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2005

來了。一切都來了。

(陰霾悠長諸事不順準備工作而秋日終於,在我的疲憊裡,來了。)


一、牛棚書展2005

從第一屆就擺檔(地攤啦當然),而且是從開幕到閉幕不停撐場,書賣完了就拿心愛的書出來曬(梁文道問我的夏宇《備忘錄》幾錢,我話睇下好勒,佢話咁你去死啦。」)烈日當空汗出如漿,旁邊的哥哥仔話劉芷韻似28歲、而我似19歲——有乜好得過咁?仲瘦左兩磅添。

第二屆無非也是撐場——其實一天沒做完論文一天都不敢賣書——只是貪和朋友在太陽傘下互屌。誰都說那次感覺舒服:十一月的秋天重量適中,不至輕浮、足夠躍動;會場裡吊著一本本白色的書,都生有翅膀。朋友們在開講座、我無聊踱巡,駐場節目更換時有女孩無聲舉牌巡迴,輕輕搖鈴。星期日假音人來唱,人們自自然然就站在附近傾聽,最後像中秋聚會一樣坐了滿地,看到那場面便深覺時光姿態美麗優悠。深夜結束,清唱〈浪奔浪流〉,大家都像魔笛故事裡的小孩,扔下攤檔跑出去,我和謝某嘆著嗚嗚嗚音樂力量真是比文字大太多了……一邊跑出去。

今屆不復當年勇,大概只會在星期六日出現,頂多搭個星期一。可能我條脷一日不復完我都無法恢復精神。寄望擺檔、售賣能讓我恢復精神。

二、社運電影節!社運電影節!!社運電影節!!!


「自由貿易有乜好?平囉!」我每次看那兩個廣告總是睜大眼睛,但總找不到對它作顛覆性詮釋的方法。平、多,這次官方一出手就打出「百佳思維」這張皇牌,市民智慧師奶邏輯是否就此站到了社運的對立面?

社運電影的選片角度尖銳,真正挑戰著我們習慣的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很奇怪,現在我看見「非賣品」的那個LABLE,第一個感覺竟然是「我無法擁有它了」!宣傳海報下面有八個小字:「費用全免.歡迎捐助」,這是一種我們多麼陌生的邏輯:1. 睇戲竟然唔駛俾錢;2. 唔駛錢豪俾你,又唔代表佢自己有錢喎。一如前天幫忙收拾學生報,八十年代的報紙每頁都以中圓體印著:「歡迎轉載 無須通知」。我們是如何從這種「夜不閉戶」的態度走到一個被教導成時刻感到自己被偷竊的時代來?到底那些人能不能明白版權條例對教育的窒礙到了什麼程度?

近日身邊不少朋友為播放電影做著無償的字幕勞動,其中部分盡顯無秩序性散漫甩拖本色,在此對他們作勸勵和慰問。至於我欠下的《THE TAKE》影評,一定會盡快!讓我們一起咆哮!O胡啊!!!

3 comments:

Eric 'Spanner' said...

特選梁文道另一些有關書的說話,以娛讀者:

有次一個師弟,他的咸書借了給人,但對
方不還,他就來找我。那些咸書是我借給他的,唔還即係落我面o者!於是我用報紙將牛肉刀捲了,插在腰後,就去應林堂找那人。後來一見,原來是認識的,不過不知名字而已,當下一切沒事,大家坐下玩樂。我師弟尾隨而至,被我訓斥:「借D書俾你都睇唔住,唔好同人講跟我呀!食屎啦!」

劉某 said...

小樺,明天我來找你吧!我會帶同舊書前來賣下~~~

野人 said...

一直很想知,他們的場刊/ 特刊為甚麼可以印得那麼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