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2009

何其美好

在「當愛情衰亡,書寫才剛開始」會場上,梁文道和葉輝兩位會家子談了許多關於書寫的問題,葉輝老奸巨滑,梁文道小恙份外顯得誠懇,我當然瘋言瘋語(最恐怖的一句梁公聽不到),有時玩得太過,梁公戴了口罩看不出黑面我就放肆下去,但到後來,我還覺得,對我這樣過份認真的讀者來說,這真是個值得過分傾慕的作者啊。梁文道透露自己原來喜歡布朗肖,說「書寫本質是對不存在之物的試圖掌握」;「自傳是一種效果」靠的是「演員的誠懇」;如何崇拜海明威、將文字刪到有骨無肉、像病態一樣刪形容詞、成語和語氣詞;他還能非常內行地指出中國散文傳統中的「實用文」基礎,mark出「文學與實用性對舉」的文學理論分野線,我幾乎以為是老師上左佢身。回到家後我慢慢感動起來,僅僅是能夠公開談論一些我們曾用心談論學習貫徹高舉以至成為價值觀的文學知識,就讓人覺得如魚得水的幸福。香港三大少女粉絲領軍後來站在一起,馬系頭號粉絲見到梁公就扮乖站在一旁只眨著大眼,葉系頭號粉絲則撞邪講出「葉輝很少寫評論」這樣足以身敗名裂的話,我們梁系粉絲則比較以理性自矜!論點論點論點!


然而後來有更愉快的事:國內搜索引擎百度突然能搜索被禁的關鍵詞。見截圖。我發現時已三點鐘,據說放行時間已有兩小時。雖然有人懷疑可能是GFW要升級在自我測試,但大家當然更願意相信百度被黑了,作為連月來GFW DAY、封google、綠壩等種種惡事的報復。飯否上人不多,沒有瘋狂炸開,但我幾乎要痛哭起來。我去談了一晚自己喜歡的物事,回來就能目擊陌生的他人獲得自由,這因果,何其美好。

還是轉引網民的話:

我们是匿名网民。……我们无处不在。我们无所不能。我们不可阻挡。我们没有弱点。我们利用一切弱点。我们是隐藏在每一张面具之下的人性。我们是人性的镜子。我们生而平等。我们天然自由。我们是军团。我们不饶恕。我们不忘记。 自由引导网络。 我们即将到来。」

3 comments:

古宜思 said...

鄧小樺:「所以我成日同人宣稱我就係果個背包女孩。」
梁文道:「下,你講咩話?」
鄧小樺:「無野呀,哈哈哈!」

XP

鄭丹尼 said...

最後你引用的那一段,呵,震撼。內地網民嘛,他們要站起來了。

Dead Cat said...

我不太願意相信那些細節是'假'的.

我只是和廣大市民一起去排隊,
問:我可唔可以要一個假的簽名?
梁: 唔得喎,我又唔係陳振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