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2005

真有價值的文章

鄙人一篇小小隨感〈少言為福〉,不但被小西過了一楝,還竟然引來hans wong評論,真是心如鹿撞。各位不妨拜讀hans wong大文:

don't fuck me mr lawrence 03
先討論垃圾文章如下:-->
少言為福

有時不想說話,但這種自以為道德潔癖或是「我看清了傳媒」的文字或心情,在書者與論者之間充分表現潔言汙行:「你拉屎也好別拉在我家的廁所」。

傳媒是一個廁所,用來拉屎,香與不香、臭與不臭,在談是功能性而不是拉屎是否道德。還假道學自號要良心獨立?結果就是「我拉的屎就不臭」。傳媒對兒童的暴力與家庭事宜報道方法不是我們社會獨有,西方社會亦會圖文並茂,不說別處,英國NSPCC (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Children) 指出,英國本土每天就有兩名兒童是被殺或疏忽照顧而死,而以下是近幾個月來在英國兒童被殺事件的冰山一角:


A teenage father who became irritable if he was interrupted playing computer games has been convicted of killing one of his four-month-old twin sonsA minister has spoken of "evil prowling around" in the community where murdered schoolboy Rory Blackhall lived.(人神共憤這種說法不只香港)Police investigating the murder of a schoolgirl in a woodland said the attack on the 10-year-old was brutal and violent.

英國首相tony blair 昨天(3/9) 才發表講話,要求家長做好管教 (parenting),也呼吁社會得要以兒童安全及保障兒童健康發展為最首要任務。(PM reveals plans to help improve parenting)

羅列冷血事件已叫人神傷,但更是氣難下的是一眾甚麼鬼blogger 的言論,茶餘飯後張太陳伯的討論或是見解,總比此群大說「傳媒是屎」的「博客」愛正義說良知。七十年代始傳媒理論中的批評理論我以為早是落套,但今天人云亦云的偽知識份子愛說「渲染」、「佔據頭條」之類的。單看書者與參與討論者有些我是聽說過名字也知其人一二,但都是懦夫(cowards),不折不扣。

那班懦夫專心研究wordpress plug-in/layout或是寫怪癖五項介紹google talk、上報紙大賣blog 萬歲好了,還覺悶就搞網聚rss 我的100's ,但別再寫垃圾。

don't fuck me mr lawrence.

posted by hans at
4:44 AM


看見激烈的批評我總是心中一慌,忙忙的臉紅,拗晒底回頭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可是看來看去,整篇文章,除了謾罵他人是偽正義的懦夫、並顯示自己懂得英國新聞之外,到底還說了什麼,還請各方高人指教。最令人失望的總是,在極端、激烈、挑動神經的動作之外,那麼清楚地讓人看到某種出於自身的歇斯底里的保守和盲目性的偏頗。幫下忙丫大佬。通過謾罵他人是偽正義的儒夫來顯得自己好型的人什麼年頭、什麼地方都有(懂得英國新聞者何嘗不然),不是把批判對象貼個「70年代」的標籤就可以顯得自己很有學識的。你可以當自己出緊show登緊台萬眾仰望,但出多兩錢肉緊丫唔該,例如搞清楚什麼是「功能性」的評論方式,為自己尋找一點評論的資格。

鄙人的文章是否垃圾絕不要緊,倒是這種微妙邏輯不妨略談:傳媒必然係屎坑,blogger卻不可以寫垃圾,這種奇異邏輯所揭示的,無非就是「我就係要屌你,立場完全唔重要」,正是該文作者所言「我拉的屎就不臭」。如果這種「潔言汙行」的位置有人這麼想要,我絕不介意讓出來,就算我尚未擁有也願意讓出來。

——因為我是這樣理解「你拉屎也好別拉在我家的廁所」這奇趣想法的:通過「發現」他人在拉屎,而「我家」被定義出來——換言之,如果你那麼想要一個家,那麼我被你想像成正在拉屎,又有乜所謂呢。放鬆,放鬆,唔發羊吊就夠了,你話點就點啦。——但我要一再一再強調:句子都寫不完整,卻記得為「懦夫」註個英文,這種精神狀態完全不令人擔心,現在瘋子到處都是,我都有食精神病藥物啦,只是不像人家那樣咁覺得自己in。親愛的hans,社會根本十分十分接納你,你就像千百萬人平凡的人一樣咁in。

為了令本文更具娛樂性,簡單的邏輯謬誤(如報導和報導方式之間的概念偷換)跳過不談。可談的是,我覺得hans wong總有那麼一點娛樂性:在那種激烈言辭掩蓋之下巨大的空白,那種以拒絕眾人為姿態的對他人「熱烈的依戀」(passionate attachment),它像有著巨大泡沫的肥皂劇。hans wong的網頁有美麗粗暴的肛交照片為首頁,又有一個不知哪裡來的mr lawerence fuck 佢,而這種空洞而誇張的性暴力姿態,無非是掩蓋這樣的僵局:根本沒有人fuck 我,除晒褲都冇——甚至,僵局在於,並不是沒有人(可能)對我有性慾,而是我根本沒有性器(包括屁眼)。所以,竊以為hans wong積極面對現實的方法,不是停止fuck的想像,而是,起碼,讓自己有個屁眼。



各位被錯誤標籤為「專心研究wordpress plug-in/layout或是寫怪癖五項介紹google talk、上報紙大賣blog 萬歲、搞網聚rss 我的100's」的留言者,讓我們放開胸懷,期盼一個有屁眼的hans。因為,我們的氣急敗壞,可能會讓hans以為有人在fuck他(或他在fuck人),遮蔽了「hans沒有屁眼」這個實情。當然,一切各位隨喜,不必管我。

30 comments:

Bargin Sourc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匿名一號 said...

好想送首歌俾那個叫 hans 的傢伙:

有人問我 我就會講 但是無人來
我期待 到無奈 有話要講
得不到裝載 我的心情猶像樽蓋
等被揭開 咀巴卻在養青苔
人潮內 愈文靜 愈變得不受理睬
自己要搞出意外 像突然地高歌
任何地方也像開四面台
著最閃的衫 扮十分感慨
有人來拍照要記住插袋

你當我是浮誇吧 誇張只因我很怕
似木頭 似石頭的話 得到注意嗎
其實怕被忘記 至放大來演吧
很不安 怎去優雅
世上還讚頌沉默嗎 不夠爆炸
怎麼有話題 讓我誇 做大娛樂家

TSW,或鄧小樺 said...

據說以前有人因為他的言論而去騷擾他的家人和女友,那時覺得他好像很慘。

現在覺得,那「據說」很有可能是出於誇張。因為自覺做了邊緣極端的事,就認為自己要被惡勢力懲罰,甚至不惜捏造一個惡勢力。就像將識唔識的人都亂戴一頂帽,指為懦夫的人一樣。

Eric 'Spanner' said...

近日因為高登大軍的傳說,卻使我相信,黃老瀚的故事並不見得誇張——雖則他被置在高登吹水台時,沒有很多人理會他。

而,黃老瀚的問題在於,他很多的言辭和看法沒錯都具震懾力和說服力,但當中也有不少能把他重創的洞洞,香港話即云「想做低佢個credibly話咁易」——比方說,他不先言出師之名,可要到旁人再三回應,才說出原委——,若借我近日重溫的黃仁宇文章來說,論者再加入無關宏旨的他的個人生活環節的話,恐怕可以興起更多的反擊。

aki said...

blogger喜歡做什麼不用理別人怎樣看,更不可批評他人.那人說別人的東西是垃圾實在小題大做,更加是無中生有.
我們必須守衛自己的小小園地- blog!

Eric 'Spanner' said...

我想,很多時主理文字網站的人,端的要抱著「不用理別人怎樣看」的態度,抨擊已有的大禁忌尤然;但不可批評他人,就顯得過度的追求和諧,要麼互相稱許,要麼忍口不言,藉批評激發的火花,怕就連同批評一同撲殺掉了。

黃老瀚四出討伐,我看不到有甚麼一統天下的野心,他求的不過是端正態度。而這種被要求的端正的態度,若以用來要求人,也應被檢驗吧,簡單的說,就是用言文攻守園地。

開一個街角小舖,難道也不能先聽聽顧客的諸色意見,再決定是否接受?意見不夠份量的,大可以轟回去啊。

Eric Lui said...

大概黃某沒有讀到少言為福這一篇文章是「賢者本位」的。在高呼良心何在的同時,請黃先生想一想你高呼換來的效果,不是喊打喊殺喊冤,便能幫到受害者。傳媒固然有傳播消息的責任:要讓事件公諸於世,問題在於心態與手法,有沒有想過一個小朋友沒有分辨關懷背後是否空洞之能力,一旦這傳媒製造的關懷之浪退卻的時候,賢仔可能面對的絕境:那時誰也不理會這些。

mynamis said...

好一個偽君子!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幾乎完全不同意Eric的論點。首先,我不認為hans wong的問題是「不言出師之名」之類的「洞洞」。我的看法是,他的高調行為、大扣帽子、恣意亂罵之餘,總是非常清楚地讓人看到他的攻擊不過是把非常個人的感受放大和上綱上線。因為他的表妹曾經被學校迫去參加王搞的工作坊交了200元(大概是這個數吧),就把王貽興指為吸人血的資本家,把很多不同作家有份搞的寫作坊指為學校監禁魔爪的延伸;因為(以前)自己寫網頁,就把用blogger平台的人指為要借已有形式來表達自己的不獨立思考者,之後一直恣意謾罵blogger;因為在獨立媒體中受過攻擊,就指獨立媒體是小圈子搞圍攻(諸君,這樣說話的人被圍攻只怕不需小圈子策劃吧);因為恨王貽興,順便就攻擊其他以年輕和創作為號召的團體。鄙人不幸落網,大概也是我曾對廿九几和獨立媒體表示支持吧,難道是因為鄙人的文章真的有他所指的問題?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到底有什麼point,可以讓他這樣大發脾氣?——也有可能,是他不知為什麼怒火中燒,根本無暇看清文章就狂扣帽子,忙不迭去copy英國新聞了。

而不幸地,在這些被攻擊對象可以整理出一些相當顯然的共通點:這些對象並不是最擁有資源和知名度的大粒野——王貽興與陶傑相比簡直是無名無勢,blogger和一般記者所擁有的權力也不可同日而言,獨立媒體難道比得上電視台或者am730?——這些攻擊對象只是稍微比hans wong本身擁有多一點的資源,和讀者而已。

另一方面,這些說不上有什麼攻擊價值的對象,卻和hans wong本身有相似之處:王和廿九几與hans一樣年輕和從事寫作,blogger與hans一樣使用網上平台和月旦時事,獨立媒體與hans一樣關心社會,議題重疊。而hans wong不打主流傳媒、不打知名才子、不打記者,卻傾盡全力肆無忌憚地來打一些與他目標和身份有重疊之處、較他稍多資源及讀者的小團體——我認為原因再清楚不過,那是一種少年人的嫉妒:我們會嫉妒在同一個校隊裡跑得快過自己的人,而不會嫉妒世界紀錄保持者。這種心態注重突出自我,並且是反社會連結的;所以hans wong談社會運動,就好像大衛牙擦騷。

我不認為人可以「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批評確然是有用的,而有些人的批評特別激烈——但在激烈的批評者之中,也有層次高低之分。舉例而言,oblivion-1938 和hans wong the fox,其中有至關重要的差別。而且,遇到真正有point的反擊,hans wong從來不正面接招,這是人所共知的。他只是要找一些比他更不理性和在話語的權力譜系中更邊緣的他者而已。像王貽興一些小fans去罵他,就可以顯得他十分邊緣和層次十分之高。

換言之,他好像是在要求「端正態度」,但其實只是要在原屬的圈子中劃出與眾不同的位置,而不惜踩低他人抬高自己而已。我認為這真是太明顯了。eric你認為hans wong的出師之名不清,我卻認為,實在太清楚了,真希望不要那麼清楚才好。

他的文章有多好,讓我們見仁見智。不過呢,我認為他文章取勝之處,乃是在於對潮和型的把握,無論其網頁和文章,那種潮和型我拍馬都追唔到。如果我今年15歲,我大概會覺得他真的很有說服力,因為型嘛。所謂生不逢時,真令人同情哪。

小西 said...

小樺:我credit返你,還附上link,仲trackback埋,這算是"過了一楝"?願聞其詳;但願我的credit不會成為objet a。

Eric 'Spanner' said...

都讀到了。要我補充的話:他有時可是很快說明他的理由的,如反blog(o拿o拿o拿,佢差唔多時候亦都話過要走入建制反建制o架,所以佢個網誌blog化係反擊之法,至少我咁推論);但有時不——我從2003年中讀到黃老瀚單打王貽興,可我哪時哪裡讀到他的攻擊理由?要等一年又九個月,在lifeasarticles.org的大論戰裡,他才道出他表妹的故事——他不是說過嗎,他很不齒那些忽略或欺負窮人的人,因有他眼中這種間接的對窮人的剝削,結果就不難猜到,但只在那時才可猜到。那二十一個月,我曾跟身邊的人討論過這事,但各人對他嘲諷的動機全摸不著頭腦。

他又將自己定位為批評圈和文藝界的內部批判者(從佢o既文字睇出來),是故曹老捷他沒有談,梁立人他沒有談,東蘋太都沒有談,但他卻談過薛海琪,大概因為他跟她在同一個地方待過。從光明面看,他在王貽興外的戰場(我看到至少兩個,包括這裡),是為了避免更多的王貽興昂首闊步,使所謂的另翼進一步沈淪;但實情是否如此,是否要深究,我暫答不上來。

總體而言,他的論說顯出他的自我定位,就是意圖廓清所謂的小眾圈子(梁文道都畀佢話過o架,要畀資料o既話),他並沒強烈要求人家要當他為教主一類的人物,但依循他的要求時,他會否來者不拒,結果成了一個不被高聲讚美的教主?

至於不正面接招一端,我同意小樺的意見。話時話,我唔潮唔型,睇佢個site,係因為佢鬧得狠,同埋有時重有o的好o野睇下o者。

TSW,或鄧小樺 said...

肥力:你的理由都讀到了,不過,我都不認為是真正的理由。攻擊王貽興那個也不是理由,強制收費的是學校機關,而且那個也不算真是吸血價。知道這個理由讓人啞然失笑,他對文學現象的分析也叫人失望。當時在那個網站已經有人指出這幾點,他不能正面回應,只會在自己的窩裡用更加偏激的方式重複自己的偏見,還跑出來指他人是懦夫?

如果逐個理由來辯論,鄙人也可奉陪。我想這並不是我一個人讀過黃氏大文後的結論:你自己的論點如此粗疏淺陋,還以匡正時風為己任?對自己這麼有信心?

反blog不等於反對blogger作為一種網上身份。這個時候不從「功能性」著眼,反過卻表現一種原教旨式的狂暴,說人家不夠原創,又嫌人家月旦時事。說到底,是一種少年人的嫉妒,而且有反社會運動的傾向。

另外,「強烈要求人家當他為教主一類的人物」,我倒還未親身見過;我又認為,不須到達「強烈要求人家當他為教主一類的人物」,也可以很嘔心的,嘔心不是因為你自大,而是因為你冇料。當然,他的文章有幾多好野看,讓我們見仁見智。你覺得有好野睇,我只係見到「潮」同「型」。

不過,不值得再為這個人多費唇舌。在那種不願面對自己的偏頗和盲目的自尊心之下,他大概也只能到這裡而已。而且過不久,他又會在自己的窩裡大罵誰誰誰,並以那些不夠level的攻擊者來為自己製造被迫害和高人一等的才子氣氛了。誰擋得住他。

小西:文章寫得隨便,又作左個半帶嘔心的詞出黎,卻被人追殺(我是這樣理解trackback的),自卑心作祟,難免覺得被人過了一楝。

路過 said...

hans沒有屁眼……怎麼可能,說穿了人家以後怎幻想?!

小西 said...

收到。

李智良 said...

TSW... 這陣子就在忙著搬家和新工作,根本無暇讀你的文字,一攀上網就讀到這熱熱的筆戰,自已擦邊皮也算是被談論/批評的一人,也不知該從何談起...

TSW 妳的回應中剖析了某種其實很常見的人的性格特質和反應機制,也提到了「妒恨」與身份構成的關聯。問題是,在街角小店的空間裡,應該怎樣應對或不應對街轉角口那間小店傳來的謾駡/呻吟或爆竹聲。

印象中,我很久以前見過Hans君,沒有多談,後來也没有怎聯絡... 中間聽說過一點是非,也沒有當是新聞八掛去嘴嚼,到過他的網頁幾次,覺得太艱澀就没有讀下去。妳忽然將我在網頁試寫著的跟Hans君的這樣區別,令我有點尷尬,妳的區分法或許還會把妳試圖折解的二分---身份更進一步深化。而且,妳一動氣,就自然又掉進别人的算計。

可是你們那麼熱烈的討論,揭露了一個十分十分重要的議題,藝術家作家舞蹈家甚麼也好,常常自甘/被廹套在一個「主流/另類」、「霸權/資源匱乏」的論述裡,其實最窒息我們的是:

我們自己在鬼打鬼。

撫心自問,這種鬼打鬼的方式竟在複制「主流」打壓/挑撥/收编「另類」的模式,如出一徹。

要跳躍律動啊,各位未曾相見已留言的朋友

TSW,或鄧小樺 said...

李智良,我完全沒有動氣啊哈哈哈哈。你和hans的分別不在於身分,而在於定位。我一向耽於將相似的東西分開,將不相似的拉埋。但如果你覺得尷尬的話,那我就少講幾句。

San Wen Ji said...

不要理那個人﹐他也曾在我的blog 亂說話。

Eric 'Spanner' said...

得個知字都好:
http://hansthefox.blogspot.com/2005/09/blog-post_07.html

亦唔可以否認,佢個guestbook比好多寫手o既簽名簿興旺。

TSW,或鄧小樺 said...

四個問題:

1.落區、做前線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用來屌人、顯得與眾不同?

2.現在對社會的關心是不是一定要「我做了xxx」、「我xxx」這樣以為自己係star的句式才能表達?沒有這樣講的人就是不關心社會?

3.「至少我不是追時事作不負責任評語之輩」?仲夠膽咁樣講?vs.「最恐佈之處是他們會把你放在inmediahk 或高登當成『賤人榜』找人來單打或說難聽的話」;再vs.「此處小小的園地在google 只有連結幾個,但卻給評擊者trackback 或連結。」大佬,邊個trackback我先呀?冇野呀?

4.不通過誤讀來樹立稻草人讓自己發洩,就不能好好地幹社會工作嗎?

文中提起莊耀洸。認識阿莊這麼多年,我從未見過他像hans wong這樣亂咁講蠢野屌人。什麼叫默默耕耘,什麼叫社會連結(唔係blog連結呀大佬)。如果每個人做了落區工作之後都要這樣製造噪音來為自己宣傳,我們的社會的垃圾和嘈音會到達什麼程度。

其他例如我的文章在寫什麼、他的文章在寫什麼,大家有眼睇,我也不多講。我最重視異見,但通過誤讀他人文章、給他人亂扣帽子、手刄同路人來扮演「異見」,只會給真正基進深刻的意見多添麻煩。

我再重申一次,hans要繼續浮誇無任歡迎,但唔該,有point少少。唔好靠混亂邏輯同訴諸身分來遮掩自己歇斯底里式自我膨脹,雖然咁樣比較容易顯得型。

肥力,人地不停掛在口邊「 此處沒有甚麼群體也沒有一呼百應、沒有十五歲的青年來說潮流、更沒有人追捧」,你還衝出來說「佢個guestbook比好多寫手o既簽名簿興旺」。看來你覺得簽名簿興旺是很重要的。不過,又潮又型,多人睇係理所當然的。

本次事件起碼達到一個效果:hans在繼續搵位砌我之餘,起碼開始對其他講道理的人開始禮貌一點。總之,天佑大長毛,唔好俾人累死。

動完氣,此事不再談了(一件小事留言數量直追七一,我覺得好羞家啊)。我也該努力學習人家,讓自己顯得型少少,不要再悶親各位瀏覽者。學海無涯呀哎。

TSW,或鄧小樺 said...

sorry,無意令浸會的同學尷尬。星期六同黃生開讀書會的時候,且去問問他是不是這樣看吧。(先係阿莊再係黃生,我真係替我身邊的人難過。)

hans wong wrote:

甚麼地方出甚麼的人。我找來昨年末「子平叔」黃子平的文章來講述垃圾是怎樣演變出來並寫成的:

當年香港科大人文學部聘人,聽說不能用英語講《詩經》的莫問。我帶過一個碩士生是科大畢業的,她果然修過一個學期華人教授的英語《楚辭》,每次聽完課回家,還得用英漢大辭典把拉丁植物名還原為香草美人。科大曾經規定,授課要用到中文參考書的,必須專門打報告申請。一位上海來的博士生,論文題目做現代中國文學,几經折騰才批准她用中文撰寫,理由﹕「現代」,為什么還用中文寫?甘陽大段引科大丁邦新院士文章為中文學術辯護,用心良苦。誰都看得到,北大變法拿哈佛說事,其實香港科大的身影更切近。到過科大(香港十大景點之一)的人都有印象,從建築到校風,整個一大「麥記」嘛!

黃子平《從北大到McBeida》

Eric 'Spanner' said...

由回應諗:佢排拒聯朋結黨,但係唔會唔同人傾偈——呢個無問題,傾兩句唔代表成為朋友,做得朋友又未必下下都傾。而我對佢「沒有讀者/群體/一呼百應」o既解讀,其一係唔想有讚美型o既fans,呢個做到,蓋留言板冇乜人扮fans話佢o的o野好好睇云云(查實冇乜人讚美其內容o既網站多的是);其二係,避免聯群結黨互相吹捧至互相「墮落」,呢個係佢向來一貫o既其中一個主題。我唔清楚佢o既行文同佢呢種諗法有點o既關係。

作為一個吹水怪,同埋一個未拋得低「被仰望欲」心態o既麻甩佬,我對瀏覽率或者留言量、質素等,頗為重視。

最後(呢趟),我有興趣你對佢所謂冷漠同唔關心兒童安全o既指控。我係呢次事件上係半認罪o架。

TSW,或鄧小樺 said...

肥力你真係好得意。你認罪你既事丫,點解順便要我回應一d咁無聊既指控,你自己冇眼睇既咩。我真係念在同你相識多年,所以答你。下不為例。

捉住「少言」兩個字黎話我唔關心兒童安全、冷漠,係一種拒絕理解「言」的意義的姿態。其立論基本是在於「傳媒是必要之惡」,要社會關心就少不免要鹽花。我不接受這個假設,更不接受對這個假設的批判必須避免。就像要求性開放不等於要同時要接受對女性身體的剝削性消費——我們的傳媒對女性身體的消費勁到無比,社會又開放了多少——,要求激進的行動政治不代表不可以對民粹主義有反省。難道為了提高對兒童安全的關注,我們便要啞忍大眾公審、肆意破壞他人的私隱?那個孩子一朝醒來,鋪天蓋地都是他父母的負面新聞,難道不是傷害?為此我們難道不應反省所謂「完整幸福家庭」的想像可以是一種剝削?

至於冷漠,真係好嘔心。我當然冷漠。「不冷漠」就是努力羅列自己做過什麼?我所受的教育不是這樣,魯迅總是說,不久我就忘了。《祝福》的可怕之處是在於語調和實際姿態上的差距。以為自己做得很好了、可以成為他人典範了的正面陳述句「我怎樣怎樣」,才是暴力和盲目的源泉。如果嫌以上解釋過於艱澀,請看我第5個留言的第2個問題。

最後,我那篇是一篇小小隨筆,200字唔夠,寫野本來就不很小心,唔知點解被閣下睇中trackback,先至會俾人話係垃圾文章。網上千百篇文,你揀中我,原來係因為寫得求其(或曰富爭議性)?如果你冇自己的理解,你做乜要trackback?如果你有自己的理解,其實應該係你去同hans wong解釋;如果你一早和hans意見一樣,點解你自己屌我而要靠hans開口?成件事,你除左「hans wong有料到」之外,乜都冇講過。你好似大受佢啟發咁,我只覺得佢邏輯混亂又不停自製浪漫,所以我順便質疑了你的閱讀能力和邏輯能力,請你留意這點。如果唔係所謂打狗也看主人面(設若你係主人),我怎麼會向一隻癲狗講道理。又所謂面係人地俾,架係自己丟,你張咭唔係可以一直碌落去。

Eric 'Spanner' said...

再打一次。

《祝福》依然記得。我冇忘記祥林嫂死慳死抵捐o左條檻放o係廟被人踩之後,佢被四嬸叫放手咪掂祭品o個節。一個印蓋落去永不翻身。所以咪行差踏錯,重要話人行差踏錯。

我無意逃避一切因為我連結〈少言為福〉而起o既問題所帶來o既後果。我blog入面o既連結,好多都來自自己bloglines入面所連o既網站,有o的文我覺得有意思或/同埋有參考價值,就會連一連。呢o的未算係trackback。

o係成堆中文報紙同曾BT谷起「人神共憤」o個陣,我始終覺得,同各種浩浩蕩蕩o既氣或潮或乜fill up成個場o個陣一樣,唔應該隨便輕視另一o的意見,自私o的講,呢o的意見有可能令我o地唔會偏埋一邊。o個幾日o係我慣睇o既網誌入面,唔係太多人及時提呢件事,而你o既睇法在我來講,係有「拉返轉頭」o既效果,之如灑倫理、忽略世上家庭千差萬別但係有人要強求一統等等,所以連o左。

(——打到呢度,我突然覺得,要我解釋o既話,會唔會好似黃某人係筆戰中闡釋自己做過乜做過乜咁,被小樺或其他人讀成佢同自己貼金復再反擊o既舉措?

停一停。再睇返呢一篇正文之後o既留言。我係解釋o者,解釋o者。咁慌做乜。

但係我日後連文,要唔要每條都畀人sense到我o既動機呢?)

而因為我對「淋冷水」o既情意結,我對黃瀚霆寫o既o野,暫時重會局部肯定。佢肯淋,淋得多淋得狠,而佢盆冷水驟眼睇來重有少少用——究其原因,佢拮正我對滅貧、反潮流、反叛、反霸,同埋暴力等o既情意結,重有用o既係我比較熟悉o既學術同分析語言,結果繼續睇,睇o左成三年。

之不過,我同佢o既「來往」,充其量係我睇佢個site,有時留言同佢開片,有時講一兩句咁。個別文章我呢期冇連結。


老本呢,我唔算特多,亦暗暗覺得自己終有一日畀人摸清o的底牌,是故多謝你提醒。

Eric 'Spanner' said...

再說一些:我認為,黃很像某一些我知道的,十多二十年前的學生會幹事會幹事,高聲斥責同學如何冷漠冷漠,卻沒有成果,同學繼續「醉生夢死」。

Anonymous said...

我想tsw「張咭唔係可以一直碌落去」指的「老本」,是交情而不是學識?

另,抱着「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態度,也是很危險的。

Eric 'Spanner' said...

交情和學識誠然未能量度,但也有厚時,也有盡時,謝謝提醒。

匿名二號 said...

話黃某係「淋冷水」,我覺得他實在是「淋屎水」。但那些「醉生夢死」的人根本不會理你們在說什麼。而且我覺得黃某志不在淋醒人,他似乎好享受那種「淋人屎水」的快感,讓自己自我感覺良好。他的「屎水」,未能淋到「滅貧、反潮流、反叛、反霸」的層次,卻經常露出含有私怨的動機,到頭來只能是針對同路人的一種內耗。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littleoslo said...

搜屬到此,原來真是變態的傢伙

TSW,或鄧小樺 said...

是的……充滿謊言與被害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