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2006

人生苦悶,奇文共賞

網上輾轉傳來一篇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的講辭,查將於學聯周年大會上宣讀。人生苦悶,難得好文,不禁要與眾同樂。浸大的朋友尤其應要格外留意,因為有人如此令你們的學校蒙羞。此文充斥一種當明星的虛榮心態,對庸俗的主流話語甘之如飴,邏輯怪異論點虛浮,將以紫色字標示。我的按語,則是綠色。

此人名叫陳嘉俊,我第一次聽他說話是去年的學聯週年大會上,他公開說八樓找不到管理委員,就好像一個女仔冇人追,應該反省下自己。說罷在場的學聯代表開懷大笑。我則為這種堂而皇之地服膺主流性別定型的態度驚怒交加,怎麼可以有這樣蠢而無恥的人。而他,將會競選學聯下屆的最高掌權人——代表會主席,迄今未有其他競爭對手。

浸大學生會首代發言  

各位好,我是浸大學生會首席代表陳嘉俊。雖然我在這一刻不能肯定自己能否出席周年大會,與大家互相討論、共謀大事,可是我希望可以透過我的文字與大家分享我對學聯的一點感想。這發言無意得罪任何人,希望大家看後能認真細味文中背後的意思,共勉之。

狗年伊始,一陣雞飛狗跳,不經不覺,又到學聯大執位、總結經驗、查找不足、批判自己、改善過錯的時候。回想起,今年是我第三次參與學聯的周年大會。我第一次踏足學運的舞台,就是兩年前的周年大會,所以周大對我來說別有一番意義。當時,青衣IVE學生會會長的我只不過是一個微細的小角色,面對著眾多的學界明星,那些上過電視、報紙頭條、雜誌的會長們,當時我感受到這就是學界領袖的聚居地,大家一起為了社會上的不公義,抗爭到底。他們好可能會成為另一個民主之父、工運領袖,或是強政勵治的推銷員[強政勵治和民主工運放在一起?這是怎樣的政治視野?]今天眾多富有理想的新領袖,你們又有沒有我當初的感覺呢?我相信只要你們肯堅持,學運是有希望的,它需要你們一群的未來明星照耀著。

  近數年,學聯一直被質疑缺乏同學面向、遠離群眾,所以我真的希望,學聯可以認真考慮改善這一個問題。我認為學聯並不只屬於各院校之外務部,學聯不應只是投放大量資源在社會事務身上,它還應該是一個平台讓各院校學生會的不同部門共謀合作,例如:文娛部、體育部或福利部。所以,我希望來屆的代表會主席和各中央職員可以認真考慮及認知同學的需要,花些心神去聯絡各院校學生會的不同部門,與各學生會緊密合作,讓學聯除了對抗不公義之事外,更可舉辦不同的聯校活動,讓同學有一個多姿多采和多元的大學生活。

我們的質素的下降亦是學聯目前所面對的困境。[質素下降,但又係明星喎!]縱然我們富有理想和肯付出,但是缺乏質素亦令我們的理想住往不能實現。面對著很多的新興的社會組織和社會對同學的要求提高,學聯有必要思索一下如何讓同學在思想上置富,[對主流修辭毫無抵抗]例如多組織一些讀書會或腦震盪討論會等活動,讓同學們可以互相討教,實是同學在知識上的一大美事。

  近年來,八、九樓問題一直困擾著學聯,不論誰是誰非。我敢說,學聯是一個向同學問責、講規矩的組織。學聯支持社運,這點是不容置疑的,不過亦請各位朋友尊重學聯講求學生自主、向同學問責、講規則的特性。[將「支持社運」放到「學生自主」的對立面,這是怎樣的學運視野?]近來,我深深感受到病向淺中醫的道理,現在,這個問題已經到了一個末期的情況,如果我們還不去正視和醫治這個問題,它只會一直拖累學聯,令學聯跌入一個萬劫不復之地,永遠不能走出現時的困局。大家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時間還剩下多少,我們應該珍惜每一個機會,讓自己不會有所遺憾。[陳嘉俊本人就曾暴怒揚言:我一定要摺左八樓!]有些東西埋於心,不講、不做是沒用的,這樣只會讓所有人痛苦,對事情沒有任何幫助。今年,就讓我們改變學聯,把學聯推回正道,把學聯一切的毛病都去除,不要再將解決問題的決心長埋心中。

  近日,不斷看見有朋友在不同的媒體中攻擊、妖魔化學聯,我顯得好心痛[「顯得」。咁即係唔係真啦!]。各位,請不要再破壞我們的家[好似世貿的港警心聲],這種損人而不利己的行為,只會讓我們愧對社會、愧對社運、愧對同學和愧對學運。[邏輯古怪]過去,我們不得不承認八樓和九樓之間曾有一段不愉快和不信任的日子。可是,曙光初現,今年大部分學聯的成員都一心希望把學聯自身的問題解決,誠意眾人皆見,我們仍然可以視而不見嗎?

現在,就讓我們徹徹底底地解決問題。我們需要有一種「兩不搞、兩不鬧」的精神,「不搞鬥爭、不搞小動作」以及「不鬧情緒和不鬧事」。分歧絕對是會對學聯做成嚴重傷害,對解決問題一點兒也幫不了忙。各位朋友,解決分歧的大門已經為我們打開了,現在只待我們是否有解決問題的決心。[解決分歧的方法就是不理八樓抗議、強行修章。]我在這裡就懇請各位給學聯一個重生的機會,讓這隻大鳥可以振翅高飛,創造一個輝煌的時代。

  我希望來屆的學聯成員,能抱著一種「想幹事、會幹事、幹成事」,而又「能共事、不出事」的心態下工作,放下個人的榮辱,一心一意為學界、為社會做一點事,這樣,歷史自會頌讚你們。[想像人地頌讚自己,真恐怖。]水深火熱的學生資助問題需要各位幫助、政制發展是龍是蟲有待各位參與、全球貧窮不公之事有待各位關注[學聯中央對世貿事件未置一辭]、同學各種所需有待各位了解、振興學聯的任務有待各位出手。種種的問題已經放在大家的眼前,現在就只待你們是否動手。
  最後,祝願大家工作順利,身體健康。
浸大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陳嘉俊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八日

19 comments:

李智良 said...

一般水準,不奇。作者不過在細表自己的焦慮。

奇,就奇在一堆如此水準的人站在如此的位置上,能夠掌握資源、引導言論搞明星制論輩排資喂喂喂,而臺下、四週的人能掛著微笑、以渡假的心情繼續蹺課、媾女、上莊......

出了毛病並進入了末期到底是甚麼?

TSW,或鄧小樺 said...

李智良,請廣發那封聯署信出去呀。

Anonymous said...

請問,在未經作者同意下,你這樣將別人的信公開,並加以撻伐,除了增加裂痕加深衝突,對解決八九樓的爭議,有任何幫助嗎?
而且,嘲諷別人的同時,也請想想,他(她)都是大學本科生,和你處於不同位置不同水平,多一點諒解多一點理解,不可以嗎?

TSW,或鄧小樺 said...

這位匿名者,這封不是所謂的信,而是浸會大學首席代表在學聯週年大會上的講辭,每年都會公開傳閱,某幾年甚至出版了。由頭至尾,它都是公開發言的演講辭,不是「不能公開的信」。

你不如建議一下,在某些人手握票源無法無天強行修章將異議收歸屬下的情況下,有什麼是「有幫助的」。我覺得,discredit一下這位陳嘉俊同學,起碼應該有助於他選不上代表會主席。你很想他選上代表會主席嗎?現在是他立心要動手解決別人,擔心做不來就是一世遺憾,這是他自己劃出來的裂痕和不斷製造的衝突。

你不如講清楚,我應該諒解他什麼。一個這樣無知無恥的人想像著歷史對自己的頌讚,要理解他什麼。大學本科生是應該有這樣的水平?還是只因為我年長於他,他說什麼蠢話都要諒解和理解?大概你就是這樣理解和諒解他的吧。

你說「沒有幫助」還可算是似是而非;提諒解和理解,則真是連基本的ground都沒有。護短護到自己說無理的話都無所謂嗎?

TSW,或鄧小樺 said...

另外,如果我沒搞錯,這位陳嘉俊同學行將畢業,也是第二年搞學聯了。還要給多少時間去理解和諒解他?

Martin Oei said...

我睇完篇野,想講係:「我想推薦呢條茂利俾曾鈺成。」

TSW,或鄧小樺 said...

係囉,如果曾鈺成用佢
咁佢都可以算係曲線救港丫

Leung Ho Chiu said...

攝位。

硬係要用「八九樓爭議」黎理解問題,係自己視野窄?定係想 trivialize 人地既 point?

唔好話研究生,就算年紀同陳同學差唔多既本科生,睇完佢既發言,都會指住黎笑。

李智良 said...

小樺,

聯署信已forward 出去,不過每次都發覺會以聯署方式支持、或關心「政治」議題的朋友不多,「政治」總是給框定在「生活」以外的某位置...... 就算是教師自殺,在職的教師朋友也有種疏離似的。一般來講,虐貓虐狗,乜乜「普選訴求」反嚮多一些。

匿名者,

有原諉、無心的過錯才談得上「諒解」。此例不合。八九樓的爭議,叫「大石壓死蟹」。

ahsun said...

chi leung said:奇,就奇在一堆如此水準的人站在如此的位置上,
yes, in a way, there are lot of people like this out there... even working as professors...

and yes, the problem is why he can be in such a position!?

and exactly like what siu wah mentioned the kind of joke he made. it is not just the joke but how come people can laugh at such an sexist and fucking dick head joke.


and siu wah, i thought you are trying to finish your thesis and write less...

pls spend more time for yourself first.

there are always terrible things happen and we've got to get ourselve ready for a long march.

take care

Anonymous said...

//聯署信已forward 出去,不過每次都發覺會以聯署方式支持、或關心「政治」議題的朋友不多,「政治」總是給框定在「生活」以外的某位置//

未必是不關心,而是不熟悉。

不熟悉而不聯署,反而是政治成熟的表現。

當然,可以這樣責問:為何不去弄熟悉點?

暉 said...

還不如另起爐灶算了!

李智良 said...

匿名者,

你繼續逃避啦,但丁說:
"the hottest place in hell is reserved for......"唉, 自已查啦,你地咁成熟,無謂要我塞意見入你個口裡。

李智良 said...

btw,我最撚憎人匿名留言,鬼鬼崇崇,連假名都唔敢留。

Anonymous said...

我不是之前留言的(兩位)匿名者。

我認為,李智良的//「政治」總是給框定在「生活」以外的某位置//已經包含了對「關心」或「熟悉」的層次之解釋。即因為在論述上將政治和生活分割而造成不關心和不熟悉。

這是只要仔細一點去看清楚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另外,鬼鼠都有好多種o既,李智良亦不應一網打盡。

李智良 said...

好啦好啦

TSW,或鄧小樺 said...

阿晨
謝謝

小西 said...

鬼白老鼠、鬼田鼠、鬼袋鼠...當然有分別,係咪? : p

鬼鼠匿名者 said...

係啊係啊
我就係呢個意思
就好似
人人都有
鬼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