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2008

邊緣上腦

香港這樣無法產業化的文化界就是會有某種人,什麼都做不來但卻要別人全面遷就,自居邊緣到了兇殘的地步,一下就撲過來張口便咬,一邊大叫「為什麼迫害我為什麼迫害我我已經這麼邊緣微小我只是要那麼一點點」。

這種人的啟示如下:

1. 「邊緣」,是捍衛及學習的對象,不該用作站穩的據點或用來打人的棒子。你應該時時檢討自己與邊緣的關係,以及使用邊緣話語的資格。

2. 「世上的確有邊緣,但那個未必一定是我。」這樣想心態會比較健全,也不容易那麼自私。

所以,我現在真的很少自命邊緣。

1 comment:

boringfai said...

邊緣在今次九龍西選舉可謂直迫人,其中該位聲稱代表弱勢、開口閉口邊緣的侯選人,天天在本人樓下上海街播放那句口號:給弱勢一個機會,還公義一個空間!

天啊,弱勢自動變成公義在這裡從口號中完美地展現!

最極端的是,他逐個類別呼喚弱勢者,說少數族裔呀新移民呀請投他一票,但完全聽不見對普通人一般群眾等類別人仕的召喚。

我沒有投或叫人投他。對我來說,他的訊息十分清楚:你不是我的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