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2009

如果煙是士兵們精神的重要支柱,那麼以香港這樣日日像打仗的地方,竟然如此蠻橫禁煙,前線士兵的倒戈就指日可待了。

禁煙是一場形象之戰
(刊10/7經濟日報論壇版。當然沒說出來的意思其實是,是什麼樣的人才膽敢覺得,現在吸煙廣告裡的形象,可以比沙特、羅蘭巴特、香奈兒、堪富利保加等更有型?)

七月開始,禁煙法令強制執行,全港娛樂場所全面禁煙。回想年初煙民一度怒吼斥政府偽善,現時的社會氣氛卻反而好像沒那麼緊張。電視或平面廣告,也換了「戒煙我撐你」的正面訊息,少了將煙民妖魔化的負面方式。

記得聽過一位反吸煙組織的領頭人士曾向我切切叮嚀,反吸煙運動不但是公民教育,也是一場形象之戰。他不斷強調,「食煙已經out左」、「老土」、「是上一輩所為,後生一輩唔做」、「唔潮」、「唔型」……我直覺地認為,他心裡的敵人,是八九十年代的煙草廣告裡的牛仔之類。把打擊目標縮窄到這個程度,就公民教育而言,或者有效;在文化認識的層面而言,則未算合格。

紐約康乃爾大學(university of Cornell)的文學教授理查.克蘭(Richard Klein),著有一本Cigarettes are Sublime,台灣譯為《吸煙賽神仙》(很明顯是屬於前禁煙時代的譯名),正是從哲學、美學及文化史角度,探討「為什麼戒煙這樣難」。克蘭教授似乎屬於那一類「常常計劃戒煙,但總不成功」的人,他好奇:煙草的害處早已街知巷聞,香煙甚至並不令吸煙者舒適,為何還會有人樂此不疲?

舊日牛仔美學將吸煙英雄主義化,但我想吸煙英雄主義的歷史根源,恐怕有更深刻的來源——那就是戰爭。克蘭認為,在視長壽為絕對價值的文化中,吸煙會受到「屈辱性指責」;但在長壽很難成為一種選擇的戰爭時期,吸煙則受到榮寵,被公認為一種消除緊張和減輕憂慮的極端有效工具。士兵的煙草供應會被政府優先考慮,二戰時德國士兵的香煙配給額是每人每日六十枝。

克蘭甚至推論:香煙在十九世紀發源以來,吸煙一直都與犯罪、疾病、死亡相提並論;而香煙的吸引力,或者就是因為「致命」。克蘭援引了大哲學家康德(Kant)的哲學概念「sublime」(這個詞習譯為「崇高」,噢可不是我要歌頌香煙之崇高啊)去解釋這種吸引力。崇高是一種審美的滿足感,並非完全正面,而是「涵括各種負面經驗、一種震驚、一種封鎖、一種致命結果的暗示」。就是因為煙民傾向這種並非柔和的美學,所以那些表達健康正面的訊息才無法吸引他們;而這種人當然比較頑強兇猛,若禁煙令社會劍拔弩張、族群互相敵視,煙民的激進化也是指日可待的。

本書側重文化藝術層面,讀來心情還頗為柔和;其實關於吸煙,若不用你死我活便好。行動的基礎應是周詳的理解——但我看到《少女香奈兒》的地鐵海報,竟然強行把香奈兒手上的香煙塗走,意圖抹殺香奈兒日抽50枝香煙的歷史現實。

問:有誰看了這廣告會想戒煙?




Coffee and Cigarettes

還是記得陳珊妮的舊專輯《四季》——四季就是生活的意思吧,其中第一、二首歌便叫〈咖啡因〉和〈抽菸〉,「在一個十坪大的咖啡廳裡/最重要的是椅子、咖啡和煙」,她斬釘截鐵地唱著這麼微不足道的判斷,瑣碎生活中一掠而過的敏銳感觸。這種對咖啡和煙的並置自有傳統,像占渣木殊(Jim Jarmusch) 的電影Coffee and Cigarettes,全片幾乎就是以Tom Waits 和 Iggy Pop兩人在咖啡桌旁的睿智對話和含蓄張力構成。咖啡和煙並非談話重點,卻足為片名?也許那鬆弛的氛圍是關鍵——讓人卸下疲累、與人交流,流露平日隱埋的慧黠甚或秘密。

弔詭的是,這兩樣指向悠閒、鬆弛、休息的事物,同時會造成生理上的提神效果,是我們熬夜工作時拄著的手杖,讓人晝夜無間踏著面前路。再者,咖啡因與尼古丁都可致成癮。

身體是無休止的辯證:是咖啡因和尼古丁控制了人?還是人通過吸取咖啡因和尼古丁,在疲憊的狀態或生活的齒輪裡重新控制自己?還是必須透過拒絕控制才能理解自由?咖啡和煙鑄成一枚關於「控制」的銅板,在空中不斷翻滾,不知落下時露出哪一面。其間的含混模糊之處說不清楚,但外在的禁止或戒除手段則清晰地提醒我們,關於控制。周思中妙文追溯咖啡與煙草的歷史,指出這兩樣關於私己身體的物事,從來都面對苛烈的禁令。何以禁之不絕?歷史能賦認識以厚度。何國良數十年的人生也許就是在控制與被控制之間極端游走,廿年煙民的戒煙故事堪稱浪漫,最有趣是他以突發的熱愛運動「心癮」擊倒廿年煙癮,以沉迷代上癮,最後聳聳肩說都沒什麼大不了,就像Tom Waits 和 Iggy Pop的閒談。

零九年七月一日,香港實施室內全面禁煙,法例爭議未絕。這令我們的作者關心香煙遠多於咖啡,編輯對此感到無奈。本來應是點綴生活的瑣節變成煞有介事你死我活,叫人嘆息。文化史上,沙特、梵樂希等都視吸煙為個人行為、類近沉思,但今天我們的作者無法獨自沉思。是否因為不相識的煙民現在必須圍著垃圾桶吸煙,重組了人與人相涉的形式?黃燦然、劉美兒的作品,都恰巧涉及若近若遠的人際關係與觀察,有喜悅與好意。他們被人牽引著,透露自己的生命衣角。社會的語境突顯了吸煙與人相涉的部分。

智海明確說明他不喜歡別人抽煙的原因,並提出和諧共處的方法;謝傲霜自家庭經驗中提煉的超現實小說,則酷烈地呈現了抽煙與戒煙在家庭中的張力——希望現實不必如此酷烈。禁煙法令雷厲風行,必須聲明,本專輯無意鼓勵吸煙,請千萬別懷疑我們的誠意,一想到被禁煙辦控告我們就怕得發抖。為免觸犯禁煙法例,現在許多香港媒體都不敢讓煙出現,連《少女香奈兒》的海報都要把香奈兒手上的煙塗掉——但在文化和歷史角度來看,這是嘗試通過隱瞞香奈兒日抽50枝煙的歷史,來達到勸喻。文學不撒淺薄的謊;文學相信,真正的規勸、選擇以及自由,其前提都是深刻的認識、思考和感受。

特集coffee and cigarettes
黃燦然.何國良.智海.周思中

交換城巿:電視

終於等到李維怡

植字.顏峻

程展緯 搞定藝術館
成英姝 不在場,或一棵樹云云

喧囂與躁動
彭麗君談《小團圓》
沈雙談《後殖民食物與愛情》

四方月亮:厄普代克

[ 完整目錄 ]
(一堆優惠,請見字花網

6 comments:

shizuoka2002 said...

小樺妹:

有否看過煙滅(Ashes to ashes)一書?:)

Daniel.

花樹 said...

那個廣告是不是找內地導演拍的,真不是一般的雷人 = =||||

Anonymous said...

聽到個開頭都已經轉左台…仲邊有睇完想戒煙…

CKL

eschertsai said...

駱以軍 一個吸菸者的抗議
http://blog.chinatimes.com/funbyfunny/archive/2009/01/06/365755.html

chun ning said...

我想抽煙的朋友看完廣告都不會戒煙

《我通我識》節目主持
http://lslu.wordpress.com/

Jeremy said...

看完這個廣告,令我明白惡俗是沒有下限的,在這個廣告之前寫了一篇評論,也請您多多指教
http://leeyim.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