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2008

閨閣或者勇氣


〈關不住的夜〉
——試調聊齋
馮青

一定 我曾是那片湖 那片山
引得你每日凝睇後 便
一隻鳥飛被瞳色的天空 擾亂
無眠的夜

一定是我忘了關窗
翠色便入侵
留春在小小書頁中氾濫
擺渡的空音延長了湖水

如果乍遇便想起薄倖
故事變得好煩人
如果聊齋能讓黃昏走近些
我情願作輕柔的步履
如果衣香能生風 使船順勢
朝這邊來吧
我會在水亭
調箏等你

小時候用過一些粉彩美女簿冊,也讀過一些古典閨閣派詩詞,而且不幸,確實真心喜歡。像馮青,曾憑一首〈水薑花〉而被洛夫譽為一代女詩人中的接班人,暗藏張力又頗有電影感的〈秋刀魚〉入選過年度詩選,但似乎不久就在詩壇消失。我是大學時因為在杜小姐課上讀過〈秋刀魚〉,便去找《馮青詩集》來看,暗底裡就是抄下了不少古典意象的閨閣詩。這首〈關不住的夜——試調聊齋〉,其實寫得平平,而且後來實在太姣媚了令人有點不好意思,但一直心裡偏愛。除了對那種到黃昏就心慌空蕪的感覺(「擺渡的空音延長了湖水」,實在是宛在目前的)感到共鳴,最妙的一句當是「如果乍遇便想起薄倖/故事變得好煩人」,唸起來實在是餘香滿口的。那三個以「如果」開頭的頭韻句,韻律上順勢,就等於衣香生風了。然而都看過京劇粵劇吧,那流暢如不點地的走圓枱,起始都要先向另一邊挫一挫,有那挫才有那順。「如果乍遇便想起薄倖/故事變得好煩人」,便是那一挫。萬千古典意象,把現代的世界剪裁成亭台樓閣,湖山翠色,彷彿我們都成了雲鬢長袖絹衣的仕女——唯是這一句透露,女子主體並非狐鬼女妖,而註定只是《聊齋》的讀者,終隔一層。我們回不去了。」惟是已知結局,猶夜奔如書中女鬼,那種銀牙一咬咀角一撇的豁出去,實是另一種更無以回頭的勇,並以慵懶的姿態攤展:雖然已經想起了薄倖的結局,但都係咪煩啦上就上啦。










2 comments:

H said...

啊,好喜歡。

不國者 稻子 said...

小樺,你個blog成日會彈個商業廣告出來,特此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