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2008

陳智德的後備

1. 陳智德在msn裡找我做主持時,我跟陳生說太忙,問他還有沒有後備人選。頓了一頓,msn傳來答覆:「後備就是我自己。」他說要告訴kubrick「主持正選:鄧小樺,已初步應允,若她臨時有事,後備:陳智德。」我笑得打跌,同時心裡感到一絲恐怖,忙忙道陳生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來就是。

2. 現在在香港很難見到梁文道了。各位珍惜。



時間 Time:2008.9.27(Sat) 3:00pm-4:30pm
地點: 香港 油麻地Kubrick
  
    講者:梁文道、陳智德
    主持 鄧小樺
    
  書評可以怎樣寫?我們為什麼需要書評?書評人如何理解文藝,他如何作為讀者的引路人以及有無此必要?香港的閱讀風氣、文藝討論的氣氛還可 以怎樣發展?書評作為一種工具,如何或有沒有可能「提升」閱讀風氣?若不把書評作為工具,還有沒有獨立閱讀的可能?中國圖書由序跋文、書目提要至近代的書 話,如何以漫筆實現它的文藝性?在這座談會上,兩位講者提出以上問題之後,會最終思考今日的書評人如何與文藝創作者建造不同的文藝理念。
    
  《愔齋讀書錄》的作者陳智德寫作書評多年,他將於會上談論他評書的方法和切入點,分析《愔齋讀書錄》一書倘若存在的文藝意義。
  
   (之後是洛楓小姐的發佈會)

***
文明單位:李智良
嘉賓:李智良

智良說他的文字之所以潮濕靡艷如亞熱帶森林,是因為他的世界裡缺乏這些。於是我一直想把這段抄下來:「憂鬱症的世界是陰濕的、滯重的,而躁狂症的世界則是乾熱、躁動和鬆脆的。[...]一方面是一個潮濕的、經歷了大洪水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人對一切不是他獨有的恐怖充耳不聞、視而不見、麻木不仁,這個世界被極端地簡單化了,並被不合理地誇大其中的一個細部。另一方面則是一個焦乾的沙漠般的世界,在那裡,一切都是過眼煙雲、混亂不堪。」(福柯《瘋癲與文明》,頁116-117)

簡單來說,福柯的考察是對的,而智良和我印證福柯的邏輯是一樣的。這就是我為何那麼嚮往乾燥無水份的詩。



28/9 離線沙龍「漂泊身體,漂泊房間」

公共與私密之間的交界到底在哪裡?是皮膚,是眼光所及,還是我們的「身體」? 在日常的生活中,我們不時總會感受到種種介乎公共與私密,卻又無以名狀的體驗,而戰場往往是離我們最近,又離我們最遠的身體。我們該怎樣去理解,或「抵抗」這一種經常「穿透」我們自身的經驗或災變?這無法置身度外也沒法建立確切的主體/客體位置的狀態?或許,李智良的新著《房間》正正為我們提供了可以切入這一些交界經驗的文本。

由《房間》出發,小西與作者李智良將分享與討論都市中身體的漂泊經驗,並由此探進一個介乎公共與私密的魅魑魍魎領域。

對談:李智良、小西
日期:2008 年9 月28 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3:00 -5:00
地點:艺鵠_书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1樓)
主辦:香港獨立媒體網

***
文明單位:中秋團聚
嘉賓:羅婉楨、謝旭雯

《是她也是你和我》裡面,我是被派到了不那麼苦的case,不至於有在訪問中崩潰(或不崩潰)的危機。作者裡旭雯最年輕,最遲派到case,而case也是夠奇幻的,就像電影《盲山》,被訪婦女曾在產後被遺棄在街頭,靠水和一包餅乾度日。旭雯寫訪問是把整個人浸下去寫,最後結果出來訪問綿密厚實,就像她那天在錄音室裡那樣成熟。

***

文明單位:西藏單車行
嘉賓:林輝

林輝去年在皇后碼頭鎖過頸後,就去了遠遊,msn上問他在哪,回曰恒河。後來還演變成長途單車旅遊,回來突然就成為了ROUND TABLE總幹事(即係以前陳智遠個位呢),林輝可能有人會同(或代表)所有年青人講,人始終都要去鎖一鎖頸,如果醫道係受過傷先知道要堅強,普通人大概也要鎖過頸才有遠遊的氣度,又或者如我在節目裡一再堅持的,所有香港人都應該要流放西藏一次。以上扮成客氣,心裡恨得牙癢癢,去旅行的人都是天殺的!

2 comments:

dbdb said...

現代的體育,再無分正選跟後備,兩者同樣重要,有料到

Eric Spanner said...

那麼我要立遭天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