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2008

鍾玲玲


「但這還不是我所要表白的,我要說的是,倘右純潔的定義就是渾然不覺,那麼不管自然而然,還是艱苦掙扎,她們的存在就從不指向自身,因而保持了與生俱來的潔淨和清白。因此,我要表白的就是,這樣的人生儘管為我所嚮往,但終究是徒勞的,在這以後,必然是幻滅的。

——多年以後,終於接獲你的來信。值得一提的是,儘管我對人生經已感到幻滅,然而生活之中,還是充滿體味。」

——《玫瑰念珠》,鍾玲玲,頁86。

因為鍾玲玲太親切,連躡手躡足也做不到,她一定會跟你講話。一講話我就瘋起來。但可驚異的是,鍾玲玲的節奏異常熟悉異常熟悉,那柔和的聲調轉折與牽連斷言而又低調,我是已經聽過的了……回家苦思兩天,終於想到,那是飲江說話的節奏和語調啊。為什麼我喜歡的作者會有一模一樣的說話方式?

「跟許些人那樣,自生活變得黯淡以後,開始學習思索。儘管上帝的笑聲不無嘲諷,然而在經歷過長久的沉默以後,可以視作最終的回應。在學習中我所經歷的是無盡的喧嘩,並在嘈雜中進行分辨、歸納,和排列,以期達致終極的融和。值得慶幸的是,儘管一度作為生命支柱的柴火堆經已熄滅,但隨著長年的積聚,留下生活的沉澱,為曾經出現的事物,提供充份的說明。」

——《玫瑰念珠》,頁85

她是怎麼說呢,我提到是粉絲、從《玫瑰念珠》開始成為粉絲,她一直笑著晃晃地道:「寫得不好,但無所謂,我對自己的不好無所謂。」我喜歡的作者們分享兩種相反特性:要麼實在太懂說話、百聽不厭,要麼言語在彼手上都成多餘、透明被穿透,如齏粉落地。

3 comments:

李智良 said...

鍾玲玲!
我有沒有看錯?
妳要說多一點那天嗎?

mag said...

你好!蒙昧打擾!我是一位學生,現研究鍾作家的《玫瑰念珠》一書作為本人的畢業論文。本人欲得到鍾作家的聯絡方法(電郵地址也可以的),詢問有關該書問題。未知閣下有沒有?謝謝。祝生活愉快!

mag said...

本人的電郵是kwanmiupi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