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2006

乏而厭世

1.睏。對於與年輕人溝通失去信心。<--這種典型的xanga、od句子。飯氣曾有將心比明月,鄙人則野野明月照溝渠,什麼都攤開來講,可惜看來沒人相信我是友善、坦誠又心軟的。以為談得開心,以為對嘴了,過一天開估,完全相反。看來我既然冇李英愛咁靚,都係自動收皮罷啦。 病。看來一定要去檢查了——李智良一定會罵我,怎麼這樣相信醫療建制。可是已經到了很麻煩的地步了。 除了有人寫詩來,世上沒有好事。

2.只是齊澤克依然可愛:

今天,只有一個階級,在其『主觀』的自我認知之中,會明確地將自己視為一個階級,並將自己呈現為一個階級,這個階級就是惡名昭彰的『中產階級』,而它恰恰就是非階級(non-lass):它是一個據說工作勤奮的中間階層,不僅忠於堅實的道德與宗教標準,更同時反對社會空間中的兩種『極端』——一方面是不愛國的富有企業,一方面是窮困的、不被接納的是移民與貧民。『中產階級』將自己的身份認同建築在對這兩種極端的排斥之上,而這兩種極端一旦直接碰頭,就會變成最純粹的『敵對關係』。因此,『中產階級』這種觀念的內在誑誕,就正如同斯大林主義下那種介於兩種極端(『右翼偏差』與『左翼偏差』)之間的所謂政黨:『中產階級』就其『真正』的存在本身而言,是被體現的謊言(embodied lie),是對敵對關係的否認——用精神分析的術語來說,『中產階級』是一種物神(fetish),是左與右之間不可能的交會點,它將敵對關係的兩個極點(pole)驅趕到反社會的『極端』位置上,說它們腐蝕了健康的社會體(跨國企業與來犯的移民),並藉此將自己呈現為社會的中性共同基礎。

——齊澤克:《神經質主體》,頁261。

3.鄙人搞了齊澤克咁耐,竟然不能先於梁文道〈說笑話的時機〉而想到這個進路,真是死左佢好過。其實任何看來是兩種抽象的公義原則的現實衝突,都是受著某些中介的;因為有中介,才會在此時此地以這種形式發生、有如此後果,而若看不到中介,就看不到出路。抽象邏輯的鹿已經在眼前,咁都寫唔出,唔死都冇用就係我呢d。

4.近年所見香港作者最令人肅然的姿態之一。不止是「在公眾裡有私人」,而是作者真正能夠manipulate「私人」這種東西。雖然說話如四十許人,但她其實比我還年輕,在我捧林志穎的時候,她則應該在反抗著中學建制。

1 comment:

阿野 said...

讀ticklish subject咁耐,引文的前後幾段大概是最醒神的。齊澤克,yeah。

有關種族,中東政治等他或者不是很擅長的範疇,其實他在評九一一事件的文集,welcome to the desert of the real裡,雖然沒甚麼組織,理論也沒借甚麼,但常識總算是顛覆了幾個。大家研究研究呀。攞來思考近日的漫畫事件或者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