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2008

謝安琪訪問全文

星期日明報幾乎刊出了全文,真是感激。謝安琪當然有型,但她不是有型咁簡單;其實她答問題時並非立場和態度先行地大鑼大鼓,只是她慢慢說自己的考慮和分析,都有理由,而且站在矛盾尖銳的交叉地帶,於是不會被擊倒。單看「討論」、「分析」這些字眼的使用之頻密,就顯示她所屬於的話語群。關於皇后、囍帖街及減肥,那些話,真是她慢慢說出來的,我連引導都來不及。甚至,我是一路訪問,一路想,呢個係咪陳景輝黎架(都是雙魚座)。

(另外,原來江記和謝安琪是小學同學!他們一相見就好開心。掛住開心,就冇幫我影相……)


分析女子謝安琪

謝安琪,2005年進入樂壇,至今共出五張大碟。出道時一度不以相貌示人,2006年因懷孕生子而暫別樂壇,2007年與張繼聰結婚,07年6月誕下兒子 張瞻。雙魚座。我說湯禎兆曾寫過一篇文章叫〈謝安琪憑態度站穩樂壇〉,她笑笑:「靠態度搵飯食,真詭異。」當歌手後每天要起碼用一小時化粧才能見人,滿懷 不願。喜歡看新聞和評論。怪癖包括:一、擦牙好大力、所有人都驚;二、一旦思考或很放鬆的時候,會用雙臂抱著自己,或用手捏著自己的喉嚨。


謝安琪面龐精緻、笑容節制,同時沒有架子,僅僅是認真而且非常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聽什麼。我們走過兩旁光溜溜的利東街,滿街空虛,而空氣裡的塵埃都是庶民歷史。她細細地聽著利東街街坊十年爭取的故事,我說得有點急。謝安琪是個願意表示態度、想法清晰、行為勇敢的人,這些大家都已知道了。但我還是想告訴大家,謝安琪如一塊尖尖的美麗礦石,冷冽、嚴肅,總是論點論點論點,聲音嬌柔論述清晰,連她長長的睫毛、上面灑的閃粉和mascara,都是嚴肅的。

為刀刀叉叉尋找理由

謝安琪是因為看到在皇后碼頭搞的城巿論壇,而致電給黃偉文,說要做一首關於保育的歌,後來Wyman就寫了〈囍帖街〉。「小時候我也很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一些公公婆婆會拒絕搬離自己的房子,甚至拿出家裡的刀刀叉叉來『保衛家園』。直到我中學時看到一個關於九龍城寨的新聞特輯,看到那些住在城寨裡逾半世紀,並不稀罕外面世界,家人全死去或離開後仍留下的人,我就明白,把某些人的『地方』遷拆,等於摧毀他們的人生。我每次搬屋都會發現流失了很多東西,而那些人更是整個人生被連根拔起。我就開始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她真的明白,並且分辨。「高中時我參觀過土發公司,他們把自己的理念present得很好,聲稱以巿價購買舊區,又以巿價分拆轉售;但他們不會考慮保留地區原有的特色、或重建成類近以前的面貌,只全盤改建成金融或商業等賺錢項目。若這是照顧居民生活,修整樓宇結構,完善舊區令大家生活得更好,我是接受的。但我發現其實不是這樣。根本是在『賺錢』的大前提下,許多人的人生迫著要被改變。再後來我也在新聞裡看到許多舊區街坊走出來說,他們不要錢,只想留在這裡,但卻根本沒有這個選擇。」

香港人總是難以相信有人會不要錢,但謝安琪說,「我相信喎。我甚至不必親眼見過這些人。我相信最要緊的不是錢;人是應該這樣的,應該有尊嚴,應該為值得支持和尊敬的東西付出。有人不需很多錢都可生活得很好,我也是這樣。若人只談膁錢,就是空虛的行屍走肉。自己都會不開心的。」

我表示,許多保育人士會不太認同〈囍帖街〉那種以愛情邏輯來勸大家放下對公共事務、社區保育的執著,謝安琪斬截地答:「〈囍帖街〉裡沒有寫出來的是,傷感和憤怒。表面上它是個愛情故事,其實是傷感香港的改變,一條街、人和事,要被改變竟毫無商量餘地。你剛剛說,利東街街坊甘太說過,人的尊嚴來自背負自己的命運,我很shock。來之前我已經想過各種清拆原因,比如政府常說的,太遲提出、諮詢時無人反對、居民意見不統一等等,但原來真實的故事不是這樣。是人們一直努力,但被政府拒絕。」她沉默下來,凝望窗外街道。

站在弱勢這邊,背向投機

「我最懷念有人情味的香港,講到尾,珍貴的歷史和人的回憶是無價的,任何地方要建商業大廈都可以,都是一模一樣的。但要再找一個皇后碼頭就很難很難。我愈來愈不明白這個城巿的邏輯,它怎麼決定哪些值得保留哪些不?老實說,我也認為,若把碼頭拆了,搬到別處或重建一個,都已經不再是原本那個碼頭了。皇后碼頭這麼小,為何都容它不下。我真的不想這些事再發生了。」我掩飾自己的驚訝,竟然是她主動提起被清拆一年的皇后碼頭,而且全是民間觀點。

謝安琪是從社會脈絡述說她對香港的感情:「香港有一半以上人口是住公屋的,生活璀璨奢華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吧。我的父母非來自富裕家庭,只是恰好趕上香港發展得最快的時期而得有小康生活,他們見證了香港經濟的轉型:小型農業、大型工業,然後攢了錢開始搞生意。他們懂得感恩,重視艱難,也尊重人的根源。」我問她可曾留意到香港的經濟神話中有被遺落的人,她利落地數說:「在八十年代,連娛樂工業都重視中下階層的人,電視電影的主角都以藍領居多。現在主角則變成了最有錢的人。如今白領是多了,但在工業發展的尾聲,有人因無法轉型而掉隊,這裡面有許多錯落。」她說她從賣旗和籌款箱去發現被遮蔽的弱勢社群——令人感動的是,她隨口數出了十幾個有擺放籌款箱的地點,證明她一直把一切看進那睫毛長長的大眼睛裡。

「現在整個城巿都把希望放在金融投機,盼望把握到一個機會便可以擁有一切(包括結婚),我還是懷念那個強調共同努力、一齊暢旺的溫馨香港。我不喜歡投機的香港。」

謝安琪有一次刻骨銘心的經驗。有一天幼稚園開學,隆重其事地燙了新校服,媽媽帶她到茶餐廳吃早餐,全店滿座,只有一張桌子沒人搭枱,因為坐了一位婆婆和她的蒙古症兒子。謝媽媽便帶她過去坐。那位兒子一直很暴躁坐不住,一手就把謝安琪的通粉潑了她一身,她燙得渾身發紅,婆婆驚慌地哀求謝媽媽不要報警。而謝媽媽,則一直好言安慰婆婆:小孩燙一下沒事的、校服濕了可以再換……「媽媽的說法是,坐過去有乜問題啫,他也只是一個小朋友罷;潑了東西有乜問題啫,正常侍應都會打翻東西的。何必小題大造。」謝安琪說她媽媽super勁。謝媽媽做過兒童院家長照顧孤兒,小時候謝安琪曾問過「為何會有孤兒?」謝媽媽會從好的方面去理解那些拋棄孩子的媽媽,告訴她有時真的會養不起一個孩子。謝安琪說媽媽讀書不多,但會用盡方法去幫人。是心存平等,便可做到最正確的事。

身體作為行動

謝安琪說自己頑固,我便問她是否曾被人迫她改變。我以為她會說一些比較感性和個人的經驗。她的回答卻是:「我們身邊存在許多不知不覺但非常巨大的力量,最明顯的是廣告,然後是媒體,隱性一點的是教育,這些都不斷在教你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我比較敏感,會從許多角度去分析,並反問不同角度會有什麼不同看法。」她竟然談到了意識型態。

比如減肥。她說在她年少的歲月,減肥並未成為風潮;至九十年代末中學尾聲,女孩開始瘋狂地擔心自己過重,大學時已全街都是專業瘦身公司。她輕笑著說,自己自小粗壯並感覺良好,甚至到身邊所有人都不認為自己瘦的時候,她仍然覺得很舒服。「我自小都活得很舒服,生活健康飲食正常,為什麼要改變自己?」

真正的壓力是懷孕生子之後,傳媒嘲笑她是因有家庭壓力所以暴肥都要出來做野,她不想家人誤會自己是她的負累,所以考慮減肥。「但一個女人生育之後會肥是好正常的,用十個月來增加的體重當然要用十個月去減,我不會考慮fast killer。當然我的減肥是涉及『商機』的(贊助商之類)。但我覺得現在的瘦身風潮太盲目,很瘦的女孩都怕自己胖,我不想成為推動這種事情的一份子。於是我靠自己減。而且我故意穿一些會顯得肥的衫上電視,被譏為脹爆春麗;但問題是,為什麼女人一定要穿一些令自己顯得瘦的衣服?為什麼要特地掩飾自己來取悅他人?但種種問題,你無法一次過解釋。那我說,好啦我就take懷孕呢個chance去講。那次是我真的第一次用自己的身體去做一個行動,對抗外界的看法。我覺得對得住自己。」謝安琪反過來慶幸那次傳媒的襲擊,讓她有機會講清楚她的想法。是的,維基百科上謝安琪的條目,都留著她的論點和理由,而不是gossip資料。

為了職責做歌手

我問謝安琪是否覺得歌手存在某些職責,她說當然有,「而且我是為了這些職責才進入主流音樂工業當歌手的。我不是要做明星,不是要來奪取什麼,否則不會這麼老才入行。而且,我並不定位自己是小眾歌手,因為我要做的事必須進入主流工業、接觸mass層面才能做到。如果我不是要傳遞有意義的訊息,我和周博賢可以繼續定期出單曲、讓人在網上下載,不需要進入工業。我想得很清楚。我是看中了音樂及歌手本身的影響力,想把某些值得思考的訊息傳遞給其它人,才會進入娛樂圈。一首歌可以做到很多事。當初開始出碟時,沒想過可以生存(指持續出碟),更沒想過路會愈走愈闊,信心會愈來愈大。我幸運地有一team思維相近的人去支持我做這些事,而且遇到很多很好的人,我所講的pretty much是我的感受。我很慶幸我和監製周博賢互相發現,我的公司也支持我經常對事發表意見。比如我將會帶一群學生到日本交流環保,基本上沒有傳媒報導。五日搵幾多錢呀,一般藝人根本不會做。但我的公司知道我支持環保,一定會做。」謝安琪說,她的確覺得自己成為了某種位置:由以前以為沒有這種非主流商業的位置,到發現這個空間其實OK大、有相當大的人口。發現非主流的潛流,其實也是發現自我,這於她和於他人,均成立。有比她更出名的歌手(姑隱其名)看到她可以爭取到這麼多自己想做的東西,覺得這種自主性很厲害,特意打電話跟她說「若不是你,我不會想到可以這樣做歌手、可以這樣向公司爭取」,並開始也向公司爭取嘗試做比較有意思和藝術成分的音樂。謝安琪把這些行為概括為「尊重自己作為歌手」。

杜琪峰去年接受訪問時曾說,他也曾想過要到皇后和他口中的「小朋友」一起捍衛碼頭,但想到「跟自己搵食的人很多」,唯有長嘆作罷。謝安琪抿抿唇,她也有類似的限制:「現在對於政治,遊行示威各種政改方案諮詢,我不方便用自己的名義表達意見。但我當然有意見。等有一天我不是歌手了,大家睇住囉。」我望她抿著的唇,主觀地覺得她有點咬牙切齒。

在前年北京《三峽好人》和《滿城盡帶黃金甲》的論戰裡,賈樟柯曾指出,中國第五代導演之所以無法抵抗商業大片潮,是因為他們獨立思考力和獨立判斷力有限。我想,唯有最清楚自己路向和原則的人,才能進入商業娛樂而不至蝕滅,並做到自己要做的事。我為什麼相信謝安琪真是這樣的人?或者是因為她的語言習慣。她使用知性的詞彙(例如稱她減肥一事引發的話語為「討論」),考慮的條件交代清晰,每次解釋想法時,都描述想法所產生的歷史和社會脈絡。沒有惑於商業語言,她沒有說過關鍵詞「集體回憶」,一開始就講較基進的家園保衛、記住的是勢孤力小的人民。這表示她習慣分析,而且習慣從較嚴肅的媒介汲取詞彙和論據,並且習慣對抗。謝安琪現在每天都要花長時間化粧和等埋位,她承認做藝人可以是一件完全與社會脫節的事。但幸好她喜歡看新聞節目,每天上網看報紙(尤其評論版)。現時她每天工作12-16小時,於是她只睡四小時。



17 comments:

俊彥 said...

"等有一天我不是歌手了,大家睇住囉。"

wa....好期待

Joshua said...

我問過她一條八卦問題:
有人覺得你跟張生,像極beauty and the beast的故事...
她的回答是:這是第一次有人這麼有眼光,說他是beauty,我是beast,知道我有狂野的一面

從此我對她更加另眼相看!

D said...

看了這篇訪問就再聽了一次謝安琪的新碟。

做得最好的是派台的<囍帖街>,和<私隱線>。<囍帖街>是與<夕陽無限好>一樣的典型編曲,是逐漸迫近的橙黃色。聽了就會知道謝安琪字正腔圓的清澈聲音十分適合表現連串並列的意象,而這又是黃偉文尤其善長的詞。「忘掉愛過的他/當初的喜帖金箔印著那位他/裱起婚照那道牆及一切美麗舊年華/明日同步拆下/忘掉有過的家/小餐枱沙發雪櫃及兩份紅茶/溫馨的光境不過借出到期拿回嗎/等不到下一代/是嗎」急口令般的歌詞字字清晰可辨,意象一個接一個,就是一段反射著陽光的細緻鑲嵌飾畫(或曰馬賽克),華麗當然是由於清澈的聲音容易被音樂染色。

這聲音的這種性質貫徹整張專輯,<私隱線>同樣是連串並列意象,這次的色調是冰藍,<私隱線>活脫就是隧道中冷氣巴的車廂(不是地鐵,縱歌詞說是地鐵,但只會聽到別人傾電話的,是巴士上層,是的)。而為這把聲音上色,曲詞的周博賢固然不可忽略。從他曲詞之間的配合和拉扯,可以看出他有很多意見;而同時不失幽默這點是令人樂見的。<私隱線>歌詞所寫的車廂,配合上冰冷但持續前進的音樂的順滑動力,但這樣氣氛之下聽見的都是雞毛蒜皮的閒話,這就是歌曲最終所呈現的上班族的鬱結憤怨。

這樣的離合也可以在其他曲目見到,<十優生>的音樂是午後輕鬆的小跳步,歌詞裡面雖然是個會在午後走小跳步的女孩,但女孩裡面裝的卻嘗試為這浪漫的典型重新定義。謝安琪輕巧的聲音輕易地被染色成為歌中的女孩,但這一再的做法令人擔心歌曲裡面的轉折可否全部交由歌詞承載。如此的一把聲音,就在容易上色的同時,流暢平滑而缺少自己的承載力。例如<如花>,以對於一個醜角的讚美來說,是大甜美了,編曲的鋼琴和電結他,也是配合多於衝突;這在<烏托邦>展現得更清楚,音樂就如<私隱線>一般的冰藍、持續前進,在前奏開始就比之明亮,歌詞脫離具體環境,對社會整體作出質疑,這以謝安琪的演繹,其中的憤怒就顯得架空、虛弱。

這是聲音對某些情緒缺乏承載力的原故,也是歌曲將轉折張力全部置諸歌詞上的原故。對於廣東流行曲式的來回重複來說它又可以承載幾多轉折?又抑或是聽著長大的腦袋其實對什麼音樂配什麼歌詞已自動自覺作出規範?

其實在歌詞和聲音之間,演繹的方式從來是最令人著迷的。字正腔圓的唱腔固然使歌聲隨發音的均等完全而傾向於整齊並列,但只要能夠擺脫正字正音的夢魘,單單就「腔圓」來說,發音前後的唇齒碰擦,自有誘人之處;再變本加厲的,譬如Bjork強調鼻音尾音的一種唱腔,那就幾乎是魅惑人的。能夠有更多變的唱腔,我對謝安琪是如此期待的。

對於如此一個有趣的歌手,用心的評論是應得的,我如此想,也希望看到這些字的人在聽歌時能找到多點趣味。對於音樂的技巧,我一無所知,只是就感受到觀察到的說。是回應,也沒有自己的地方,就貼在這裡,也莫見怪。

啊呀,我想說的重點是,結了婚的女孩更吸引人,仔都生了出來那簡直不得了。

Stella So said...

人又靚,樣又甜,歌又好聽,又有見地,婚姻美滿,仲要已經生了bb......無敵了!

李卓倫 said...

在香港當一個有見地的女歌手好難, 謝安琪作了一次很好的示範.

我已經記不起之前哪位歌手能以歌及身體回應社會, 記的起的好似只有達明一派

natchan said...

一直就很欣賞謝安琪,覺得佢唱歌好(唔會只唱K歌)、做人有態度(上緊位走去生仔)、性格nice(工作關係相處過)。睇完你篇訪問,覺得佢比想像中更有內涵。

Anonymous said...

An interview with her on Tse's album "Binary"
http://hk.music.yahoo.com/magazine-editor-pick.html?articleid=144

shizuoka2002 said...

小樺妹:

先來一個彌明,再來一個安琪,社會之福啊!:)

Daniel.

Anonymous said...

佢令我想起Beyond (唔係因為佢個live唱beyond medley之後成把聲沙晒...)

Beyond就係十幾廿年前企響佢呢個位置的表表者..當然Beyond係代表一種較激進的態度,而Kay就比較沉穩同埋理性.但佢地要帶出的訊息都係more or less the same!

當然,當年Beyond比Kay紅多,不過佢地兩者都係先得到小小眾的歡心,然後再透過較通俗的音樂深入民心,到站穩樂壇後又變得越黎越敢言.我真係好希望好希望Kay可以完成Beyond呢個"未完的impact"...家駒走得實在太早了...佢仲有好多好多地未做...

我可以大膽講句,大部份70-80年出世的人或多或少都受Beyond影響(無論係中意定唔中意)...而家呢個年代實際太少...Kay要努力接呢支捧!

Ms G said...

之前對謝安琪沒有甚麼印象。
剛剛聽完她的binary﹐然後瘋狂的在網上找她的資料。

很喜歡她唱歌的”口氣“﹐ 還有那些歌詞!

anyway. 我在我的blog放上了你的這篇的其中一大段。 如果你不ok的話﹐ 請告知﹐我會刪除。 謝謝。

TSW,或鄧小樺 said...

引用隨便,引出處及作者名即可。

简单 said...

一篇好好的访问。
请作者准许我转载到日志中。唔该啦。

简单 said...

哦。。。
刚刚看到你1点53分对别人的回答。

“引用隨便,引出處及作者名即可。
11/06/2008 01:53:00 AM”

ok.多谢。
我希望可以多D人知道这篇很有意义的访问。

breadming said...

你好! 我很欣賞這篇訪問, 並引用了在網誌中, 希望你不會介意!! :)
(如不想被引用,請通知,本人必定盡快將之刪除)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欣賞
引用隨便
引出處及作者名即可

搬屋 said...

一直都不知道謝安琪的聲音可以這么好聽,以前好喜歡阿菲的呢··順便說,如果樓主有搬屋需要的話,可以咨詢!
搬屋公司
搬運
搬運公司
Moving company
House moving
搬屋
搬屋公司推介

joe said...

kay, good luck to you ,keep your mind and do what you want to do,if one day no one want to publish your song.you just take it on your web.we will hold you,sposess you and look after.
show your ture color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