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2005

聶魯達詩見comment

聶魯達詩歌朗誦會(Poetry reading:The works of Neruda)
為慶祝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誕辰101年及響應《情迷拉丁》文化節,由紫羅蘭書局主辦《聶魯達詩歌朗誦會》,誠邀本港詩人包括:鍾國強、杜家祁、陳智德、艾歌(結他伴奏)、葉輝、飲江(Kali伴舞)、梁志華、彭礪青(德文朗誦)、黃燦然、袁兆昌、阿三、劉芷韻、洛楓、王敏等,以個人形式朗誦以及分享聶魯達詩歌。

司儀:洛楓
日期:2005年11月5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七點至九點
地點:西洋菜南街1號L舖2樓旺角紫羅蘭書局
查詢電話:35719335
主辦: 紫羅蘭書局 協辦: 康文署《情迷拉丁》藝術節活動組   秋螢詩刊

聶魯達詩歌繪畫展---阿三作品展 (Reading Neruda in paintings)
本活動誠邀到畫家阿三,以繪畫去表達及詮釋聶魯達的詩歌作品。畫家阿三憑自己閱讀聶魯達詩歌的經驗和感受,創作出24幅不同風格的作品,用抽象的繪畫語言去撰寫的閱讀筆記。
日期:2005年10月15日至11月15日 時間:早上十一點至晚上十點
地點:西洋菜南街1號L舖2樓旺角紫羅蘭書局 歡迎自由參觀

主辦: 紫羅蘭書局
協辦: 康文署《情迷拉丁》藝術節活動組、秋螢詩刊

3 comments: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述說一些事情〉 陳黎 /張芬齡譯


你們將會問,那些紫丁香都到那裡去了?

那些開著罌粟花的形而上學?
那些不斷鍾打你的語言
且給它們洞穴
與鳥的雨呢?

我要告訴你們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
我住在馬德里的
一個郊區,有鈴聲
有鐘,有樹。
在那兒你們可看見
西班牙瘦削的面孔
彷彿一汪皮革的海洋。

我的
房子被喚做
花之屋,因為它到處開著
天竺葵︰那真是一間
漂亮的房子,
有著狗與孩童。
你記得嗎,拉兀爾?
你呢,拉斐爾?
在九泉之下的菲德利哥啊,
你可記得,
你可記得在我房子的陽臺上
六月的陽光把花朵溺斃在你的嘴裡?

兄弟啊,兄弟!
到處是
熱鬧的喧囂聲,商品的鹽味,
隆起的跳動的麵包堆,
在我們阿瓜列斯區的市場,它的銅像
是一座乾涸的墨水池,在迴旋的黑絲鰲中︰
橄欖油流進長柄匙裡,
腳與手
深沉的脈動湧向每一條街,
公尺,公升,敏銳的
生命度量衡,
堆積如山的魚,
映著冷冽陽光的屋頂的圖織,在其上
風信雞搖搖晃晃,
瘋狂精緻的馬鈴薯的象牙,
一波一波的番茄翻滾入海。

而有一天早晨,這一切都燒起來了,
有一天早晨,篝火
自地底迸出
吞噬著人民︰
從那時起就是火,
從那時起就是槍彈,
啊,從那時起就是血,
帶著飛機與摩爾人的盜匪,
帶著戒指與女伯爵的盜匪,
帶著唸唸有詞的黑衣修士的盜匪,
他們穿梭過空中殺害兒童,
街道上兒童們的血單單純純地
流著,正像兒童的血!

連胡狼自己都鄙視的胡狼,
連乾癟的薊都咬噬、唾棄的石頭,
連毒蛇都憎惡的毒蛇!

就在你們的面前,我看到全西班牙的
血沸騰如潮水,
孤注一擲地要把你們溺死在
榮耀與刀叉的浪裡!

賣國的
將軍們︰
注視著我的死屋,
注視著破裂的西班牙,
從每一間房子迸出的是金屬
而不是花,
從每一個西班牙的凹口
西班牙鑽出來了,
而從每一個死去的孩童生出有眼睛的槍,
而從每一樣罪惡生出子彈,
那子彈終有一天將找出你們的
心的靶眼!

你們將會問︰你的詩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夢或者樹葉,不告訴我們
你家鄉偉大的火山?

請來看街上的血吧!
請來看
街上的血,
請來看街上的
血!

劉某 said...

小樺,連續幾天沒睡好,結果感冒一直難痊,疲累得要死。你今夜會否出現?我要缺席了。魚旦說要請葉輝去她的新居燒野食,我們到時再見。

Eric 'Spanner' said...

玩冷門,從聶魯達到西班牙內戰到西班牙內戰o既中國人身影:

www.china.org.cn/chinese/ch-yuwai/33731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