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09

能夠說什麼

淫審諮詢最後一天,在各方朋友使用網上急傳、獨媒+msn+facebook發狂宣傳之下,成果如何?其中一個量度指標是,反查禁運動的一人一信寄出數量在一天之內,距離我連結它時的13xxx,上升到16509。整個星期六,我不斷reload,看著那數字飆升——緊張到這種程度,我依然只以自己真名寄出了一封信,這麼守規矩我果然是香港人。

週六晚與sexual practice方面比我前進一百倍的朋友吃飯,報告這個結果,他沉吟道:「唔知呢,鬥唔鬥得過人地呢。」我們面面相覷,然後竟然一同搖頭嘆氣,說還是不夠吧還是不夠吧。三千多,大約是三間中學全部人口的數量。人家是用整間學校的家長信來玩的呀。朋友到過英國享受過比較自由的性風氣,反射性地加了一句:所以真的不想住在香港。

我是不會這樣說的,我只說「香港真的很難住」。問題是,如果有人已經認真做了自己的本份,仍然要接受一個自己無法接受的結果並明知過程中存在騎劫和不公義亦無法阻止,他感到被這個城巿排擠甚至迫害,也算是理所當然吧。我想說我真的未算性變態或者性小眾,我內裡保守到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只是面對人類廣闊的文化、歷史或僅僅常識,我覺得在香港發生的保守事件可稱封建。最後一天,保守派動用大量建制力量:無線播出「青年團體」主動要求查禁的言論,並安排「專家」說「連反叛的青年人都要求查禁,可見情況多壞」。一聽到我口裡的壽司全變了苦味。他們不知道自己在毀壞什麼。NOW新聞則有團體發佈「調查結果」,調查結果裡什麼傳媒關心民生所以獲得支持全是幌子,target全在傳媒刊登淫穢照片,要求查禁。我一向支持NOW新聞,它的理性判斷與基層取向一度讓我覺得在這個城巿裡比較能夠心平氣和地生活;但近日它有向無線新聞看齊的傾向,多了很多公關新聞和鼓動消費的新聞。這些轉變真是令人心情黯淡。為什麼我的城巿不能讓它的人民活得心平氣和一點。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呢,在一些人流旺的地方米有一些政教組織長期hold左d位仲有好多暴力照呢,算不算不雅先(幾多級?)有細佬問過我為何這般核突?小孩子如何成長先,道德人可唔可幫我孩子?淫嘢唔駛你教啦,唔該?!

dbdb

阿三先生 said...

個個星期都要去學校賺錢養活自己。坐車時總見到間間學校都掛上支持收緊審淫制度及色情物品茶毒青少年之類的標語。除了封建,我只想到五、六十年代中國大陸的荒謬。

阿三先生 said...

呀,多一句嘴:支持及包容多元性實踐立場,與個人私人生活,是可以分得很開的。你說得很對,可惜,有不少人都分不開兩者,總認為支持多元性實踐及色情物品的人總是「有不良行為」或「癖好」的。

Eric Spanner said...

阿三:「支持及包容多元性實踐立場,與個人私人生活,是可以分得很開的。你說得很對,可惜,有不少人都分不開兩者」——或者因對知行合一或貫徹始終的粗淺了解累事,即支持就要做,就要有。可很多時人們不支持卻做,支持也不見得會做啊。我不時想,那麼可否反過頭來,常做某一件事,就是支持?

例子:陳太馮富珍曾支持吃雞,因為她曾說「我日日都食雞」。

方潤 said...

Eric Spanner:

我日日都痾屎,肯定好支持痾屎﹗

麥太﹕以後唔畀你痾屎﹗

Eric Spanner said...

「我o的bat bat呢,麥太話有bar code o架!」呢句你又記得嗎?

係喎,某種反淫審建議一旦實施,講排洩物都要好小心!

小樺:至於(大眾)傳媒,在古先生跟一眾討論前,我還是偏向不滿者應積蓄實力,建一個台辦一份報紙——新教社群過去十年做的,不是如此嗎——講真相也好,另一種「公關」也好,又或者,做好職前思想工作,令更多的從業員在十年或二十年後對「我們」更親善。討論音落,想法其實沒怎大變,但覺得,好像還有更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