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2007

辛酸與狠辣

關於「我們」,關於出賣

看了星島的報導之後,作為一名office boy,我要往金鐘遞送文件。在電車上悲從中來,想到那麼多接近陌生的人近乎星體爆發式的攜手,重新規劃出來那個所謂界別的名單,美麗而味道鮮明,脆弱而骨血溫熱。為何那些人不明白,為何那些人不堅持一點。這將是怎樣的浪費。在電車上猛烈搖頭,始終沒有流出淚來,僅僅一剎軟弱。運動總是令人神智清明。

***

關於蒼蠅

有些人總是需要通過否定他人,來肯定自己工作的價值。一邊飾演孤立無援的勇士,一般紥作稻草人冷嘲熱諷;一邊罵人一邊說要大家攜手;受指責時就反問「除了我的態度之外還有冇實際野講?」,一邊寫除了惡劣的嘲諷態度外無任何內容的文章;自己罵人惟求過度尖刻,回到自己的地方則作受委屈狀邀人憐愛。這種蒼蠅在別人熱烈工作的時候總會撲出來,在其身上可以得到的理解有三:

1. 多麼偉大的工作,都會被倫理上有問題的執行者敗壞。在這個例子中,如果改革社會是需要連結和攜手的話,這種人盤據在改革社會的路途實在是令人扼腕,因為沒有人會想和隨時隨地妄顧現實地否定他人的人攜手。故此,這種人是改革社會的阻礙之一。當然因為改革社會有太多阻礙,就先由它擱那兒涼快去吧。而且,歸根究底,不過是蒼蠅,佔地不多,只是嗡嗡叫煩人而已。

2. 本身是有意義的工作,本來無人懷疑;要通過否定他人的工作來肯定自己的工作,那麼也許懷疑那工作的意義的人,就是常常否定他人的人本身。這麼懷疑自己的人,也許換份工作(換個議員辦事處),信念和台詞就完全不一樣了。因此,實在是不必理會的。

3. 每次這樣做都被批評得體無完膚,都仍然要做,而且說法和邏輯完全一樣,你就知道,沒有這些對他人的否定,她就活不下去。在這一點上,就嚴記「上蒼有好生之德」,或「時間有限」的警告吧。


已經對這種人說過兩次話,打蒼蠅髒了手。以後這位小姐再有同類事件,就把這段話重貼算了。不是為了反擊,僅僅是與任何抱同感、或不過是合乎理性的人,分享,以對悠悠天地。

5 comments:

熊一豆 said...

謝謝。哪天讀到哼哈二將我再不憤怒,且慈悲其無明,那就成了。

TSW,或鄧小樺 said...

哈哈,哼哈二將到底是誰。

熊一豆 said...

那小姐和叔父密友不整天都哼哼著鼻子嘛。

said...

那麼多謝您寫這些,您的文字總是中的(論調)又有味兒(情感) :P

我之前因為這(些)人弄到很沮喪,與那些人辯論,給與他們資料,又沒有用的,以心溝通,就俾個良心當狗肺,唉,都不願意再理會。

遇上這些人,很容易影響自己平穩正面的視野,要繼續修行。

再多謝。

TSw said...

熊一豆:我留意到context,通常是人家自己有事做不來,就順道罵別人不支持,好像她的失敗要人家來負責的樣子。

晨:我生氣也一半是為了你的事。我知你是很認真地去嘗試理解那些人、與之溝通的,我也天真地聽見類似「盟友」的聲音就搖晒尾。可是原來,人家只是要找個人來罵,一旦被罵時又連「反對者」的責任都不肯承擔。

說得肉麻一點,這是情感的欺騙哪,我不原恕。

你正面得發晒光了!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