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2005

搞錯了

有些事情令人啼笑皆非。例如,一個人在闡釋自己某些處於特定前提下產生的個別感覺時,不但表現出一種樣板性,同時還不幸表現出,該位人士自己完全不能聽懂對方在說什麼。

(所謂樣板性,在這裡是這個意思:例如,見人生氣,便說對方失去理性,不利討論。見大規模的檢討聚會,就使用「批鬥」這個字。我本人還遇過更有趣的:我自己寫一篇文章,就被指為「批鬥」——該評論者完全罔顧「批鬥」這個詞裡面的集體性。總之其意就是扣個負面的帽子上來吧,這我倒懂。)

這是我們社會的缺失,因為我們的社會同時缺乏著創意和溝通,以致有些人,提出他人所不能理解的意見時,一方面不能被人接受,另一方面本身又庸俗不堪,只是某些過於常見的論調的回音。理性缺席,感性得來又庸俗(包括庸俗的比喻),大家都手足無措。

這樣無疑又是惹事。但我不能忍耐含混的沉默,和可笑的有型。是的,我就是這個意思:若覺得上星期日學生報的大片會是「批鬥」的人士,請拿出分析來,不要老靠「我在某處見過很多」就好像解決了問題。見血見淚的檢討大會學生組織從來都多,不信的人自己可以去看1999年以前的感言冊,少來什麼「我在xx學生會見過,我唔想報社都變成咁」。如果這幾年果然少了尖銳的互相批判,我認為,這種堅強性的失去,無論如何是一種墮落。

6 comments:

Kongkee said...

找不到譚先生的網頁和連絡,欲借或買淮遠舊作以參考,抱歉打擾鄧氏,譚兄見字請回!my email is:
kongkee@gmail.com

見血要封喉 said...

江記:網乜鬼頁丫﹐你要買淮遠,佢會避開你架喇!佢電話:92072711、報社電話26036404。記住要顯示自己的號碼,唔好俾藉口佢唔聽。

Kongkee said...

wah!謝過!謝過!我唔客氣喇!

Martin Oei said...

用不用我這個插人怪魔示範一下插人術,或者叫些政政系學生,示範一下插人術?我大學時插人個款,我怕佢地見到會即刻被人送晒入威爾斯親王醫院。救命

譚君 said...

顯示了一個號碼不見得我就知道那個號碼就是江記啊。哈。不如你係咁倚露兩手,例如1697-xxxx……之類。

相睇都要拎住枝白玫瑰或者一份過期馬報啊。引頸以待。

淮遠粉絲 said...

欲買淮遠著作,請找素葉出版社負責人許迪鏘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