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2

案頭的嗎啡





「一個美麗至極的人必定見過人間所有的諂媚與心計,了解一切可能的手段和交易。所以當他到了十六歲那一年,其實已經有四十五歲那麽老了。而且在他眼前,眾生莫不陰暗,他不知童真,也不信單純,所以美麗是危險的。所以普魯斯特喜歡的,不只是容貌,或許還有這種世故與危險。

  然而,美麗的人又必將經歷美麗的消退。自他年輕的時候,他就有預感,那些曾經圍繞身邊恍若飛蟲的人群必將離去,轉向另一頭動物的新鮮屍體。何等殘酷又何等蒼涼,他怎能不老?」

——梁文道,《我執》

3 comments:

T Chan said...

題外話:
很喜歡你在《我執》寫的序,由其是那部份你懷疑大多知識精圖文失戀時都愛引用《戀人絮語》哈哈

Anonymous said...

其實我一度懷疑《戀人絮語》除了失戀時外根本不會覺得好看

TSW

T Cha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