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009

恨,是快意的

最近不斷向人引述《大搜查之女》裡葉璇的一段戲。葉璇是黑幫頭子陳奕迅的大肚妻子,不施脂粉淡掃蛾眉沉默寡言,彷彿總是沒有主意地依偎在丈夫身邊。兒子被綁架,陳奕迅收綁匪電話時故意忍氣吞聲拖延時間,卻是身邊的葉璇按捺不住,搶過電話一口氣吼出一大段話。下面youtube的頭幾分鐘就有。說完了葉璇又回復一個軟弱的主婦樣子,擁著丈夫哭起來。




引述時我是親身扮演的,在街頭大排檔或悠閒cafe都高聲叫「我要殺晒你地我一定要殺晒你地」,謝某當場嚇得拉住我說「不要這麼投入不要這麼投入」。然而是多麼痛快呢,可以有殺人的理由,有了恨,就有了目標。

今天馮炳德宣判。三點時有接近四五十人在,大部分朋友都已經歷過平安夜當天判決的憤怒,而我一直逃避不肯去東區法院,今天終於裝身出席,結果就在庭外按捺不住狠狠的流眼淚,大概是全場最激動的一個,四處走動,喃喃說著「我真係好憎呢個地方」。法庭的環境是,權力層級非常鮮明(法官可以打斷任何人講話,而所有人都要對他畢恭畢敬),法官在聆聽時作點頭抄寫狀,但可以實際一點都沒聽取、心裡早有打算,今天林鉅溥還說馮炳德輕微到幾乎連傷都驗不到的肢體碰撞,說成是對警員「施暴/欺負/虐待」,明擺著顛倒是非。他一連串地把那個敘事說出來,人民則連反對的空隙都沒有,而事實明明不是這樣。法庭討厭的地方就是,它有時充滿了瑣碎到距離公義、信念、原則等東西很遠的細節,有時則令人非常無力,終極無力。走出東區法院,就像《大隻佬》電影裡的剪接效果,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有些平凡的人會採取伏擊、恐怖襲擊這些極端方式。而我,就扮了一陣葉璇。

2 comments:

H said...

像不像北方的某些法庭審判的模板方式?最近的不是有楊佳案嗎?容我借用寶地,罵那個臭港法官和判詞仆街陷家鏟。

TSW,或鄧小樺 said...

H
謝謝你,沒想到是高貴的你主動出口。三十年前爭取油麻地艇戶上岸而被拘捕的嶺大教授陳順馨,在聽審後切齒道,那些狗官的樣子三十年都沒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