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2006

SAD

仗義每多屠狗輩。學聯今日週年大會,八九樓論爭不知是否會作個了斷。所謂了斷,也不見得會近乎我們常識中的公平正義。為八九樓的事耽心的人不多,但樂意把事件、情況作為談資來大談自己心目中「理想社會運動的搞法」者,卻著實不少。這種談論也不是不好,只是太近於輕鬆消費。相比之下,一班灣仔街坊的信那種直接、認真和著急,讓人訕訕地說不出話來(我啦)。

仗義每多屠狗輩。這句話其實每次都會讓人非常感慨。談及人際圈子的職業分配,正所謂物以類聚,我沒能認識幾個屠狗之士。

3 comments:

Martin Oei said...

你識得唔夠多屠狗輩,因為好多社運人,或所謂社運人,根本無做好「走群眾路線」的基本工作。當你發現你識極都識不到屠狗輩時,你該想,現時的做法到底有什麼問題?

搞運動無需粗言穢語,但肯定需要掌握群眾的思緒和脈搏。

TSW,或鄧小樺 said...

「走群眾路線」不等於「從弱勢的角度出發」。所謂「掌握群眾的思緒和脈搏」,也與我所謂的「仗義」,有很大距離。

簡單來說,我們太掛住「掌握群眾的思緒和脈搏」,而忘了自己也是群眾的一份子;我們只懂認識、manipulate群眾的感受,而沒有群眾的感受。

我不是說「掌握群眾的思緒和脈搏」沒有用,但有時落差太大,實在令人尷尬。

阿野 said...

只懂認識是一個大問題。說不定是我們既忘記自己是群眾的一部份,也缺乏勇氣manipulate群眾——而用認識不夠作掩飾。靠近和不靠近是一雙不成選擇的假選擇,是那粒令你以為按完升降機門便會加速關上的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