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2008

還是,還是先看這個

身處拉薩的各方記者開始在軍方監督下被迫撤離。這叫泱泱大國,泱泱大國。坐在家裡填表今天要交,看了新聞發急就哭。我們每天看著殺人,還要讓兇手把我們的眼闔上。雖然從小就追看奧運,希望奧運能在接近的地方舉行,但忍不住還覺得,全世界都杯葛奧運好了。

射殺藏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kMcj4vQtRU&eurl

2008-03-17 04:09

西方報道,中國安全部隊已越過邊境進入尼泊爾追擊流亡藏人。
要求匿名的尼泊爾人表示,尼泊爾是小國,他們別無選擇。


2008-03-16 23:02

蘭 州西北民族大學藏語系的藏人學生500余名在操場靜坐,並在校園張貼許多介紹拉薩情況的傳單,表達與藏人有難同當的願望,靜坐從下午4點直到現在。 昨晚,甘南合作師專藏語系的藏人學生表達抗議情緒,今天學校禁止學生出校門。 目前,成都西南民族大學也有大量警車巡邏監視。

大陸網友:花橋榮記@今夜我們都是藏人

北京奧運 民主人權難奪金/安裕(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7日 转载)
 
【明報專訊】日本殿堂級導演巿川崑拍過很多電影,讓他一舉進入世界級行列的是一九六四年的紀錄片《東京奧運會》——幕啟,一面巨型太陽旗緩緩升 起,接的是東京充滿活力的一面,完全看不出這個城巿在奧運前僅十九年還是一片廢墟,電影充分映照出六十年代日本經濟騰飛的事實。
奧運頭尾加起來只有十五天,然而這短短兩個星期的體育競技節日,卻是全球幾十億人眼睛焦點所在。東京是第一個主辦奧運會的亞洲城巿,一次奧運令 日本從此走入大國行列,奧運會結束四年後的一九六八年,日本經濟總量超越西德成為世界第二;日本國內經濟因為奧運大興土木而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新幹線及 東(京)名(古屋)高速公路的開通,把關東和關西兩大塊地區黏附起來,中部地區的貨物可以南下神戶北上橫濱付運,一個出口大國就這樣冒了出來。

 人們感興趣的是,明年的北京奧運會,會不會帶給中國人民另一個經濟契機?或者說,會不會讓中國人民像南韓人民那樣,藉主辦奧運會得到久候多時的民主?

 要了解東京奧運的背景,就不能不先了解日本戰後名相吉田茂,這位四度拜相的經濟專家和他的弟子,硬是一口氣把日本從戰後的凋蔽困頓裏扶持起來。 日本政治詞彙有「吉田學校」一詞,說的便是吉田茂和他的門生,吉田學校代表了埋頭幹大事的精神。日本人民對吉田茂的貢獻是感激的,他把工作重點都放在重建 國民經濟上,繁複費神的外交事務都留給美國人來做。當年的日本和今天的中國幾乎一樣,同樣是經濟持續二十年增長,同樣是國民收入十年翻一番。這就惹起人家 眼紅,歐美有人嘲諷說日本是「經濟動物」,其實就是說吉田茂和六十年代初的首相池田勇人。

 日本是東京奧運大贏家

 日本爭得一九六四年奧運會主辦權,這不光是在國際政治層面為日本掙回名聲,更是把日本經濟推向另一個高峰的絕佳良機。池田勇人是凱因斯學說信 徒,他大手投入一萬一千億日圓推動基建,終於在奧運開幕前夕趕及啟用新幹線子彈火車,幾條從北而南貫穿本州的高速公路適時落成,今天名震世界的日本電氣 (NEC)也趁奧運熱潮開張。

 短短十五天,日本留給世人的最深刻的印象,不是男子體操隊的予取予攜,也不是大松博文指揮下的東洋魔女奪得女排冠軍,而是日本新一代的精神面貌——日本在獎牌榜屈居美蘇之後,然而誰都知道,這屆奧運大贏家正是日本自己。

 從近二十年中國的發展道路來看,明年北京奧運極可能重複四十年前日本人的腳步,向世人展示千年古城的現代化風貌。可是,除了這些,北京奧運還會 有什麼?如果今天就為三百多天後的北京奧運寫總結,毫無疑問是有欠公允的,可是當我們把北京放在整個奧運歷史觀照裏,卻會遺憾地發現其實北京奧運遠落於人 後。

 奧運前南韓的封閉世界

 距離北京奧運一年的這刻,人們對北京奧運的期待是局限於北京的交通擠塞、京城的空氣污染、北京巿民的社會行為,不過,倘若傳媒大書特書的北京奧 運場外目標便是這幾項,北京奧運也實在太令人氣餒了,又或者,是傳媒太容易在「中國人開天闢地第一次奧運會」這個命題前迷失方向。

 亞洲城巿上次主辦奧運是一九八八年的漢城。從體育角度而言,這屆奧運無甚特別,雖然南韓一再強調這是最多國家參加的奧運會,但量多並不代表水平 高,倒是加拿大的百米短跑冠軍約翰遜服藥醜聞至今仍記憶猶新。然而對於幾千萬南韓人民來說,漢城奧運不止是國力展示,而是一個長年由軍隊和特務把持的國家 向世界開放自己的機會。

 南韓所有國家機器都是冷戰產物,軍隊在美韓聯合司令部下受美國直接指揮,調動一兵一卒都要美國首肯;南韓的主要政治人物,若無美國背書根本無法 上台;服膺冷戰需要,南韓特務機構變成太上皇,魔爪伸到社會上每一個角落。南韓詩人金芝河曾經寫下《五賊詩》和《魍魎歌》兩首長詩,借古諷今,勾勒出七十 年代初南韓的暗無天日﹕「……當今之世,鬼惡橫行﹔水火同在,冬夏共存﹔石塊突飛,河水倒流﹔火燄下噴,碗碟外飛﹔無飯可吃,無衣可穿……」

 漢城奧運開啟民主大門

 八十年代初,南韓民主訴求愈發壯大,但打壓的力量也愈來愈強,光州事件便是美國、軍方、特務三結合的慘案——大學生舉行集會要求民主,美國默許 韓方從三八線調動特戰部隊空降光州,大批坦克隆隆進城,年輕的示威者沒有經過審訊就遭殺害,剛萌芽的民主就像折斷一株小草般被扼殺。參與光州屠城的特戰部 隊司令是盧泰愚,多年後接替全斗煥擔任總統,漢城奧運會是他總統任內的一件大事。

 在南韓的民主軌跡裏,八六年漢城亞運和八八年漢城奧運扮演了難以取代的角色﹕面對亞洲和世界,南韓無法不打開自己讓黑暗曝曬在陽光下,盧泰愚明 白在民主大潮下當獨夫的日子不會太久,最後終於承諾舉行民主選舉;客觀上,蘇聯東歐共產政權如骨牌倒下,冷戰氛圍消散,也為南韓民主化開創條件。盧泰愚和 全斗煥後來因叛亂和貪污罪入獄,於茲二十年,南韓人民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沒有半點懷念,不過,目睹世界潮流變化,盧泰愚最後選擇擁抱民主,不至於在史書上以 惡名告終。

 北京高層辦奧兩大目標

 至於中國呢?在北京高層眼中,北京奧運只有兩個目標,一是主辦一次成功的奧運會,二是讓北京城在十五天的會期裏乾乾淨淨不丟人現眼。達至這些目 標不會太難,現代奧運歷史上,用以量度「成功」的標準是主辦城巿的效率和收支平衡。我猜,效率這塊金牌北京大概會拿到,收支能否平衡或許會難一點,但也不 會像一九七六年蒙特利爾奧運那樣要幾十年才還清欠款。

 可是,在促進民主社會發展提高人權水平這些項目,目前還看不到北京會像二十年前的南韓一樣有條件站上領獎台。北京當局至今對民主的抗拒和對人權 的冷漠,先天上決定了中國無緣在這方面成為第二個南韓。當然,會有辯護士跳出來說,中國至低限度可以像東京奧運會那樣取得經濟上的成功。

 對於這一種辯詞,人們是無言以對的,因為誰都知道,日本早在東京奧運舉行前十幾二十年,就有經由人民選出來的政府了。

1 comment:

dbdb said...

若說漢城奧運從體育角度無特別,此言差矣!這一屆carl lewis跟莊信的大戰是前所未有的,當年韓國的團隊項目嚇死了鬼佬體育界,他們問點解你們個個細細粒但可以打得低我地,這場景再最高表現在日韓worldcup.現在說亞洲團隊運動總體成績,韓國好前...

當年漢城奧運閉幕典禮搞了新意思,就是超relax,大會dancer扯了在場運動員起舞,有別以往的嚴肅....

記得小時侯時常在電視看到韓國大學生自製汽油彈示威,他們就是社會的中堅分子,是傑青的年齡....

蔡瀾在專欄曾說過,中,日,韓人中最不矯揉造作的,是韓国人,此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