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2007

有沒有人想念過文明單位?

連續三次,都是非常充實的通識教室(大學程度)呢。

1. 勞動
嘉賓:譚駿賢

2. 皇后碼頭
嘉賓:周思中

3. 非物質文化遺產(民間版)
嘉賓:廖迪生

廖生是科大人類學教授,瘦,一頭灰髮,非常溫文,是離開時主動與secure打招呼,我遲了找他他還多謝我那種。我想起我總是對人類學的研究題目有興趣,總是偷偷把以前助教室裡發黃的、人家不要的人類學論文整疊帶回家,到後來,幾乎就擔心自己會不讀文學去讀人類學——並因此一科人類學的科目都不敢take。廖生輕輕解決我的疑難:「我地人類學有個與其它學科不同的地方,就是田野研究。你要跟好多不同的人談話,習慣對方的不接受、被罵、難以整理。我們很多人唸人類學都是不喜歡讀書,只喜歡做田野研究的。」我頓時釋然:「唔,我還是回去面對文本吧。」後來廖生再強調:「我們搞人類學,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民間精神,要由下而上的,與大陸現在講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那種由上而下的情況不同。」

2 comments:

潛行者 said...

版頭由齊澤克變了德里達,有甚麼啟示沒有?

TSW,或鄧小樺 said...

難不成鄙人由張歷君轉向你??
其實是最近在看阿圖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