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05

公主: 黃金/牛棚/啟悟連連

1.

其實,我好像對自己的汗敏感(可能嗎?!),只要手臂出汗半小時左右,就會出濕疹。03年開始每年整個夏天都出濕疹,因為七一嘛。說起來,03年的夏天先去七一,八月在牛棚暴曬幾四天(從正午開始啊),兩單野只出一次濕疹,最抵。今年牛棚又在暑氣未盡之時搞,又是黃金週,我心裡嘀咕,都冇解既。兩條手臂又玩完了。

夜晚人潮甚多,甚至算得上係迫。我與朋友去吃飯,終於明白為何牛棚書展要在國慶搞,因為若我們在家,看到電視裡的慶祝節目是會發瘋的。小館中有電視,有古巨基唱〈男兒當自強〉配功夫(天啊千萬別想起「歡樂今宵/虛無飄渺」)、鍾鎮濤扯盡青筋唱「豬窿豬窿」、李克勤又唱〈紅日〉國語版、葉麗儀唱〈上海灘〉,都配著雄壯虛脫的表演,唱者都像幾近暴斃般歇斯底里,看著的你也以為自己快要死了嗎,中間還插有一場「現代舞蹈」式編排的「抗戰」群舞,用酸澀的怪異感把你弄醒。這樣不倫不類和過時的形式,也許大陸也不受用。台四面用的是那種中學speech day裡的彩帶裝飾,紅館可能從未搭過一個咁醜樣的台。

我們還只是看到「香港同胞慶祝五十五週年國慶晚會」的一小部分而已。煙花匯演四十萬人觀看,至少有一半是被電視趕出街的,走近海邊只是想跳海。

雖然我們習慣了「萬千星輝賀台慶」、「星光熠熠耀保良」這種詞組,但「香港同胞慶祝五十五週年國慶晚會」這個過度冗贅的詞組始終怪異得讓人無法接受。明明是一堆明星,突然變了「同胞」——姑勿論我和大陸人是否「同胞」,「我和葉麗儀是身分同一的『同胞』」已經夠教人難以接受的了;又姑勿論我是否承認「金曲當年情」的葉麗儀,在那個無緣無故精神錯亂般激動的場合裡的葉麗儀,我實在感到很陌生而且受嚇;又姑勿論我是否願意慶祝國慶(我可能願意在國慶拜下馬仔、恩仔同寧仔,林林就唔拜勒),你要屈我地、說這個肉酸的晚會是我地的意願、我地的style、我地搞出來的,我就老虎蟹都唔認架勒;最後,「萬千星輝賀台慶」、「星光熠熠耀保良」這種詞組裡,「賀」、「耀」的動詞暗示了主語(星輝、星光)為賓語(台慶、保良)服務的意思,而「香港同胞慶祝五十五週年國慶晚會」裡面,卻暗示了「香港同胞」自得其樂享受晚會的意思(試比較它和「為xx慶祝」的分別),我地享受?你殺了我吧。

我想問個晚會係邊個搞架?就是這些人,破壞著我對同胞、國慶、祖國這些詞彙的認同。

2.

上年的國慶晚會已被壹仔稱為「騎呢國慶騷」(今次要改什麼名呢,殺人國慶騷?),但其實opening的大合唱之後,第一首歌是黃耀明唱〈畫出彩虹〉,鏡頭影住明哥的大頭,那種薄荷般的歌聲好像可以與身後南天門式的背景抗衡。我一直認為〈畫出彩虹〉裡寄託了爭取民主的希望,溫婉、哀傷、信念。明哥大可拒絕這種白痴場合的呀,我認為他是有意地以自己的參與去改寫那個場合的。

老實說,我覺得溫家寶叫港人「以大局為重」,和曾慶紅或者張德江的「和諧論」,在力量和效果上是有至關的重要的差別的。我們有「超級」黃金週、被聲稱要求和諧的噪音包圍、這浮誇的由上而下的一切一切,殺人國慶騷恐怕未算爆發點,還有更大的爆炸要來。

3.

在爆炸之前,先記舊數:

牛棚書展代售紀錄
江記 55+80+40+50+50,只剩一本《瑕疵鞋一》!
ch 20,只賣了《找死的兔子》,可能要調低售價了。
肥靜 70 耳環 x 2加一隻關錦鵬,你冇講明我抽幾多傭,全部都係我既!賣唔去個d都係我既!

7 comments:

Eric 'Spanner' said...

小心黃小靜搵妳找數,雖然佢唔及妳咁「梗」。

另,今年係全國最大組織成立五十六週年呀,報細數係冇獎o架。

數字之王.t said...

咦,係喎。

ahsimsim said...

小樺,辛苦你了:)

ch said...

隨便減價即可,唯杜杜書不能低於廿五啦。十分謝謝!

TSW,或鄧小樺 said...

sorry。杜杜以20賣了(我在別處補貼你啦)。另《小王子給媽媽的信》也賣了,ch進賬增至60。

今天下雨,大家十分狼狽。

Anonymous said...

既然其他有斬獲,o個五蚊有佢食雪茄。為了書,廿蚊我o岩o岩回本都好,當係「為書找讀者」。

劉某 said...

小樺,是不是只有<<1998>>三本賣得去呢?餘下的都替我棄置了吧。今天本想再去找找你,結果收工晚了,沒來。

這星期突然要寫稿。假期延至下週才開始。幾時可以,我打給你:)