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2007

antm cycle 7 (圓形辯證)

我是ANTM觀眾。它有各種風味的美女、互相調味的商業與美感,我像眼尖的八婆喜歡鑒貌辨色,在被編寫的劇情中發現那不被編寫的,分出真馴服與假馴服,真性情與假的真性情、怎樣哭才像是真性情——議論縱橫亂下判斷,但我幾乎不與人討論antm,連看真人騷都要扮孤僻。

Tyra不斷不斷地問「does she want to be here?」、「does she really want it?」幾乎是投入的強迫症了,也許不止美國人認為唯有熱情才代表真心,於是到cycle 7,所有女孩笑起來的樣子都一式一樣,大大的張開咀。一旦張得不夠大,就會被認為將於人群中消失。一開始的全裸照已經是一種「全情投入」的考驗,然後接二連三,都是以「她夠不夠想要?」為由,殺雞儆猴式淘汰,人氣高如A.J., 犯眾憎如monique,被塑造成「不自知的天才」的michelle,連明明「want it so bad」的brook都以類似原因淘汰。cycle 7的參賽者比較年青,而那些年青以致無法為自己尋找位置、變換方式的青澀,被歸類為「不夠想要」。

cycle 7我認為幾乎是失敗了,一堆有潛質的在前半段已被淘汰,final 2的兩個金髮女孩,像發軟的餅乾味道乾澀(而我認為是故意要選金髮女郎的呢)。cari dee得melrose襯托,於是可愛多了。melrose被塑造成機心重重的完美主義者,cari dee則是重情重義的失控性格女生。那裡是美國,這是一個要以「夢想成真」來招攬參賽者的真人騷,你說誰比較接近「夢想」這類字眼?結局早已經編好了。別說還有年齡的關係,今趟贊助的雜誌《seventeen》是年青人雜誌,melrose己經23歲。melrose的確比cari 更freak,但其實她們笑容裡那種控制與偽裝的力量,是相通的。cycle 7的主題看來是真和假,製作方面千方百計要迫出「真」的熱情。

「不夠想要」而嚴刑峻法,毋寧是說,節目的思維已經跟不上現在年青的那種迷濛與閒懶(和cycle 1相比,那群參賽者老得多,也遠為關情狠辣) 。泥狀而純樸的年青人攤在椅上呈半液態,我也見夠,但與其要同情製作單位的束手無策,我還是傾向另一個被壓抑的主題:看見有人如癡如狂地想要,看見競爭的險惡,有些人會自動退出,那些偏偏是天才和特異的人。像A.J.和michelle。她們和magg是一黨的,在陽光下敲樂器唱歌,甚至有那種朋友走了就不想留下的天真。說這種人不適合比賽也是世俗庸常的老生常談,惟對年青人束手無策時份外如同真理。惟想起自己的頹廢時也會不忍深究。

我有很多朋友都好勝,不喜歡輸,但很懂扮弱者以柔克剛;我則好強,但不好勝(謝某在旁冷冷道「點分?」)。有沒有比賽不是要贏而是要輸的?我不是沒有做過不擇手段的事,但其實我對勝利,通常都毫無感覺。這兩年來,倒真的領悟失敗的味道之親切溫暖——於是更願意記住。記住被踐踏的感覺,不離棄你的失敗,也不輕易退出,底線是不和炫耀者爭鬥。然而,新式的失敗是,連失敗的位置也要被搶去,自己暗底把自己被害者化的幻象也穿越了,生活並非味同嚼蠟,而是,我便是那蠟。這樣的人,應該算是很適合失敗。就做世上最強大的失敗者,面無表情地把工作執行下去吧。

世道輪迴,這種性情又接近年青了。想老死還不那麼易呢。它的反面也許是,和王菲歌友唱〈催眠〉去。

1 comment:

sxwwdfox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