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2009

打量別人的花束

二月十四日過去的午夜,有人因為不習慣與少年情侶一起在巴士站排隊時親密而站到路邊一副準備隨時耍起太極的古肅表情,我則在尾班過海巴士上四處打量別人的花束。我喜歡花,並且自小跑花墟,對花束形狀和常見花朵了然於胸。一個摩天睫毛的鬈髮女孩上來,手裡抱著兩束紫色的大花束,紫玫瑰、百合、滿天星勿忘我,另一束是桔梗。都是團團簇擁的形狀,所謂花團錦簇。男友也很漂亮,西裝醒目的鬈髮少年,手提一隻維尼熊。不知為什麼要有兩束呢,我只無端想起紫微斗數裡的天相星。

另外有一對少年情侶,甫上來我就怔一怔,男孩長得頗像多黛,女孩則恰恰很像一個柔和版的阿闊。我忍住自己刻薄的聯想,但他們竟然坐到我面前!然後我遭遇隱喻的實現,女孩手中竟緊緊抱著一隻學生裝的阿闊!這實在妙到毫巔,我忍不住輕輕微笑起來,為免不禮貌而把眼神到處游走。幸好他們都累了。男孩輕聲叫女孩打個盹,女孩就像貓那樣枕著男孩的肩睡了。她抱著阿闊的手勢,表徵著某種親密與疼愛,她像一張白紙那樣坦承感動。我替謝立文快樂,這就是他創造阿闊這隻醜兔子的目的吧,讓某些人能坦白的擁抱自我。女孩睡不穩,頭輕輕的晃過來晃過去,像不好意思讓人負重,最後還是穩當地枕著,睡沉了。眼影畫得不好,但她睡著時的神態比醒著時更天真,讓人在錯配裡也會心。男孩也睡了,挺胸直腰不動如山,在夢裡也維持可靠的男子氣,那兩片厚到可以切一碟子的唇,可稱莊嚴。

他手裡拿著一束深紅玫瑰,配著紅蕊小白花,和帶有冬意的深綠薊草;紙是深褐紋紙,束一個接近簡陋的綠蝴蝶。花束下把的紙已經有點鬆脫,不會是貴價貨,但這是非常聰明的配搭,單靠配色便有種高貴的英倫味,不花錢但花時間去找去選。他應該是個很有眼光的男朋友。莊嚴而親密。我像偶然目擊了冥冥的一則好意,幾乎是覺得自己有點不敬,於是輕輕起身離開。

9 comments:

郭言 said...

這篇打動了我,主要是現實版阿闊多黛一節。
BTW,情人節有麥兜新書:《這是愛》。

Anonymous said...

「那兩片厚到可以切一碟子的唇」,滑稽又認真。

我覺得你好懂得欣賞人間。

Eric Lui said...

你呢篇情人節獻禮寫得真好....巴閉la

TSW,或鄧小樺 said...

郭言:在哪裡找得到?

匿名者:謝謝誇獎,那個形容典出張愛玲《金鎖記》。

呂某:俊男美女文藝氣質雪地柔情都被你那邊佔去了,我只能寫相反的東西了啊

Anonymous said...

如果日後的情人節,你有機會跟情人在一起,別人看見你倆,就像你看見現實版阿闊多黛那樣,也會情不自禁地湧起刻薄的想像吧。

tsw said...

哈哈哈哈哈哈
對於親密而莊嚴的小情侶我非常尊敬自認刻薄,對於特意找碴的人卻沒這份心。

就算沒機會和情人一起,本人個人已夠外型糟糕行動笨拙,任何人若要浮起刻薄的想像,現在立馬就可以來。我會承載任何人,包括閣下,的刻薄想像,一直活得好好的。

織田信長 said...

鄧小樺已是千萬少男覬覦之身, 日後的情人節, 跟她一起的情人只可能是眾數。

tsw said...

樓上都傻傻地既

leslie said...

鄧小樺小姐的幸福作為共同大前提之下
歡迎你和你們擠身逐鹿中原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