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2007

空白點滴

鄙人因為沒有時間、不夠無恥、性格軟弱,並於年少時認識過不應該認識的人,活該被人欺負。就連想和一些人切斷關係、或者簡單地請對方收聲,也不可以。對方還回以:

「你的說話形成了我的成就。你每做一件事,包括重重的打擊我,都成為我 proud of being your ex-friend 的自戀資源。」

也知道沒有什麼用,但就像手上沾到奇臭的污漬下意識想甩掉,或者看見害怕的東西馬上掩目或者走避一樣,把blog關掉了,僅僅是一種直接反應,表現自己不希望與之存在於相同的平台、宇宙。

然後次日就有人(註冊名roy)reg了rhetorical pain,並貼出我在2006年6月18日寫的舊文。一日之間,恢復了我二年來的文章——我的紀錄裡有579篇文章,他一晚就恢復了,大概是rss的data base吧,即是,這個人是一直有看我的blog的。我和一些朋友在comment部分抨擊指責這種挑釁的剽竊行為,他把comment功能關掉。有朋友懷疑這是robot所為,但既然有反應,看來robot後面還有一個能夠看懂中文的人在操作吧。將循法律途徑處理。這段期間感激各位朋友關心,尤其劉閃大大地激氣了一輪,真是太耗能量了。感謝。

為了宣傳本blog,本人在這裡作一點公告:已被騎劫的rhetoricalpain裡並不是所有文章都齊的。例如〈真有價值的文章〉、〈笑臉迎人〉,那裡就沒有。姑且貼出來一饗讀者。

想來會有人不禁要問,怎麼我會撞上這麼多無恥的怪物。


***

重開的原因,自然是這兩個:皇后碼頭,和中大學生報事件。前者可以小息,後者則是戰爭。

從天星到皇后,在這裡貼了這麼多的消息,終於在五月十日討回兩個勝利。那天穿戴整齊彷彿去死準備入土,誰知連過兩關,歹運了這麼多年,突然有一天走大運,真不習慣。在古物諮詢委員會上各團體的理由表述,就好像在知性和策略的層面上表述我們近半年的所做所想——表述沒有多少情感成份,唯是運動中人都百感交加自動over-sentimental,anson還傻傻的在家裡哭。儘管勝利之後才是真正的困難(勝利意味你所突破的就是可以突破的,未突破者則相反),但勝利有其力量。

中大學生報的事,則另文吧。這裡先奉上在中大舉辦,有游靜發言的錄音——我真是很慶幸,我曾經研究過她。比我兇猛一百倍啊。

還未知道應持什麼態度的人,起碼先去看看學生報的情色版到底是怎麼樣的。這些東西的水準,已經不再是問題。重點在於,這樣的版面和文章,若被評為二級,以後傳媒和藝術創作什麼都不用玩了,我們只能望天打卦,希望那些投訴怪、道德佬、嗜血者不要想到把目光投到我們身上,讓我們苟延殘喘下去。

本來已經完全不想回中大的了,但這幾天實在看不過眼——正如m說過,像眼白白看著有人打劫!怎麼可以連喊都不喊一聲。

這件事裡的團體聯署浩如煙海,這裡有一份比較適合公眾人士的。請大家去聯署。

***

本想把blog裝修一番,以示另起爐灶。但實在太麻煩了。於是只改了名字,並把德里達在阿圖塞喪禮上的發言剪了一段放在頁首:

「不要總體化、不要簡單化、不要阻擋他的步伐、不要使軌跡凝固不變、不要追求某種優勢、不要抹殺事物也不要抹平,尤其不要做自私的打算,不要據為己有或重新據為己有(即使是通過那種名為拒絕而實為打算借此達到重新據為己有之目的的悖論形式)、不要佔用過去和現在從來都不可能據為已有的東西。」

其實下面還有一段更驚人奪目的:

「他[阿圖塞]的工作的偉大,首先是因為它所証明的東西和它為之冒險的東西,是因為它帶著那種複數的、散碎的和時常被遮斷的閃光所穿越的東西,是因為它所承受的高風險和忍耐力:他的冒險是孤獨的,不屬於任何人。」

因為過於亮麗,不敢放在頁首,以免被人以為是借言喻己。

8 comments:

Martin Oei said...

我的積聚仇家能力,我自認高你一點。

(很囧的一門能力)

但長期用blogspot不安全,遇上變態佬妳就好煩,話雖只在網上。

還是我提供server做mirroring服務好了,等那些變態佬自己亂想一通好了。畢竟我多年與各路爛人挑戰,漸成一股實力。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喜歡blogspot的簡便,不懂html也可以

但無疑因為與討厭的人共用一個平台,而想搬家。

Martin Oei said...

現在用WordPress的server,都不用懂html。基本上,現在已經沒有Opensource的blog server夠膽要人懂html那麼老土。

小讀者 said...

連日來到你的舊blog都感到莫名奇妙,原來是被騎劫了。幸好還能碰上,真好。 =)

TSW,或鄧小樺 said...

咦,謝謝啊
你是怎麼找的呢?

小讀者 said...

最近都在讀中大學生報事件的文章,link來link去就去到你那裡了~會繼續支持。

=D

祝 好!

TSW,或鄧小樺 said...

哇,謝謝,大家加油。

Anonymous said...

終於回來了...
--agat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