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2007

文化界。皇后碼頭。

(名單更新見文末)

「文化人」或「文化界」,這個詞語的模糊和尷尬,像我這種年資學問還得浸淫、但又不時曝光的過河卒仔,感受格外深切。地位尊崇的人也許少遇上、不在意或不便說。在於鄙人,大多數時候,都是被帶著冷笑揶揄「人家是文化界」、「你們這些文化人」,大概類指的意涵包括:不求甚解或過度詮釋,好出風頭與懶於付出,吹水唔抹咀之餘句句拋書包,之類。辯也浪費。於是別人叫我文化人,我臉上多半是沒好氣或者咪玩我的表情,難免是一種孩子氣、不願背負命運的表現。是呀,我爛玩嘛,要我學習背負命運,還要看為的什麼。

(與成熟、混慣江湖的人合作,最感動的是,到某個必要的時候他們就站到那個被期望的位置侃侃發言,儘管他們本身也許是羞澀的。然後我才有空檔去扮愛胡鬧的丫頭。)

比如聯署,或者發起聯署。我想身邊三十歲左右的朋友,都難免有一種「我到底算不算文化界/香港有沒有文化界」的疑惑,我每次聯署有「文化界」字樣的聲明,都要端容,像豁出去引刀求一快。可是大家都明白,若不發聲,就有別人來替你發聲,引致你不認同的後果——正如說過,這世上本有人張揚「不出聲就代表贊成」的歪理。像那一次這就是命運:背負需要代價、需要說服自己;你自己未必可以掌握,但問題在於,有別的人就要來掌握你的。

看到皇后碼頭外的海,想到在碼頭做了一次又一次或人多或人少的活動,這次拼上了。請.大.家.聯.署。可以留言,或到這裡聯署有梁文道面授機宜將姓名及工作範疇電郵至hoidick@gmail.com獨立媒體編輯會負責整理聯署名單。

皇后碼頭,哪裡都不要去!

文化界支持原地保留聲明

去年12月強拆天星 碼引起了軒然大波,文化界及其它專業界別,連同廣大的普羅市民,都對政府之缺乏諮詢誠意、對文化及歷史欠缺尊重、以經濟發展壓倒一切的邏輯表示了強烈的異 議。及至近日,在保留皇后碼頭的議題上我們可以看見,政府並不像它所宣稱那樣汲取教訓、有所學習:政府近月所拋出的「保存中環皇后碼頭的建議」,仍然顯示 它對文化、歷史價值這些層面的問題,若非不屑一顧,就是魚目混珠。就此,我們作為一群文化藝術界人士,願在這裡再次重申我們的看法。

海岸不可被壟斷,珍重公共空間

皇后碼頭的意義並不是孤立的,它與天星碼頭、大會堂是三足而立的現代主義建築群,構成一個開放的公共空間,近五十年來供不同興趣、國籍、背景的人士行坐休憩;尤其對於大會堂這個藝術場地來說,這樣氣氛紓緩、視野開闊的空間非常重要,孕育著70年代以降之文化種籽。

天星碼頭已被夷平,照政府現時提供的規劃藍圖,在皇后碼頭也被拆卸之後,橫亙在大會堂外的將是一條40米闊的P2公路,公路的另一旁將是4層高的商 場。而屆時若要走到海邊,只有兩個途徑:一是經由商場(摩地大廈),一是經由新政府總部的平台。這象徵著,將來我們與海岸的關係,必須經過財團與政府的中 介。我們不禁要問,在消費和管治之外,香港還剩下什麼?

不知有多少人抨擊過多少次,香港已有太多一式一樣的商場,人所身處的消費性空間,枯燥得令人窒息。這些關於城市規劃的意見,在天星抗爭之後曾極為響亮。而政府意圖以拆卸皇后為代價所提供的這幅城市圖景,仍然是一樣的枯燥。

在空間格局中重認歷史

皇后碼頭、大會堂、愛丁堡廣場和天星,是一個具有歷史象徵的整體。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皇后與天星先後搬至現址,其後歷任港督抵達中環、在皇后碼頭上 岸,然後步入大會堂宣誓就職。五十年代的轉址,標誌著殖民政府與人民的關係由以往的「貴族與平民」,轉為「現代政府與市民」。這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但是 殖民統治歷史的重要座標之一。天星、皇后以及大會堂的方正平凡外貌,所飾演之平易近人的管治姿態,亦足為「強政勵治」之諍言。

在天星之後,曾有大量民間自發的藝術、學術、文化、民眾活動在皇后碼頭舉行,文化界不少人士正與民間力量攜手,以自發自主的活動,將這個本來象徵著 殖民統治權威的碼頭,重塑為引發及凝聚人民力量的場所。揮別殖民狀態,人民在這裡出發 。老去的碼頭上,散發光和熱的歷史正在被書寫,它也(將)成為我城人民日後的記憶之重要零件。

中環的美利樓在拆卸近二十年後,政府方將其於赤柱「重置」;而整棟建築物變成一個商場、其原有價值泯滅無存,可稱是一個具教育意義的「重置」失敗例 子。不顧歷史與空間脈絡,美其名為「保育」,其實是埋葬記憶的一種手段。恕我們清醒而悲觀,政府現時提出要「重置」皇后碼頭,只怕是另一次犧牲。

公關不是誠意

自1998年至今,滔滔十年,政府只就整個中環第三期填海工程諮詢公眾,從未就天星及皇后的去留,請過市民說一句話。我們看不到政府有向專業團體及 市民提供足夠資料,供其判斷或設計另類方案。政府把自己親手製造出來的沉默,當成拆卸碼頭的許可證。當專業團體被「邀請」就皇后碼頭的保存作出建議時,它 們根本無法在政府手中取得足夠資訊。政府一味誇大合約範圍和損失金額,各種原址保留的方案被排斥。事實上,政府言之鑿鑿的「機鐵隧道﹝後460米﹞」、 「摩地大廈」等等,根本未有任何合約簽定。

在天星事件之後,政府在城市規劃的思維上毫無進步,並沒有真正吸納文化保育的精神,只是把「保育」和「集體回憶」當成公關手段。作為一個殖民地,我 們已經被寫入過太多不能認同,充滿空白和斷裂和創傷和弦外之音的歷史書。能不能讓我們,及下一代,在原本、無奈的空間格局裡,重溯、反省我們的歷史,在公 共空間裡免於消費、自由交流,而不是在假古董的圍繞中醉醺醺不知人間何世?

我們要求原址保留皇后碼頭。

發起人:梁文道、馬家輝、馬國明、梁款、董啟章、李歐梵、梁寶山、鄭威鵬﹝小西﹞、曾德平、麥海珊、伍美琴、Alvin Y So、司徒薇、陳允中、鄧小樺

聯署:陳清橋、羅永生、馬國明、張翠容、何秀蘭、梁美儀、陳順馨、何芝君、金佩瑋、黃英琦、梁偉怡、李偉儀、黃世澤、李小良、梁旭明、古學斌、葉蔭聰、黎健強、梁啟智、鄭敏華、蔡寶瓊、劉國英、洛楓、鄭政恆、陳世樂﹝阿三﹞、素黑、黃燦然、劉美兒、何福仁、潘國靈、羅貴祥、李智良、鄧阿藍、葉愛蓮、游靜、張歷君、譚家明、歐陽應齋、江康泉、智海、花苑、一木、陳秉釗、盧偉力、謝柏齊、FalseAlarm、粉紅A、鄭依依、黃靜、林藹雲、許漢榮、沈嘉豪、沈寶莉、沈偉男、梁偉詩、灰明、阿丙、鄭斌彬、何來、陳日東、Christina Chan & Alok Leung、Lona Records、linda lai、WongYu-Pang、TAN See Kam、Staci Ford、飲江、呂永佳、洛謀、不信、陳寧

(排名不分先後,陸續增加中)

3 comments:

matthew said...

小樺,請加飲江。

hystericireul said...

如果是以文化人的身分出發邀集全港市民的簽名,也許更為一般市民所能明白,未至於認為「文化人」自說自話

tsw said...

1. 「明白」是表達是否清楚和平易近人的問題;

2. 「自說自話」是指a.「為自己說話」,還是指b.「自己說一些沒人明白的話」?還是指c.「沒法與他人對話」?

如果是a,我想是沒有問題的;如果是b,則「是否為自己說話」與「是否能被他人明白」應無直接的因果關係;

如果是c,我想,並不是「不邀請參與=不與他人對話」的吧。團體有團體的意義。

我想現在是欠了一份給大眾簽的聲明吧。可是都已經智殫力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