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2005

給少爺仔

反對xanga,但偏心靚仔的少爺仔

關於比較,我們應該要記住《男兒當入樽》的流川楓。在與山王一戰裡,喜歡單挑的流川,與山王的皇牌澤北在球場上one on one,多次落敗。面對面,輸。面對面,輸。對一個好鬥和好勝的人來說,這是怎樣的心理過程呢。

「常人的理解」是由晴子的反應表現。顫抖的晴子抱著自己的肩膀,不斷想著:不是你的錯啊流川同學,是澤北同學太厲害了,你千萬不要感到傷心啊流川同學!換言之:比較和競賽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只是比較和競賽的結果會引發傷心。

而在輸了又輸之後,流川是這樣的:流川笑了。那是有點近乎恐怖的笑容。之後他怎樣勝過澤北並不重要(說到底澤北贏他這麼多次,他贏上一次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勝利),笑容本身才是真正的勝利。流川作為英雄的證明,是他在真正看見自己一敗塗地的時候笑出來。

不過,也許問題是,流川的內心轉折究竟怎樣,我們並不知道。《男》裡對流川的描寫並不進入內心,這一神秘過程裡面可能有我們無法窮盡的偉大內容(因此鄙人上段的形容難免俗套),但也許是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總之就像呼吸一樣做到了。

小結:

比較本身無所謂,只是比較的結果令我們傷心。換言之,只需要變得不傷心。超越傷心的過程也許是神秘的繁富,也可能是無可名狀一蹴而就的空白——能不能將比較變成呼吸一樣自然?甚玉進一步,傷心也像呼吸一樣自然。and my real point is, 並不需要將自己變成流川;知道流川存在,就已經可以改變很多事。

(我懷疑,你稱讚我的語言能力是因為我常用四字詞?anyway,希望你有時間幫我裝番個玩dos game的 xp。)

2 comments:

周日的詩 said...

閱讀一杯還未喝完的咖啡
《咖啡還未喝完──香港新詩論》新書發佈會暨讀詩會
主辦:現代詩研讀社、文星文化教育協會
日期:2005年9月25日(星期日)
時間:15:00-16:30
地點:kubrick-bc 香港九龍油麻地眾坊街3號駿發花園H2地舖 (百老匯電影中心旁)
嘉賓:《咖啡還未喝完》詩選作者,包括蔡炎培、羅貴祥、劉芷韻、陳智德等

Anonymous said...

Where did you find it? Interesting rea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