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2009

六月二日,GFW DAY

六月二日,中國網民稱為GFW Day。國內網站由六月二日起不能訪問的包括twitter、flickr、wikipedia、bing、live.com、hotmail。飯否上有人說:「#FuckGFW这个短语,在短短一两个小时内,就排到了Twitter热门话题的第二位。中国网民无比痛恨这个用我们自己的血汗钱建造的,专门用来禁锢我们自己的GFW。请记住,我们很愤怒。」飯否上fuck GFW的發佈已逾萬條。「校內」(facebook山寨版)不能更新,各大論壇也收口了,連教人不翻牆用twitter的貼子也被刪除。


從第一被封我就同時明白了「憤怒」與「毫髮無傷」。我覺得奇妙的是那種時間的感觸。比如前幾日有朋友轉過來,教把自己在某些網上平台的出生日期改為6月4日,然後六月四日那天那些網上平台就會為你點起蠟燭。本週一,飯否、豆瓣等內地網站就突然暫停了修改個人設置的功能。許多頭像也不能再顯示了(大家都懂得用圖像而非文字來說話,避開河蟹),那證明建制正用著大量的人手去封禁一群無財無權無勢的普通人。那麼快那麼遠,都是一日內的事,無數人在追索,急速轉動的頭腦,轉貼流傳的驚喜與快速,相識者與陌生者的血氣義勇,敵人強勢而狠辣的壓制,而雙方都是動也不動地坐在熒幕前的。

因緣際會,有限時間內參與了這次戰爭。在飯否上看到「请广泛转帖)通过微软搜索引擎病(bing)看更多当年后天全球有关视频。方法是,将鼠标放在搜索结果上稍候,视频音频即可播放。请点击http://www.bing.com/videos/search?q=tiananmen+square+video&form=QBVR
便貼出去。網友激動高叫「強大」,五小時後BING被和諧,豆友留言告知;10小時後我被刪帖、馬甲紀錄違規一次,午夜期間關於魯迅的文章再被刪,再紀錄違規一次。同日,無數朋友在各種平台上宣告被封、被刪。看他們貼什麼歌來慶祝GFW day

下面是個網上的笑話,改一改:

「很多年後,我的孫子會問我:『婆婆,當年的6.2 GFW DAY你參加了嗎?』『參加了』『你是英雄嗎?』『不是,但是婆婆和英雄一起戰鬥過。』」

在早前,「緩慢」賬號已被豆瓣定點封禁。現在豆瓣不但定點瞄著我的馬甲,並將「字花」變成私密小組,後來乾脆把所有小組的發言功能都停止了。實在要叫豆瓣去死吧。然而,正如智良所說,這不是代表權力戰勝了個人,而是看到權力已經被無數零散的人迫到絕路,已經窘困得裝不出紳士了。


9 comments:

小奧 said...

數百萬心忙著刪呀刪,很奇怪,顫抖不得了,嗅到味道,我像一條犬了。

鄭丹尼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onymous said...

如果被封鎖的網站能夠更多一些,事態或許或發生不一樣的轉變,希望163,sina,tianya,sohu的社區全部被禁言,在21世紀的今天沒想到還能看到這個仗勢,如何能說身為中國人而榮耀,太恥辱了,就差把每個談64的人給請到派出所所思想教育了。

不在香港,不然很想拜會您,當然還有參與活動。

何瑞修 said...

「很多年後,我的孫子會問我:『婆婆,當年的6.2 GFW DAY你參加了嗎?』『參加了』『你是英雄嗎?』『不是,但是婆婆和英雄一起戰鬥過。』」

原话的出处是Band of Brothers.

鄭丹尼 said...

你好,我本身是一位沉默的讀者,至少未曾在此留過言,但見這麼反智,實在令我大開眼界,特此留言徵求同意,希望能在facebook和個人blog中連結和分享此文,謝謝.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各位

引用可以隨便,有出處即可。旁邊已貼了cc條款的

icarian said...

搭句嘴先︰我都好嬲呀好嬲呀好嬲呀﹗﹗

doubochino said...

呀, 我的google閱讀器很random的介紹了這個blog, 而我又很random的看到這篇! 只是搭句咀, 當天晚上我也是十個怒!

Math2Gold said...

不仅用大家的血汗錢禁锢大家,還美其名曰“綠色”、“健康”、“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