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07

從自己的宇宙



半夜失眠的人被諸種學名不一的死亡藤蔓纏繞。身份看來是渡過無岸之河的筏子,於是我上you-tube煲片選擇成為一個排球迷,潛心聆聽偉大的俄羅斯語。你知道俄羅斯的語言代表什麼嗎,那就是你很神心地上到俄羅斯的報紙、球會網,都完全不知如何找你要的東西。

到現在還未有世錦賽決賽的vcd,所謂的球迷朋友,可能,都死掉了。我是還未寫加莫娃啊。

加莫娃本身,將2006年世錦賽俄羅斯對巴西的決賽,變得非常詭異。汲取2004年奧運後半場比賽體力不繼的教訓,從第二局中段開始,加莫娃放棄扣球式發球,改發平民的上手。同時,開始異常明顯的喃喃自語,歷時相當長,並幾乎完全不與人說話。這幾乎是2004年的獨語狂哭的冷靜鏡像(關於加莫娃的傷心2004狂哭片段,請到舊文)。第三局開始,她扣球時會高聲發喊。據說這是懾敵的手法,但有時實在淒厲,如發狂瀕死的鷹。像是她根本看不見人,沒有對象的發喊。令人身體發冷,因為這本是容易心不在焉的、殺了世界級好球也不動聲色的加莫娃。那時我就覺得整個球場變成了黑暗而無邊際的海,水溫零下,暗得連冰也看不見,一條一意孤行無法追問的木船危危向黑暗盡頭駛去——像《舞吧!昴》裡的,出神而超越物理的異象,說是失常也罷。

她於是一球一球的扣,試過連扣三球,得分之後,又重新一球一球扣下去。一聲一聲尖叫箭鏃一樣射向無物的宇宙。或閉目彎腰靜待己方發球,一連串的喃喃自語。那已經是休息了,接發球時連自語的空間都不會有。第四局有一次扣球失誤,她的動作完全散掉,在空中像一團線球解體。那個突然輕柔散漫像風箏釋放般的動作說明,其實她的極限已在眼前了。但那時還只是第四局後段。

就算此日如何困蹇漂浮於虛無與焦慮,也不見得會比她所見過的海更黑暗。我桌面收集世錦賽相片的檔案夾名字,是「2006意志與決心」。

結果加莫娃總共扣了51球,得了24分,換個方式理解,她自己一個人取得了一局。取得最後一分之後隊友發癲圍圈擁抱痛哭,她則首先是往邊線跑了個圈,才回來與隊友流淚擁抱。要不就不慶祝,否則必定是先自己單獨慶祝。又或者,先離群是為了從自己的宇宙回來。而最後她拿著俄羅斯國旗,滿臉淚痕的笑,拉著同樣是202 cm的mekulova揚國旗給記者拍照。雖然在攻擊方面二人還有層次上的分別,但在連續的成功組織攔網之後,二人合拍起來,還會牽手;她長得太高,也許很難認識朋友。我的意思是,在勝利之後,她終於有了個姊妹。


來到這裡,必須感謝巴西那種小眉小眼的錯誤,這是她們最像90年代中世界級強隊的地方。在第四局裡,挽救了四個match point,那時是迪真高開波,自由人未換入,前排只有泰比利堅娜和蘇高娃兩個攻擊手——一句話,無論前後排都是最弱的,遍地都是弱點。這是怎麼扳回來的,請去看連結吧。想睇巴西最後點輸呢,請到這裡

下面這條片,仍然是偉大的俄羅斯語,不知是什麼比賽,只認得部分球員。不知為何,有sokolova不影,反而常常影著石龜,審美眼光真獨特。sokolova的髮髻像希臘神話的女神。因為有石龜,需要家長指引。不知石龜為何物的朋友,看看是否能夠猜得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yYDb2egI4E&NR

2 comments:

L said...

零四雅典,是挽救了6個match point啊。其實有時我會想,幸好前排的是泰賓妮堅娜——等同沒有攔網,不然是會給巴西打觸手的。

那個鷹的比喻十分貼切。很想再睇,阿三好像是有碟的.........(嗚)

TSW,或鄧小樺 said...

第四局4個,第五局2個。

真的要泰賓妮堅娜連手也碰不到,也需要幸運啊。你看多少球她連手也舉不到網頂被劏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