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2006

一隻興奮的夜枭

以前在學生報出版又出版,出版之後總是心如止水,像計份數除法把一個數劃去那樣,了結而已。《四十年》出版時也有期待,衝回中大去看那些書,但記得在等的時候只是想,快點完吧。到自己出書時,終於覺得緊張,類似是想那些書在我眼前快點消失之類吧。今次《字花》出版,我卻真的傻笑出聲,在人面前呵呵呵地作貓頭鷹尖聲大笑,那種發笑和目光之亂閃,過往經常被歸類為愛情的曖昧。看來結論可以有兩點:一、脫離學生報可以尋回興奮;二、你為你的玫瑰花所花費的時間,使你的玫瑰花變得那麼重要。這是《小王子》的話,我第一次讀到它,是在學生報自印的原稿紙上。

(如果我們可以愛書取代愛人,如果一切時候都能像在興奮裡恩仇俱泯。像我這種林黛玉型,恩仇俱泯總是有context的,但突然一下子再次領悟——因為目標共同、而且同行努力、而且在結果裡共感,就可以恩仇俱泯。恩仇俱泯不包括隔離和停止。

雖然封面像素不夠大家不可以看到那些小字,但無減我的直線欣然。我說到哪裡?是下個星期,大家應該可以在書店裡買到《字花》了。本星期至下星期的明報,會有《字花》專輯,轉載文章;各媒體也會有《字花》的消息。19日亞視本港台,應可見到我們一班編輯,我又要接受自己上鏡好肥。4月23日,世界閱讀日,會有「字花綻放儀式 暨 香港閱讀文化討論會 」1430-1630星光行商務,屆時發佈「櫃桶底書」調查結果,還有梁文道和李歐梵呢。如果大家能來,我,真會很感激的。

5 comments:

麥花 said...

好靚啊幅畫!!!!!!!!
是不是john ho?

伯樂 said...

係呀
識貨

蘇娣 said...

小樺,

昨天從阿良手中接過「字花」時的心情興奮莫明,你們那綻放的熱情、勇氣與迎接,教我打從心底裡欣賞和激動。

封面插畫的美,讓我捧著它,整天在喧囂的鬧市中遊走而不能放下,我要讓遊人妒忌我手中能捧著這樣一本精緻的雜誌!

加油囉!

吵 said...

所以我說, 出書都冇出字花咁開心. 就係因為我們借字花相依相愛, 恩仇不外是了解和篤省的隱含部分. 字花張開時, 我們就是用指尖碰碰書角也忘懷. 是嗎?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蘇娣,你個look 咁潮,拎字花上手,大有宣傳之效呀。起碼拎一個月呀你!

吵:哼,睇下點啦。快d做野呀你!唔好浪費時間覆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