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2005

神經衰弱

blog對我來說真是非常陌生而不安全的東西。我很難理解自己除了一時好奇之外,怎麼可以壓抑得了一向對blog的恐懼。

我其實常常和自己說話。但說的話異常單調,就是把要做的事數一遍,讓自己目標明確的話,聽起來好像要巴不得要把自己變成一顆小螺絲釘。似乎,我必須找到說話的對象,才能好好說話(因此成為筆戰大王)。愈明確說得愈好。我不會對自己寫東西,日記總是寫不下去——除非為了純粹記事。於是blog這種公開的看不見對象的媒介實在令我很不安。完全找不到一種穩定的語調。

王小波的「交代材料體」,其實也算是不錯的實踐,既給人「坦白」的印象,也讓作者擁有胡吹的空間。可我現下是個愈來愈不喜歡與人講話的人,也要調整很久,才能講起自己來。

6 comments:

TSW,或鄧小樺 said...

貼上去的東西沒有辦法拿下來嗎?真麻煩

周仔 said...

嘩,唔得了啦,你都blogging了。

唔知對住邊個寫,咪好似我咁,對住支啤酒寫囉。

Eric 'Spanner' said...

留言可以按垃圾桶,舊文可以在edit posts按delete,整個blog也可以刪掉。

至於對著誰寫——老實說,我從沒考慮過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常常假設,終會,也總會,有人會看到我寫的文字,哪怕是我或是其他人。

Eric 'Spanner' said...

對了,可以連結嗎?雖然我定會用bloglines subscribe。

TSW,或鄧小樺 said...

請肥力賜教如何使用。而且,肥力,你是怎麼找上來的?

Eric 'Spanner' said...

bloglines 就是 bloglines.com。至於第三號留言提及的程序,我會改天給你傳圖,請給我icq。

我經廿九几的留言板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