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2008

雙魚生日賀禮2

(見今日文匯報。可謂深入敵陣!)

CK讀書

讀書人在這城市裡據說是罕有動物,比如我的女朋友們多有小巧精緻的時款手袋,或如activists則輕裝上陣兩手空空,我則總揹著大到笨重的袋子如聖誕老人。只因沒有兩本書在袋裡就渾身不安。在城市街上看見大大的書包,一種秘密結社的感覺便油然而生,想去把那些書包打開,說「啊,你也在看這本?」確認彼此暗中的聯繫。

Ck的書包黑漆漆沉甸甸,衣著則隨意如一般學生風格,有時能看見他青色格子襯衣的破口。CK的書讀得比我勤,大概也比我多,讀書路線偶有交叉;他現在多讀政治、哲學理論和本土身份論述,我看的詩和文學往往不在他的路線之內。饒是如此,我們畢竟勾肩搭背成了朋友。

CK年輕,才二十多歲,但早已把自己定位為讀書人。他每天會劃定一段時間來讀書,那幾小時內天王老子都不見,電話也切掉。讀書是向知識領域無限開放,而這種開放往往需以向另一些領域關閉為支撐,這就是讀書人的冷酷,可推衍至知識事業/日常柴米油鹽、男性/女性的永恒對立。我不能做到,往往看見這些關閉便暗暗心驚;但又暗暗羨慕,因為這樣才能幹出事業來。

教育是以知識使人得以自由,教育體制卻經常是規訓與束縛。當教育商品化愈演愈烈,體制規訓愈加森嚴的同時,教育與教育體制之間的張力亦愈來愈強。我一向不是模範學生,唸書卻總不出大紕漏,因為我會作關鍵而不損原則的妥協,保留在學校的機會好讓喜歡的老師能繼續明白我的好學。CK這樣勤奮而一往無前地讀書的少年,與教育體制卻徹底不相容,他中學離開學校,後來有機會當大學生,他最後也放棄了。他幾乎是徹底傾向自由這一邊的。

CK的原則比我強得多,他以一種年輕的兇猛,獻身原則而不作妥協。他有脾氣,會向不認同的東西作猛烈反擊,無論是同輩朋友還是達官貴人,他都持原則和理性棒擊之,甚至不惜破臉。CK生氣時就是要讓人知道他生氣,我伸手拉他手肘,他會下意識地甩開,儘管怒氣不是對我而發。像孩子似的橫蠻,對好意和惡意都反應強烈,這些我在許多被教育建制趕出學校的善良直性學生身上看見過——而CK不是只逞性情,還是發怒般的要講道理、要維護由知識而來的原則,那就格外寶貴。有趣的是,像我這様脾氣暴躁性情惡劣的人,當CK發怒時,我的耐性卻極大地發揚出來,即使被惡言相向,卻從不拂抽而去,臉上反而幾乎要露出柔和的笑容。或者是,我樂於見到脾氣比我更壞的人能夠改變世界。CK不接受現實,他是才絕過食就要衝封鎖那種人。

CK以他自己的方式湧泉以報。我知他在我背後,向那些被我得罪的人說了不少好話,又時時向人稱讚於我;當面也稱讚我,用各種大器堂皇的修辭,伴隨分析。我則把自己對CK近乎不合情理的耐性,歸因於我們二人都是雙魚座。我們的好意,有時是不相交集的。而好意是什麼呢,好意就是表達,交集與否其實不太重要。另一方面,奇妙的是,有了好意,什麼都比較容易交集。

3 comments:

修少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修少 said...

(對啊…敵陣有很多國產地雷、赤色死光槍、液態作者、還有編輯的死靈。)

今日也順道買了字花,看見大家同為魚類那種不定位不妥協,感動。

TSW,或鄧小樺 said...

咦,你也是雙魚座?你也是雙魚座?
我是誓要組一個雙魚大聯盟
我們的時代就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