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2006

理論幻聽

我已放棄與咖啡相處桌面上擺了red bull下一步就是給自己注射興奮劑。 連日停工延期10日突然一本重要的書不見了。救命:有沒有人借了,或者在別處見到我的《書寫文化英雄》,戴錦華編,啡色封面、內有大量藍色螢光筆痕跡?呢本書買左幾年,就係為左呢幾日咋。

沒有動筆就睡去近一星期,於是入睡前出現新習慣:朦朧中有一句句艱澀的文字段落在我腦中流過,閃爍奪目排比井然周折無數,我下意識去想出處是什麼,然後發現根本沒有那樣的書、沒有那樣的理論問題、沒有那樣的現實問題待我梳解。它們甚至不是我論文的一部分,那是幻聽的無何有之鄉,我用虛構的理論問題、分析框架、現實現象,來逃避眼前的創傷性空白。與張大春在《城邦暴力團》裡寫「張大春」在寫碩士論文時躲避仇家追殺,身邊一本書都沒有,於是捏造了二千多本書目的構造相比,我的幻聽多麼無距離,貼近然而守勢。感覺上像是劉芷韻(作為作者)遇上了張大春(作為真人)。

無論如何,已經把某些東西從入睡前的下意識中,拔除出來了。似乎把下意識的形態,從sentimental扭向了超現實。所以,在這裡被人看見的sentimental的我,只是在意識中存在的我——其實我的無意識,堪稱係不知幾咁non-sentimeatal的機器呀。

5 comments:

jass said...

我有此書, 需要請揚聲. jass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

其實要找的話,最近是文星
但我想找回自己那本啊
未間過的書等於重新睇過

ireul said...

Passer-by

I am interested in the 字花。Are there ways to submit work/words from readers? If so, how?

ireul

TSW,或鄧小樺 said...

IREUL

請按左頁到字花網頁詳細查詢。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買了新書。

據說,找到一本書最有用的方法,是
再買一本。
不是取代,
而是一買新書,
舊的就會自動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