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2005

榆林顧客心聲

作為一名顧客,我對榆林在事件中的取態和處理,感到極端失望,明報的榆林負責人的言論顯得欠缺視野,「嚴正聲明」打的商業牌更是關上大門。

我是異性戀人士,榆林長期顧客。旺角這麼多二樓書店我會幫襯榆林,是因為它書種多。書種多不只是「精明消費」的考慮,我更以為是賣書者的眼光和其包容的心胸之表現,於是願意以購物回報。否則我大可去圖書館借。

1.徐美玲的回應便完全把我從上述幻想中摑醒。她考慮內容是否適合兒童只在於「情節」,即出現中一生的性行為就不能接受,而完全沒有考慮到具體整體的表達上,才是激進與否的真正關鍵所在。這不是一個有深度的讀者之表現。再者,我以為,做書店的人應有這份意識:有關書的地方,資訊的自由流通是最重要的價值之一,審查則是最與書本相排斥的行動。

當然,榆林「嚴正聲明」中一再強調自己是商業機構。聲明在宗教網頁上發表,也是劃清界線。

2.以我和我部分朋友之經驗來看,買書從來難以做到「理性消費」,我們會為書店付上商業以外的感情。如果旺角二樓書店之運作純粹倚靠商業邏輯,某些專買一些非流行又無必要的學術貴書的朋友,亦只好把自己的感性情懷收起。
當然,書店有書店的經營方針,沒有的話都可以即時作一個出黎,我亦只有過主。

3.免費派發的資訊就應有審查的說法真是吹彈即破。設有一名三尺童子經過榆林,彼在架上無法取得筆觸溫和的《女情印記》,即可到書店內翻閱各種激進的性別理論、文學作品。難道店員趨近溫言:小朋友請你停手,或者請你家長陪同觀看?如果書店根本不會吸引不成熟的小童,那麼在書店外架子上擺設所謂「兒童不宜」的資訊亦不會造成問題——都冇小童會經過個度。

另外,相對於《女情》那樣甜美的筆觸(淡化到都醒唔起係中一生了),任何一名三尺童子,經過報攤買份法庭版都激過佢多多聲(何況還有網上)。6元和免費的距離,真有徐女士所想像及形容般的大嗎?

4.「艱苦經營」?我想來想去,愈想愈氣。
4.1榆林在旺角區共有三處店子,是近三年間開設的,是怎麼個艱苦法呢?
4.2你賺錢沒人能怪你,但三間分店都開在同區,對區內書店生態會有極大影響——如果真的有為同業考慮,會這樣嗎?
4.3榆林在昔日東岸書店樓下開第一家分店的時候,書店的人曾對我說是為了方便管理才開在同區。好罷,再看榆林分店的位置:以前開在東岸樓下;東岸執左,搬到樂文樓上;還有一家,開在洪葉樓上。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現在洪葉執了,樂文搬了,榆林再乘大家感傷之際走出來說自己「艱苦經營」。

說是同類相食還差不多吧。

回頭一想,便覺得自己以前在榆林初開時,擔心它做不住而特地上去買書,都是腐儒的濫情。

另外,我亦提醒自己與所謂的要求中立、冷靜、客觀的聲音保持距離。這類人士又稱「自由派」。在我看來,自稱「自由派」的人士,其實是保守的(現在大陸的「新自由主義」就是這個樣子),類似藝術上的中產階級美學,眼中看去一切都要精緻平和,容不得一點卑賤物和衝突。大長今熱下,已經有不少文章藉而比較港韓的抗議文化(韓尚宮留下來的不止是精神,還有怨恨!娘娘!),提醒我們注意南韓的激進街頭抗議文化,無礙他們文化之發展傳承,以及經濟繁榮。如果這些自命自由中立的人士,看不到自己「自由」的外衣下保守的胴體,那麼我們社會的開放也許只是接近虛偽的禮貌。

10 comments:

pca said...

hmm...i think...the owner can have right to choose what goods (books) are sold in his/her own shop... cannot force them to sell something that he thinks it's bad or he doesn't like. He/she should have RIGHT and FREEDOM to choose as you have your right (as a consumer) to choose...
if he/she thinks one book which is not good or doesnt have good sell... he/she can reject to buy or keep this book in the store...

said...

真係好長喎!!!!!!
點睇得晒呀??????

TSW,或鄧小樺 said...

閃:來了就已很好,不用看完啊。

pca:這篇心聲已經只是由顧客角度去剖白自己的選擇和考量了。有些人並不要求供應知識的單位表現出對一切都開放的態度,而我是要求的。

tsw

thomas said...

鄧小樺好。在飯氣留言版跳過來的。
先表明身份,我是基督徒。在報紙上看到了事件,起初覺得榆林有唔著。以前我都因為擔心過佢會摺而專登上去賣書。後來先發現東岸執左兩年有多佢就愈開愈多。但係真係好欣賞負責人個份勇氣。今次一攪,肯定有好多人﹝有原因或者無原因﹞唔去買書。我都覺得去二樓書店係情意結,與理性無關。如果我係負責人我都唔知點算好。擺一些自己唔認同的刊物,見到就眼火爆;唔擺又無端端俾人踩場。你叫我去批判那些同性戀者我又做唔出。自己好好咩,耶穌都話啦:邊個成世人都冇犯過罪就用石掟佢。過個肯定唔係我。但係你叫我同小學生講同性戀係好平常我又講唔出。﹝其實好多性病由肛門傳染是極容易的,因為肛門的表層細胞很薄好容易流血。﹞
可唔可以包容而不認同呢?

TSW,或鄧小樺 said...

thomas(你是我認識的thomas嗎?):
我想,在同區開分店,不是出於「勇氣」吧。榆林開店的位置已經把東西說得很清楚(樂文則不會在同區開)。我想負責人基本上應該是有商業智慧的,因為榆林的書種的確是比較多——關於商業運作的理性狀態,我們都容易幻想它是多元的。如果真的能做到多元,也就算了。

你的態度比較溫和。我想,也許關鍵的問題仍然是,我們為何不能接受,「不購買」和「呼籲別人不購買」是「不認同但包容」的表現。老實說,我這種出於個人的呼籲,我覺得還算不上是「迫害」吧。

另外關於性病,我以前也相信過有關「肛門容易破損而傳染性病」的說法,但後來有人問我:你知道有什麼性病是只會通過肛交傳染而陰道交不會的嗎?我回心一想,肛門的確容易破損,但陰道交大概連破損都不用就會傳染吧。我對肛交無置喙之地(沒試過),但我想無須給陰道交過於中心的位置,因為這樣會造成不公——據說在法庭上,只有陰道交才會被視為強姦,所以雞姦是民事罪。(!)

(此外,異性戀人士都會肛交的。)

這些是我很早之前看回來的,歡迎你提供更多資料。

我覺得呢,有關書的地方就應該是放任資訊自由流通,儘量抑制自己的各種惡感,不因自己的立場和好惡而抑壓資訊流通。尤其是免費的公共空間。

另,在此謝謝各位認真閱讀我的東西。

thomas said...

我是風緣﹝是不是你認識的呢?嘻嘻﹞。可能我在上次回應時還是有點袒護榆林而忘記了負責人真正擁有的商業智慧。是的,還是怕它會因此結業,會嗎?

至於另一個話題,我想要找多點研究文章看看才可以回應。因為你提出的很合理,我們都習慣假定正常的性交方式。但值得注意是同性戀者的性交習慣,例如使用避孕套的傾向或者性交的頻率。

那個法律難題可能要交給「百法百眾」,其實很多時候所謂條例是很視乎詮釋者的主觀意願。那些專家解答疑難時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和一絲不苟的措詞可見一班。

有一點是我還在思索的:當容許所有資訊以相同的客觀條件並列,會不會變相在剝削某一部分資訊,到最後產生未能預期的攏斷?為甚麼會有這個疑問呢,因為我想起日本在二十多年前開始提倡小學生閱讀漫畫以刺激創作力。當年政府是大力支持的,因為短期實驗證明小學生的閱讀興趣大幅提昇。但二十年後的情況時,普遍中學程度學生欠缺對文字的集中力。引這個例子是,會不會當不少十三歲﹝just an arbitary value, no meaning﹞以下的年青人在接觸過彩虹之後,發現原來同性戀是那麼好﹝?!﹞,然後社會整體由同性戀主導。直接三十年後政府發現生育率不足然後才重新鼓吹異性戀?

不用謝,你的討論很有趣。可以貼多些軟性文章也好。

TSW,或鄧小樺 said...

你就是我所認識的thomas了。從那種溫和就可認出來。我因為不能上網所以不能即時回應,但我是會儘量回應的。我們好像談得不錯,不如把對話搬上去正文,減低我沒貼文的虧欠感。

關於同性戀人士性交的頻率和使用避孕套的頻率,可否詳細講講?我尤其想知道,做這些研究的是否中立的機構。老實說,好像很多男性都不傾向於使用避孕套,無論是否同性戀,當然,這些我又沒有置喙之地了,因為我不是男性,不能明白使用避孕套的感受。

至於生育,這個是有立場的不同。首先我不認為一定要生育。人類學好像相信,同性戀與亂倫都是禁忌,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它們的盛行為導致社群的延續產生問題。我作為一個生存在這個時代的人,對於「社群存續」、「人類發展」這些擴張性的觀念實在不能被感召。擴張的壞處現在實在看得太多了,我反倒傾向「收縮性」一點的,例如持平常心看待同性戀人士,就算人類的生長率下跌也好,能夠為我們的社會減少一點不公平,就已經是很大的好處。


你說的資訊流通,其實我一直認為是知識份子對於大眾的想像問題。有一種知識份子會認為,某些知識是需要被「隔離」的,不能被未成熟的人接觸到,之類之類。作為年青人(哈哈),我立場上不能同意這種觀點,因為那條合格線(證明你合資格接觸那些知識的線),不能很清楚的劃出來。也許是要我們接觸了某些suppose是給成年人看的資訊/知識之後,才能開始成長。柄谷行人(日籍著名文學研究學者)指,「兒童」和「成人」之間的界線本來是不分明的,兒童是「逐漸」變成大人的,即同時做那些大人所做的事;但在明治維新、現代的政府體制確立之後,兒童和成人之間的界線便有了分明的劃分。因此,兒童和成人的劃分線,其實是國家機器監管我們身體的措施之一。而「知識」,本來應是一面與「監控」相反的旗號。

另外一個我還未想清楚的是,倡議「性傾向平權」和「鼓吹」生育政策之間的差異。

thomas said...

不好意思,近日在考試沒上網。另一個原因遲遲未回應是在寫小說,因為是一篇很自己很感性的小說所以想先寫好那篇。謝謝你認得我的溫和。看到兩個火頭唔知回應邊個先~嘻嘻。

TSW,或鄧小樺 said...

當然是回應那邊啦,這裡被放入archive,會影響收視率呀。

Michael Leung said...

Well, the owner of bookshop can have a choice to pick books which they want to sell. Moreover, Hong Kong has a lot of bookshops have not religious backg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