激氣同痛心,但我都係覺得唔應該遠離個個草根、日常既香港。唔單止係文學工作者,其實香港人本來就係係一D好雜不冷的文化中長大,其實唔應該好似洗底咁,讀完書上左位賺夠錢,就完全摒棄個D唔夠高雅、唔夠乾淨既文化;我地係咪應該諗下點樣把握其中反叛、新鮮、親切既精神,令呢D文化更健康咁成長,咁先算過得自己過得人呢。就係因為咁,所以我鍾意《嚦咕嚦咕新年財》;亦都因為咁,我覺得戲入面劉德華個形象稍嫌太乾淨了,似公民教育廣告多d囉。



香港電影月十年一齣戲裡介紹《嚦咕嚦咕新年財》,以上是原擬的講稿,出街版本大概是三份一。眾所週知我是很喜歡這齣戲的,願意為之做很多事,包括出鏡、寫了長的再改寫短的,因為我並沒有認真寫過評論。節目播出後大概有人看到,舊房東說我講得很好,她並不慎把我忘了帶走的書扔掉、也沒有和我算清楚按金和月租。合作的導演李澈也喜歡這齣戲,他用硬照來處理我是很聰明的做法,與他及攝影師合作亦愉快。網上版的十年一齣戲裡找不到我的片斷,因為《嚦咕嚦咕》只肯把電視的版權給港台,而不肯把網上的版權給港台。大概是認為,有了免費的誰還會買、又或直接認為網上就是罪惡溫床。我不想對這種版權意識多作評論。

2.
文明單位:版權
嘉賓:林藹雲、鄭彬彬

文明單位其實談過很多次版權了,以這一次為最正面迎擊及流暢。

3.
這篇文章寫了好久,刊出了我都不知道。現在貼出來,又算是為版權文件諮詢造勢吧。







4.

網絡暴民jacky曾說他做網摘只看title,我心想以我那些文與題關係,怪不得只有當link了他才會入選(對於自身水平不足的問題扮唔知)。這個post那麼乖的title算是為他而設的。(如果咁都冇人理我,我也不會因此而羞愧倒下的……)


3 comments:

Jacky said...

如果是 blog 文,有時間的話我也會盡量看內容,因為正如你所說,題目與內容往往差很遠 (我的也是)。

至於不入選嘛... 因為始終是依賴我的個人口味去摘 (這樣才不會失去興趣),所以不好意思啦~~

TSW said...


你有冇睇過《東邪西毒》?
「你真係老實」!

anyway,say句hi 姐。

Jacky said...

大家有不同的興趣嘛~
另,此文已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