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06

食.字.人

可能大家都已忘了,但本blog仍然是在暫休中的。

除了我像個冒著白煙的煙囟之外,大部分人過新年都很閒。雖然冒煙,但到處閒逛之時,看到別人寫過年的糕點,又忍不住想入非非,好像見著窗明几淨案頭擱幾盆水仙紅樓小姐圍在炕上閒言碎語《太上感應篇》,又或open kitchen裡小情侶做情趣小食的畫面。given我的斗室裡沒有窗子、什麼花都捱不過48小時、一個孤獨老人吃著過期食物身邊一堆生鏽餅乾罐和破報紙——我可是隨身攜著風雅之心,一邊被糕點那精緻細膩的氛圍感動,一邊剪著去年十月的報紙。

別人的糕點:熊一豆的雲片糕、荸薺糕和桂花糕可洛的綠茶三豆糕

小時看《紅樓夢》迷惑於錦衣玉食,要用筆間著那些奢華的名詞:棗泥山藥糕、桂花糖蒸新栗粉糕、藕粉桂糖糕、松瓤鵝油卷、菱粉糕、雞油捲兒,目迷五色。(注意《紅樓夢》裡的食物已是遜色,曹雪芹家裡是搞織造的)只是到頭來,讓我吃得心動神馳眼闊肚窄不肯撒手的,都是馬鈴薯、蓮藕、芋頭這些賤食——是的你沒看錯,都是植物的根部,澱粉質超高。這樣提醒我的人,不免上下打量我的身型,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謝某與我去北京,處處美食,她千挑萬選要細緻的特色菜,我則每頓都要點一樣土豆絲兒,總是出垷在菜單頂端的便宜菜、極飽肚的粗食,把她氣得仰倒。不過據說她男友亦有類似取向,不論到什麼貴價餐廳,都要吃,叉燒飯。於焉我們可以知道,《好黑》不過是尋常誇張手法,謝某心裡想著的,其實是「好灰」。

所以,到後來涉足烹飪(沒有發動被壞心朋友所期待的自殺式襲擊),我所學會的,都是家常粗食,例如不同的土豆煮法。雖然粗,但很家常,換言之,只要把男孩騙到家裡就可以一擊即中了。當然眼下要藉此擊中什麼人,都先要搬到有廚房的屋子。要搬屋,就要有錢。要有錢,就要搵工;要搵工,就要先寫完論文。……

還是再談賤食吧。雲片糕的名字令人浮想聯翩,我懷疑李家昇寫「每天吃一塊雲」(〈年譜〉)的靈感也來自於此。同感於熊一豆說幼年的雲片糕和綠豆糕都變得難吃起來,我想加上去的一樣食物是嘉頓忌廉檳。我想它和雲片糕變得難吃的原理是一樣的。看著葉輝每星期在明報都弄幾篇飲食文化評論,連羨慕都不到我羨慕(我又無掌故、又無味覺),但我想我可以寫什麼《你不可不知道的垃圾食物50種》、《50歲前無法離開的賤食》、《薯片寶典》、《超市攻略——教父母魚目混珠的50種貨品》。

這裡有個「咬文嚼字」徵文比賽,大家可以去參加。我本來都不想告訴大家,免得三個和尚冇水食。但根據上次的經驗,我已經看破紅塵——有些東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與其一人深入敵陣孤身作戰,不如大家攬住一齊死。

上次的經驗:「自由寫意徵文比賽」(連結有文章原文),大家且看看題目的怪異相差:

冠軍 譚穎茜 七色巴黎
亞軍 梁寶儀 緬甸廿天心靈之旅
季軍 田旭 江南一瞥
優異 王沛澤 祇有山是永恆的
優異 張杏嬌 歐洲溫泉趣事多
優異 郭維華 濠江懷舊之旅
優異 陳文釗 布拉格的天空
優異 曾憲冠 訪仙台魯迅舊跡
優異 鄧小樺 寬容

我並不真的認為自己那麼格格不入。值得一提的有兩點:1. 我是曾憲冠的讀者,看他的文章不止一次流下淚來,在這裡相遇,實是奇趣。2. 我真的討厭余秋雨,完全看不下去。我比自己想像中更討厭他。

有空的朋友一起參加那個咬文嚼字吧。贏了可否讓我抽一點水?

ps.可能大家都已忘了,但本blog仍然是在暫休中的。

9 comments:

阿三 said...

傻啦,呢類比賽一向都「出人意表」!
不過看在錢份上,無計,我也想著參與「封面設計」那個比賽。

TSW,或鄧小樺 said...

咁你又唔好咁講
呢類比賽都曾助我渡過貧暑
講到尾
我都係一個人盡可夫的賣字者
只係上次的結果
未免太「覺」

可洛 said...

綠茶三豆糕非過年糕點也,是一種夏天消暑點心。今年我沒寫過關於新年的任何文字。

比賽嘛,多參加,除了獎金,也是一種動力。

TSW,或鄧小樺 said...

是我自己亂加聯想了哈哈哈
超瘀

Martin Oei said...

可能因為我中五(嚴格來說是中三,不過那時主要用來修理學校)出來賣字,竟然一個徵文比賽都未參加過。

熊一豆 said...

收到。錢啊,確是一種動力。

李智良 said...

一豆篇文,睇完,沉默。覺得自己好寒酸。

Eric 'Spanner' said...

跟紅蘿蔔這根比較,馬鈴薯無疑較能存熱而暖心。當半盤薯菜放在面前,輪流試嚼紅蘿蔔和馬鈴薯時,你會發覺要取暖的話,找馬鈴薯比較可靠。

(但係我想講o既係:一時間我打死都唔信只係因為澱粉質比重o既分別囉。)

Eric 'Spanner' said...

廣告,廣告!又名人手trackback:

〈蕃茄經〉
http://eric-spanner.blogspot.com/2006/02/blog-post_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