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2006

羨慕

尼泊爾的民主運動取得成果,泰國和法國的大型示威也取得成果。

只有香港我城,遊行完先拗一輪遊行人數,然後止於「聽到市民訴求」。

6 comments:

Kongkee said...

因為香港人,仲未夠..."黑"...掛?

李智良 said...

布朗肖名言:the night is not dark enough。好黑。還不夠黑,是為白夜。問妳死未?

共勉!

Uthmod said...

係因為表演悶?
香港人仲只係掛住零三七一幾十忽然有萬人上街o既奇跡能夠左右政府就廿三條o既決策,然後就一路用斯文行街o既形式,未醒覺到呢個以經唔再係救贖出現o既形式。比起反世貿有大道具同打鑼鼓,真係幾Kai,即係好薯頭薯腦。響維園遊行大隊出發前o既表演,李卓人先生話:「只係唔想你地咁悶。」但d表演真係幾悶,同埋台上人唱歌好難聽。

但每當我講話上街遊行其實係表演,要安排更大規模o既景觀,聽o既人通常都會皺眉。可能要響表演後邊加多「藝術」兩個字,令人覺得我認真d。

Eric 'Spanner' said...

我又有少少唔同意uthmod。查實97-02年幾乎被社運界同友好行晒o既71遊行,從來不乏表現,當然有冇趣就另計。至於2003-05遊行由藝術界到一般人大玩特玩(近例:畀各大報拎返出來至上綱上線o既孝子造型徐步高)都大有人在。

如果話點解得返羡慕,最粗略o既估計係:現時o既國家機器同保守派,雖然未致完全無視對手o既存在同聲音,亦未試過瞬間反撲(細水長流就有),但係佢o地仍然有足夠力量同本錢唔理你,或唔即時理你。簡單來講,即係知你嘈緊,但唔會跟你o既意思做,同埋同你縮細聲量囉。

TSW,或鄧小樺 said...

簡單回應:

1.就當奇觀的心理值得被滿足,我們本身為何不可自發構成奇觀?

2.其實我一直幾同情七一台上的表演者,有時沉悶與否,並不在於表演本身,而在於遊行者如何定位自己,有多準備放鬆並支持表演者。124的遊行者,很多都並不準備看到表演,而且很有消費者的姿態——等待被打動。

3.哪有國家機器和保守派,會聽到人民有什麼要求就跟著去做?如果看到消音的手段,有沒有辦法另找不被消音的途徑?

Uthmod said...

「當然有冇趣就另計」。冇趣,因為唔夠靚/垓突(與無記電視俾我地睇o既表演相比。徐步高如果唔死的話,應該唔會俾人拎返佢七一d野出黎。要有趣的話,除非徐步高選擇響七一殺警);同規模細(與反世貿示威之中,外國示威者的表演形式比較)。吸引唔到國際(或各階層的港人,我只是隨便找個指標)的目光。

當下應該慢下來,計劃應該變成一個怎樣的奇觀。或者說,計算一下,以甚樣形式出現的表演會成為奇觀。那個奇觀應能夠讓觀眾以一個具一定普遍性的身份代入,普遍的程度依遊行的主題而定,如果是七一遊行的話,表演應該要做到歡迎所有「香港人」觀看的程度,即是以香港人作為一整體去發聲,就某個命題提出
訴求。就現況來看,估計西九文藝區或者教育政策或者公共醫療服務都可能是合適的主題。

其實而家計劃定七一點攪大佢都差唔多。大奇觀一般來說都要較複雜的統籌工作和較多資源。前者較重要。拎好多錢黎印薯嘜banner只有同各大商戶的大招牌搶鏡的份兒。

可能搵二百人全身塗墨汁會是一個不錯的景觀。能超越黑T-shi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