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2006

+___+ 本blog一週年(又厚臉皮呃post?!)

1. 本blog迄今,連本篇在內,共收320篇文章。就寫32件事吧。
2. rhetorical pain(修辭性痛楚)的意思是,總是傾向於那麼情緒,但要看清修辭在其間的中介作用,這樣就可以中和情緒的單向。
3. 作為唸文學的人,我始終著迷不已的是,修辭與情緒之間互相消減與增強的作用,混亂而難以釐清的空間。
4. 本blog的字體特地校小至85%,以增加閱讀難度。
5. column width經校寬,以減輕長篇幅的感覺。
6. 被勸喻一篇文章不要長過「一版」。迄今仍朝這方向努力。
7. 已經有太多人,向我說「你將個blog d 野寫落論文,咪可以寫完囉!」
8. 小劇場警惡懲奸,已成為朋友群中一項有力的威脅。
9. 很懶整link,很多常去的網頁都沒有加入link,例如飯氣劇場。其實飯氣劇場就是小劇場的概念所來。
10. 筆戰。每次字數都過萬。已經受到朋友呵責和嘲笑好多次。
11. 留言數量最高是87。論文悲鳴經常都是零comment。反撲後現實不變。
12. 反圖象。照片風格:混亂、醜樣、即時性紀錄。這樣最接近本blog的真實。
13. 每次看見search「除若宣」的人來到,心中都親切莫名。他來過接近10次了。
14. 最多人search到這個網頁的關鍵詞是「lolita」。沒有寫出好的文章,真是不好意思。
15. 最滿意的影評是《親切的金子》和《怪物》。因為前者沒有人留意而格外偏愛。
16. 齊澤克電影上映的時候,曾有斯洛文尼亞的網絡search「rhetorical pain, tsw」到這裡來!
17. 那些留過言的人們——「 一路上與一些人擁抱一邊廂與一些人絕交 /有人背影不斷膨漲而有些情境不斷縮小」。
18. 世貿期間,瀏覽暴升,同字花出版後情況。
19. 要到頗一段時間之後,才能接受自己在不喜歡的人的窺視之下。
20. 我懷疑只有朋友或仇家會到這裡來。
21. 所以向不認識的朋友再鞠躬。這麼難看的blog。
22. 我真的要脫離日記風格嗎?
23. 欠大家一個自我復仇的分析。呃了51位朋友做test。我唔係人。
24. 願意擁抱blogger這身份。xanga的私密性對我而言太空洞。
25. 已經很少人在網上指涉這裡和指著真名罵我。看來已經蓄下了惡名。
26. 最近一次被罵,是「終於輪到電影節」被指「好作狀」。費事理。
27. 對有些人覺得虧欠,例如孤草和小荷。所有那麼偶然留言,我都沒有答話的朋友。
28. 最習慣性地去的地方:between psychosis and hysteria。不常更新,往來無白丁,每篇文都幾乎要看三次才懂,連李智良都話佢高竇的地方。
29. 本blog少講粗口。為此覺得有點罪疚。
30. 最近常有人search 上水喇沙來到這裡。希望寫下的文章會有用。真的,能力平庸者如我,無非希望如此。
31. 希望扮cool和爛撻,但劉某像黑洞一樣吸盡我的肉麻。
32. 其實,呢篇文志在呃post。不如大家留個言丫,一週年喎~~~~~~~~邊知有冇下年呀~~~~~~

最後引文作結:

帶著生手的天真,每天我都站在空蕩蕩的甲板上,興奮地望著那片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寬廣的地平線,用好幾分鐘的時間注視著四分之一的地平線,觀看整個日出日落的過程,代表著超自然的巨變之起始、發展與結束。如果我能找到一種語言來重現那些現象,那些如此不穩定又如此難以描述的現象的話,如果我有能力向別人說明一個永遠不會以同樣方式再出現的獨特事件發生的各個階段和次序的話,然後——那時我是這麼想的——我就能夠一口氣發現我本行的最深刻的秘密:不論我從事人類學研究的時候會遇到如何奇怪特異的經驗,其中的意義和重要性我還是可以向每一個人說個明明白白。

經過這麼多年以後,我懷疑我能夠再有這種如蒙神助的感覺。我還有機會重歷一遍那樣熱情滿懷的時刻嗎?那時我手拿筆記本,一秒一秒地記下我所看見的景象,期望能夠有助於把那些變易不居、一再更新的外觀形態凝住並記載下來。現在我還是對我那時的企圖感到深深著迷,還不時發現我的手仍然在試。」

——《憂鬱的熱帶》,李維史陀。王志明譯。頁64-65。

32 comments:

Kayuen said...

又好~ 賀下你一週年~

阿律 said...

呢度有冇得booking既呢其實(book定一年。不,最好就三年又三年)……

糖甩甩 said...

恭喜.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樓上三位。
反應冷淡,看來發生了狼來了效應…………

將請吃飯的人 said...

我都有睇你個blog架~
繼續寫多幾年啦~~
豪埋個留言俾您~~
^3^

Anonymous said...

恭喜恭喜~>w<
飲勝(哇)

TSW,或鄧小樺 said...

嘩樓上兩位
你地講到咁神秘
人地可能會以為我角色扮演自我回應架

圓形的貓 said...

我常常來﹐但﹐不是朋友﹐也﹐不是仇家﹐是跟你住在不同星球的﹐貓。

圓形的貓 said...

我常常來﹐但﹐不是朋友﹐也﹐不是仇家﹐是跟你住在不同星球的﹐貓。

TSW,或鄧小樺 said...

圓形咁串!?

TSW,或鄧小樺 said...

哎呀好遲鈍
我明白了

陳志華 (gucao) said...

做乜覺得虧欠?我同小何都唔覺喎。

TSW,或鄧小樺 said...

唉呀唉呀孤荷孤荷
像魯迅〈風箏〉裡所說:全然忘卻,連補償的機會也沒有了。

陳志華 (gucao) said...

言重啦。唔使有壓力喎。

思雩 said...

回想起一年前的自己比現在的我年輕一年
而恭喜這blog比上年長大了一年 x)

野人 said...

祝賀語句留起,明天才給。

M said...

恭喜恭喜! 我都算長期讀者架, 仲好厚面皮將你link為'friends & family'。0個日睇藝文部落見到你講減少刻薄同庸俗的說話0個時真係忍唔住同隔離阿媽講:我見過佢真人架。

小何 said...

嚇,點解呀,我要檢討下自己先得(自省型)。
個日扯開閒偈都覺你神色凝重(!?),大家都無事丫嘛?

嶺男 said...

Rhetorical Pain

讚﹗﹗

cham said...

本來都想諗下講咩,點知越諗越急尿,又勁肚餓又趕住離開電腦房。幾番轉折,都係一句:繼續寫

朱迪 said...

寫blog有中樺 comment無蛋散

阿野 said...

大家咁話啦

pat said...

你肯定search「除若宣」來過10次的是同一個人嗎?我好似都試過兩次呢。

Kongkee said...

我的blog,有兩個Rhetorical Pain的link啊!!係兩個!!
一歲快樂!

郭玉衡/郭行/sonic said...

賀!
應該還有,至少還有,幾週年,吧

林輝 fred said...

推推推~~

TSW,或鄧小樺 said...


善意的comment!


敷衍的comment!

大家真的很容易被變色字吸引啊

TSW,或鄧小樺 said...

k:link d乜網頁真係令我成日都好焦慮。就好似豆瓣要你list睇過咩書、想睇咩書令我好焦慮咁。而且,我已經諗到解釋:link定左就唔矜貴架勒!內文推介咪仲有效!你數下我推介過你幾多次!

pat:我都諗左好耐,究竟當「除若宣」搜尋者係一個得意d,定好多個得意d。

野人 said...

哎唷,在下之前那留言打錯字了,原本想打「明年才給」。

思存 said...

志在留言...
祝你吉人天相, 論文順產~

TSW,或鄧小樺 said...

思存!其實你家噴水池是好地方,不過人太多了,所以不敢過去嚷嚷………你的文章也愈寫愈好(鄙人愚見啦),你要繼續啊………

子山 said...

《狼來了》我比較記得麥o麥的版本--《豬來了》(http://www.geocities.com/wing822_hk/love7.htm)。

所以都來賀一賀你的網一周年,要繼續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