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2006

庸俗紅樓

光管壞什麼都不想做,亂update吧。這篇文章是年初就想寫的。

三年級開始看《紅樓夢》,應該是鄙人的怪異經歷裡,最登得大雅之堂的一項(其餘如誤闖沙頭角無禁區紙被警車解回之類的,還是待我再堅強一點時才說吧)。那時看什麼「賈寶玉初試雲雨情」,其之如墜五里夢中可知。 到四年級,閒翻第十一回一段:「黃花滿地,白柳橫坡。小橋通若耶之溪,曲徑接天臺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籬落飄香;樹頭紅葉翩翻,疏林如畫。西風乍緊,初罷鶯啼;暖日當暄,又添蛩語。遙望東南,建幾處依山之榭;縱觀西北,結三間臨水之軒。笙簧盈耳。別有幽情;羅綺穿林,倍添韻致。」突然完全看懂了全段,尤其看懂了「羅綺穿林」是指人(借代),及發現了對偶的結構,心中興奮莫名,於是就在一篇學校作文「中秋節晚會所見」裡,把全段抄了下去。需知80年代的廣州,我們在學校的小球場裡作燈會,個個衣著寒酸,花生都沒得吃,我也寫什麼「羅綺穿林」………可稱荒誕。那篇作文後來連派都沒派回來,大概是一篇明顯抄回來的東西,笨得這麼明顯應該不是成人所為,而一個小學生去抄古文又太過怪異,老師實在難以處理。

後來到香港,一時不知如何處理時地疏隔,還是靠《紅樓夢》縫合過去未來,於是一個衣著古怪的12歲女童,就去成人圖書館裡借《紅樓夢研究集刊》,都睇左十幾期。而人家辛苦辛苦的研究,我只留意人物關係分析,像什麼寶釵在滴翠亭外被發現偷聽時佯叫「顰兒,我看你往哪裡走!」嫁禍黛玉,是很深的心計,可見她本就不喜歡黛玉!——這些都是低層次的分析,像電視劇情,沒有辦法,因為《紅樓夢》電視連續劇確是陪我長大的嘛(若有興趣大學圖書館應該會有)。02年到北京,我也堅持到大觀園的片場去,謝某千方百計阻止,不果。


就是這套了,這應該是「西廂記
妙詞通戲語 牡丹亭艷曲警芳心」

飾演黛玉的叫陳曉旭,演寶玉的
叫歐陽奮強。兩個人都沒熬出頭
來,只有演鳳姐的鄧婕紅了。


另有一個暗地裡很著名,而我直認不諱的笑話:我其實,是林黛玉型。所以朋友傳來心理測驗「你是紅樓夢中的哪個女子?」時,我是磨拳擦掌要算個黛玉型出來的。結果算出來,是惜春。我臉色大變。這個心理測驗的結果是令人臉色大變的,但分析則不可靠,非常大陸主流(職業女性就算是王熙鳳??)看了這麼多年紅樓夢鄙人當然自己來。

惜春,出場很少,以孤僻見稱。孤僻事件有二:在賈府末落時,她出家為尼(這裡是高顎寫的,我沒什麼興趣),這是書中一再預言的她的結局。而另外較令人覺得她冷漠無情的,是主動拋棄貼身丫頭入畫:

「雖然年幼,卻天生成一種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獨僻性,任人怎說,他只以為丟 他的體面,咬定牙斷乎不肯。更又說的好:『不但不要入畫,如今我也大了,連我也不便往你 們那邊去了。況且近日我每每風聞得有人背地裏議論什麼多少不堪的閒話,我若再去,連我也編派上了。』[..]何況你我二人之間。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夠了,不管你們。從此以後,你們有事別累我。』尤氏聽了,又氣又好笑,因向地下眾人道:「怪道人人都說這四丫頭年輕糊塗,我只不信。你們聽才一篇話,無原無故,又不知好歹,又沒個輕重。雖然是小孩子的話,卻又能寒人的心。」 (出處

如果我真的有惜春這麼決絕,就是太給自己臉上貼金了。讓我臉色大變的不是這個。惜春的重大事件還包括給大觀園畫圖的大工程。惜春要放一年假來畫畫,黛玉評論:

「論理一年也不多。這園子蓋才蓋了一年,如今畫自然得二年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筆,又要鋪紙,又要著顏色,又要……」剛說到這裏, 眾人知道他是取笑惜春,便都笑問說「還要怎樣﹖」黛玉也自己掌不住笑道:「又要照著這樣兒慢慢的畫,可不得二年的工夫!」(出處

這幅畫,最後都沒有完成。與本blog近日的論文主題對讀,很不吉利!!

於是就重做,希望算個好一點的出來。妙玉——不行,比惜春更糟。 湘雲——但為什麼湘雲的結果和惜春的結果只差一題?二人的性格相去很遠喎。停著手想,其實我比較想做哪個角色呢,我可以怎麼選呢,都是歹命的女子。後來想到,不如做元春吧。沒有戲份,素乏捷才,隔簾垂淚,作為整個紅樓夢的物質支柱,消失的中介。編委會天天為《字花》度水搞訂閱宣傳都榨乾了,我總是想,我有一千萬就冇咁煩。每過幾天,我就會開張list,若我中六合彩,就分給誰誰誰………現在最缺的,不是搞手,而是支持文學、社運、叛逆的資本家。

總算,《字花》印好了。下星期應該可以買到。請支持,訂閱,沒錢的朋友也到各書店詢問「唔該有冇《字花》呀?」

16 comments:

杜 said...

呢d位係時候死出來
我撐你呀黛玉!(雖然都狂笑左三聲,冇計,兩個形象既結合實在太震撼)
自傷未必如林,但刻薄來講,恐怕猶有過之

TSW,或鄧小樺 said...

黐線架你杜振豪!黐線架你!!

個重點,唔係刻薄,係小氣啊。

小荷 said...


紅樓夢
說來話長呀

年年 said...

呢個TEST好流喎!我做左幾次都係薛寶釵...咩我真係咁八面玲瓏咩?

TSW,或鄧小樺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TSW,或鄧小樺 said...

設若年年八面玲瓏若薜寶釵,則我亦未嘗不是慈愛寛懷如賈太君

小西 said...

居然我都係賈惜春,雖然我是男生。

: p

Kayuen said...

咦我係薛寶釵

陳志華 (gucao) said...

我想問,係咪男性玩呢個測驗,結果都係賈惜春?咁o岩o既,我個結果又係賈惜春...

cham said...

唔係wor

我係林黛玉。

雖然我完全唔知佢係邊個。

TSW,或鄧小樺 said...

咦,覃某!!原來我是你!

Adrian said...

我係賈惜春。

TSW,或鄧小樺 said...

肥錫
你唔係妙玉咪算你好彩囉
不過呢,妙玉係身在空門動凡心
而惜春係在貴府遁入空門
當然係後者比較適合你的american virture——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美帝大結合
——當然又未必岩你個desire format啦。

覃某的林黛玉,我諗黎諗去,寓意只係會有一個——死於肺病。

原來我識咁多男性賈惜春,真係得意喇。

cham said...

我想問下究竟呀林黛玉其實係咩人。

同埋佢死於肺病架?如果係,咁都應該幾O岩。如果我唔係死於非命,我睇我都係死係個肺度。

TSW,或鄧小樺 said...

覃某:
如果你好有能動性咁想知林黛玉係咩人,你可以click入篇文去睇《紅樓夢》全文檢索。如果大家講個信字,你可以記住:林黛玉就係我咁既人。

林黛玉天生多病,後八十回隱約提到佢死於癆病。據我理解,即係肺癆。

TSW,或鄧小樺 said...

kayuen,我睇你離開你間中學之前,可能都應該係測到薜寶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