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2006

穿越幻象

「你次次0 comment都係你o係度悲泣。你次次悲泣都冇人敢安慰你,大家最多都係o係你詼諧的時候和應同安慰你。我並唔係想嘲諷你但都覺得幾好笑。」

熱烈鳴謝25位朋友聯署。

有很多聯署的朋友聲稱,唔知上文下理——其實,並沒有什麼上文下理,就是有人直接以本人的悲泣無人理會作為笑柄——可能有些朋友無法接受這樣的膽大包天的直接真的可以在我身上實踐出來。聽到這話時我正橫越彌敦道,突然遇到冰雹,我恨恨道,我一定要寫你出來。

發表這個言論的人叫陳子謙,曾為零點詩社社員,現在中大中文系唸碩士,04年得過中文文學創作獎的評論組冠軍,現在狂教寫作班維生。見過陳子謙的朋友,大概此刻都心裡心裡有個謎:「睇佢個樣唔係咁大膽喎。」——因為要教寫作班,陳子謙時常缺席星期六的齊澤克讀書會,且每次遲到都滿頭大汗誠惶誠恐穿著整齊襯衣,與鄙人遲到1.5小時完全臉不紅氣不喘的態度迥然不同。呢d就係所謂知人口面不知心。

陳子謙理論上與我同出師門,在承繼老師對悠閒小趣味的追求這方面,我竊以為子謙可謂最得老師真傳。而同時,陳某染有老師門下的宿命——論文處於危機當中。我夠膽話,佢真係危過我呀(仍然係知人口面不知心哩)。正所謂,兔死狐悲,我在開了這個blog之後,一再勉勵他也開個blog,所持理由是「寫blog可以令自己習慣於評論和急速寫作,有助完成論文」。聽到有助完成論文,陳某從善如流,去年夏天偷偷開了個blog。大家可以上去一看——最近好一點了,看看05年7月至9月不夠10個post,每個post不足200字,而且個blog好像志在寫笑話;寫到9月終於有一個長一點的post,接著就停了半年。如果真的把blog和論文連繫起來看,我看他是畢不了業的了。正所謂兔死狐悲,如果不是陳某真的悠閒懶散不著力到一個地步,他真的可以成為我論文期間的最大他者呢。

在陳某學生口中,陳某以樂於助人見稱——我嘀咕,點解我冇乜類似感受。然後有一天,失眠之後完全錯過了一次創作班,坐在家裡覺得天昏地暗,陳某慷慨給我寄來了一張麥o麥道歉咭相。

星期日看齊澤克遇上陳某,叫他給我拍張照,他評論道:「黐線。」然後二人在科學館裡拉拉扯扯如小學生,他覻我一個不留神拔腿狂奔,由於人群阻隔我在科學館外跺足不止。考慮二人都年近三十,而且有著相近的肚腩和拜拜手(嚇死你都得架),這場追逐頗具創傷—時間摺曲的意義:「時間曾經打一個摺/把我們摺進去」,夏宇〈竊竊私語〉。為散文加入一個強調情誼的感性結尾,乃是由於我關懷他,口頭應允送我的論文完成禮物。


照片攝於幾年前,忘了是哪一年,我覺得這個笑容甚為花弗——關於陳某,你只要把他描述為花花公子,就可以看到他最規行矩步的一面。



48 comments:

Raymond Chan said...

簽署.

你的讀者,
Raymond
(抱歉冒昧打擾)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
我幾驚冇人聯署,等呢d衰人逍遙法外!

讀者這種話,真令人感動呢。恕我肉麻。

goethe said...

簽。

不過,夠30個既話會唔會公開你個樣﹖

Kayuen said...

我路過走黎玩下野 / 起個哄
你知唔知我係邊個架.... (應該知既~)

簽~

TSW,或鄧小樺 said...

哥德(及各位),上次那個我欠下的,我一定會還!至於我個樣呢,公開左好耐勒喎。

麥秋 said...

思雩 said...

我又簽. :)

-siyu

jass said...

梗簽啦:p

Martin Oei said...

我實簽

小樺個樣好多人都知,可能比我個樣更廣為人知。

子山 said...

靜靜雞讀你的blog很久,這次就大大聲撐你一下。 ;-D

簽!

小奧 said...

簽~簽~簽~

洛謀 said...

Desmond也來簽 ...

TSW,或鄧小樺 said...

嘩,達半數了!而且多半不是玩開的熟人!
——我懷疑熟人都不簽,是因為有唇亡齒寒之感——心底裡還可能覺得那人是英雄……

Uthmod said...

「讀者這種話,真令人感動呢。恕我肉麻。」

我相信你所指的「讀者」也包括你所講的「衰人」

講笑o者:p
簽。

讀者/衰人/偷窺客
敬上

Gerund said...

追看你個blog好耐
留comment都係第一次

隔左十幾個鐘時差架,姐仔! said...

千里迢迢撞上黎,見到~~
簽,簽。

問題係~~
有悲泣過咩?

aki said...

簽呀簽呀。

讀者上

灰明 said...

簽.= )

Anonymous said...

唔該,有無牙簽?

琪琪 said...

哇哈哈哈我尋晚差d就簽到第一個名嫁喇
後尾掛住聽電話唔記得左-_____-"
宜家補返下...

TSW,或鄧小樺 said...

(坐在黑暗裡無法工作強行講笑分散心神)

哇好多人啊,現在好像引蛇出洞一樣!各位不常留言的朋友,這個悶又長的blog都來,我都想向大家鞠躬好耐架勒!

子山,聽說你就是牛棚賣布書套那位,真的很漂亮啊~~~~~我就快會去阿麥搶一堆回來的了!

讀者/衰人/偷窺客,這裡都有野偷窺??你既然咁都偷窺到,不如幫《不曾移動瓶子》寫篇書評呀知人論世嘛

時差匿名者:你去左邊?你去左邊?搵唔到你呀嗚嗚嗚嗚嗚秋扇見捐色衰愛馳嗚嗚嗚嗚悲泣到死都得呀嗚嗚嗚嗚嗚嗚

牙簽匿名者,好cute喎你,你係邊個!俾位你入,my pleasure。

留開言個班熟人,似乎真係立定心企o係衰人個邊喎。哼。我諗左好耐應該安慰定係要脅,最後都係,哼。

讀者甲 said...

我又玩~~~sorry, 係撐!
你唔識我,只是近來迷上睇blog,不經意來到這裏便不捨得走...
簽!
快20了...

讀者甲

TSW,或鄧小樺 said...

讀者甲,欠少少誠意喎,記認都留少少丫

讀者甲 said...

我好怕醜架,唔知留乜記認好喎...

李智良 said...

唔係好知前因後果上文下理,不過李智良梗係撑啦!快D 搞掂D 燈光,「殘」Q死D 小人!

CY said...

留言以示支持。

(我這些普通人,講出來你都不記得邊個。)

elisa said...

畫隻龜支持下先

都係一讀者

TSW,或鄧小樺 said...


夠廿個了!!邊個有scanner借我scan相?

Uthmod said...

我有買你本詩集gar。發佈會我有黎gar。
睇哂幫你出書評。

我都想睇睇未研究過詩學會寫出乜野詩評書評。

「砰!」

TSW,或鄧小樺 said...

哦,是那位先生嗎?
我講下笑o者。咁次吹雞咁多陌生人出來,都真係夠感動半年了。

讀者甲 said...

把我這種隱形人浮了出來,也許就是你想建立的能動性吧.

既然人數已湊夠,那我又沉回我的論文去了
(確實是因為寫論文的苦悶令我迷上逛blog,故非常能感受到你與論文的愛限交纏,也解釋了為何這留言記下於5:45am之清晨)

TSW,或鄧小樺 said...

同仇敵愾
同氣連枝
能動與共傷
論文必死
愛欲長存
大家都係五點幾
讀者甲希望有日會認識你。

咩差匿名者畫? said...

我最憎匿名wor
寫個差字都係名丫,何況寫足成句。

邊個搵邊個唔到?

~~紅樓夢邊樹有話嗚嗚嗚係悲泣聲?火燭車定救傷車經過都得o者。

(Good morning, Hong Kong!)

TSW,或鄧小樺 said...

香港早晨非匿名者:因為我搵你唔到,我話唔到俾你聽你可以點搵我呀。

另,關於悲泣,不如咁啦,大家唔好玩否定,你定義個悲泣出黎,正面玩勒。我做唔到的話,我咪認命囉~~~~~~~~~~

Martin Oei said...

我間屋有scanner

子山 said...

是的,我是那個賣布書套的。不過現在只在自己網上擺賣,沒放在阿麥處了,你不要衝上去話搶o野嚇親人。

野人 said...

嗯......

其實夠20未?

這是簽名來的:
野人

差差不盡,謬之毫厘luu said...

內抑悲泣相~~

經文:
彼善男子,當在此中,得大光耀,其心發明,內抑過分。忽於其處,發無窮悲。如是乃至,觀見蚊蟲,猶如赤子,心生憐愍,不覺流淚。此名功用,抑摧過越,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覺了不迷,久自銷歇。若作聖解,則有悲魔,入其心腑,見人則悲,啼泣無限,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遊戲時遊戲。命,認唔認冇相干lar)

Uthmod said...

隔離左右有冇數碼相機ar?
擬像擬像再擬像上黎啦。

熊一豆 said...

其實不太明白到底怎麼回事。正因此,就更想鄧小樺快開估,於是來個復快節一則留言復三件事︰

1. 撐小樺
2. 支持字花
3. 測紅樓

我竟然是王熙鳳啊。萬料不及。
我開始懷疑,這真的是一個心理測驗,專測潛意識的欲想投射。The one you want to be yet never will be。

又,那齣"紅樓夢",我當年也有追看呀,好像是在衛視之類播放的,時間表很亂,追追吓,竟好像沒有播下去。開了個頭卻沒了尾巴,最令人氣結。

昌 said...

沉默地看, 是張開耳朵的最佳方法. 0意見, 就是絕對嘆服的最佳證明. 簽!

suededevil said...

剛剛起身,見文即覆

Fredie

伊卡 said...

我簽…不過…
其實…夠廿個喇呵?

天未光,聽唔到雀仔
天開始光,聽到雀仔聲
天光晒,又聽唔到雀仔
但係聽唔聽到我都係未訓得著
你又係未開估
我個 blog 又死左
咁我…都係去訓……罷啦

早晨咁多位

杜 said...

嘩!勁呀陳子謙!應該多d留呢類comment呀嘛!

花苑 said...

我都係睇左好耐沒有留下過comment的。

撐!

mininoise said...

小樺,

不知從那時開始(大概是WTO之後吧),成為了妳個blog的常客。喜歡妳文字的直率真情,總有一次會忍不住留言的。

論文要努力啊!

凡人

劉某 said...

小樺,那個燈合用嗎?我像個遠離世界的人,每天在吃力地跟暴力週旋,而我總是輸掉的一方。不甘心,又不肯用力對抗。

我掛念你。陳子謙這名字有點眼熟。可惜我人老了常把人物搞混,不清楚到底腦海裡的印象是否對上了名字。

TSW,或鄧小樺 said...

劉某,那個燈,好得無以復加,這是我在它於我家亮著之前就已知道的事。

輸不要緊,有時輸就是贏,有時知道輸就是贏。

陳子謙當然眼熟,他好像是一個中國大陸的軍人呢,你上google search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