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2005

看電視

相約看電視,大概是前錄影機的習慣吧。小時候看了港姐也會打電話去跟同學說。好像是自從《血薦軒轅》開始,我養成了約人看大結局的習慣(《血》的時候,我們還是用電話)。大匙羹剩下兩集,明晚我們很可能又會聚在學生報那部舊得不知年月的電視前面,一邊投入一邊指點劇情一邊抽離地笑。

如果使用錄影功能,觀眾便會被分割在不同時空,即便面對同一部劇集,反應都有了時差。知道歷史的人說,當開始有了電腦,留在宿舍大堂看電視的大學生少了,宿舍作為社群的感覺也就少了。(齊澤克說,千萬部電視機即使無人觀看也要開著,因為那是最低限度的社會連結之保證。)

所以由始至終,相約看電視是有關社群感覺的行為。到了2005年,我的電視友要畢業了:有「僵硬社會學」之稱的錫仔大概會到英國唸書(好像是有關文化研究的課程,呵呵),陰陽怪氣的兆銘不知道會到哪裡落腳,不知最後會成為怎樣的人——或者誰都知道結局,別人的,自己的,只有非常輕微的細節不同。

我們最後都會成為以各種不同速度播放的錄影劇集。

3 comments:

阿佳 said...

現在電視正播影《大長今》的結局。一定收視爆燈,但奈何我早已看了dvd。說起dvd,昨天讀書會後的旺角大掃貨行動,竟然用了三百幾蚊,壞人呀!

ah-dai said...

大長今結束我才可好好做功課呀.
小樺, 我得慢慢看你寫的.
會常來

TSW,或鄧小樺 said...

劇情是其次(我也早早看了劇情),知性不可替代感官享受——以及社群建構。不過呢,你若有全套dvd,可否借我?

阿大網頁的相很靚,我常常都想拍那樣的照片:雖然背光,但仍看得到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