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2009

持續偷懶的女子歪在床上咭咭笑

「出於這些考量的反色情論述因此經常建基於一種帶有強烈階級、性別、年齡假設的保護主義立場,認定只有成年(而且中產有智)的男人才有足夠理智和自制力量來使用或觀看色情材料,而(特別是年輕女性孩童的)脆弱純潔心靈則必須加以隔離保護才不會受污染(kendricks 69-77)。[...]令人深思的是,保護主義式論述雖然似乎假設需要被保護的觀看主體是純潔脆弱的,但是座落於19世紀的另一些發展中來觀察時,個中假設的主體卻又顯出一些不同的面貌。[...]這些論述與嚴厲措施的出現,顯示保護主義論述中所假設需要接受保護的主體其實並非純潔脆弱,容易受傷害。色情歷史研究者也指出,這個假設需要被保護的主體事實上是有性別的,她是「精力充沛的發電機,她的行動混亂而放蕩,隨時利用機會氾濫、越過男性霸權設立的隄防,不但不謀求文明的進展,反而造成文明的崩裂,歸回無秩序,回到起始之時那種無結構的狀態」(kendricks 91)。

——何春蕤:〈色情與女/性能動主體〉,《色情無價》,頁229-230。
另見:Kendrick, Walter. The Secret Museum: Pornography in Modern Culture. New York: Penguin, 1987, 1988.

反文明的發電機——這個意象的恐嚇是帶著喜劇性的。通過將(能動的)女性定位於「秩序/文明」的對立面,(能動的)女性便與色情、反發展主義連成一線。儘管實在找不到太多令自己感到能動的色情品,被引文所描述出來的畫面是美好的釋放的——所以《色情無價》真要買本傍身,不止為了色情或性感,更是為了提升戰鬥力。

1 comment:

李卓倫 said...

當我讀到《色情無價》中你指出的一段, 我即時心有同感.

所謂保護女性和兒童, 其實簡單一句就是覺得他們不能自已, 不懂自大約制, 是一種隱性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