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2005

(什麼時候懂得汲取教訓?!)

1. [刪97字]

2. 民間博物館計劃:整整一條利東街

集成展廊
灣仔集成中心高層商場(軒尼詩道302-308號)
展期:9月10日至10月9日,1100~2000

我地沉迷現代詩之輩,多喜用「完整」,嫌「整整」比較粗糙。其實「整整」、「一條」都是贅詞。然而這便是同義反覆的魅力吧,就其定義,贅字不生產意義——但它們生產其他東西。「完整的利東街」vs.「整整一條利東街」,後者所多出來的,便是一種力量,這種力量不斷投擲向虛空,於是始終有一條點燃了的火藥藥引——憤怒和悲哀。

反覆是確認,確認卻衍生不可確認的距離,距離裡只有空白反光,因為意義遭遇難產,而難產更令我們執著於意義。空虛、咆哮,對完整的反覆嘮叨只引出殘缺的形象在空氣裡賦形。就像單張上寫的,它是「我們從未見過的利東街」,如果把它視為替代物,那麼觀看便是一種消費行為,填充我們傷感的洞穴,消磨現實的關注和能量。不是這樣,我們的傷感永遠無法被填充,一如其實誰都不能為幾代人生活歷史形象找到完整合契的替代物。充滿反諷而始終凝聚堅定的號召力量,是近年罕見的粗糙而複雜的漂亮名字,它甚至乍看像不經琢磨——整整一條利東街


我打了這篇文三次,阿門。

2 comments:

Martin Oei said...

中大學生報,確實係寫愛情小說的理想背景。(嗱,唔好動用香腸枕頭打我呀。)

TSW,或鄧小樺 said...

係你自己私人經歷姐,mar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